第198章 不要特殊服务-私人婚-
私人婚

第198章 不要特殊服务

    唐浩宇正在酒店里处理着公司发过来的文件,他正打印文件的时候,就听到了酒店门一直被敲响。

    恼火的唐浩宇,朝着门口吼了一声,“不需要特殊服务。”

    今晚他已经是第三次被敲门了,看来等顾澈从实验室出关后,他得如实跟顾澈回报一下a市的酒店经营现状了。

    特殊服务的女人,太猖狂了,得彻底整顿一番,不能坏了整个dl的名声。

    敲门声变得更加不友好了,“你还不走,小心我报警”,唐浩宇判断这是个厚脸皮女人,看样子他不亲自教训一顿,那女人不会就那么走掉的。

    “你走不走,不走,我马上打110了。”唐浩宇一边开门,一边挥着手里的手机,这样总该能把那群提供特殊服务的女人给赶走了吧。

    然,当门缝越来越大的时候,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从事特殊服务的女人气场不可能这么强大的。

    更不会个子比他还高?

    当他抬头看清楚来找而是何人的时候,惊讶地合不拢嘴,“顾……顾总?”

    “不是按照原计划还得在实验室再待上两天吗?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顾总临去实验室之前,就说过,公司发生天大的事都得他们自己解决,他是不会提前从实验室出来的。

    可眼前的这个身材颀长又面容冷峻的男人,真的和顾澈一模一样,就连那带着寒气的眸光都是一模一样。

    “磨蹭。”顾澈直接跃过唐浩宇,进了他的房间,他朝唐浩宇伸出手,“手机。”

    等着唐浩宇把他手机递过去之后,顾澈并没有看到乔依然的任何信息,他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滋味。

    又淡淡地问着唐浩宇,“有没有接过什么重要的电话或是信息。”乔依然居然不给他发信息,也不打电话,倒是让他很意外。

    “顾总,太太给您私人手机打过电话。”唐浩宇把顾澈的私人手机又给递了过去。

    “你……”顾澈想说,“你怎么不早说”,但又不想让唐浩宇知道他从实验室跑出来就是为了看看乔依然有没有联系他。

    看着那通不到三分钟的电话,顾澈睨了一眼唐浩宇,像是在责怪唐浩宇干嘛偷接他电话。

    他小妻子接电话的声音可软糯了,跟她说话的时候,总让人会想入非非,想把她推倒算了,不知道那该死的唐浩宇会不会脑补一些不该想的东西。

    顾澈把西装外套解开,单手插在腰间,手机里一直是等待接通的声音,最后直接就是无人接听了。

    再打,还是无人接听。

    顾澈觉得很不对劲,厉声问着唐浩宇,“你跟太太胡说八道过什么?”

    “我没有,绝对没有。”接唐浩宇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对着老板娘胡说八道啊,他怎么能不知道顾澈紧张乔依然呢。

    毕竟他老板是一个连自己老婆做的红烧肉都不允许他唐浩宇吃的。

    唐浩宇望着那冷漠如撒旦降临的黑色背影,他背后冷汗簌簌的,“我接电话的时候,太太好像在哭。”

    那个站在窗边的身影,缓缓转过身,挑眉,他深邃的眸子像是蕴藏着狂风暴雨,唐浩宇立刻澄清着,“顾总,不是我,是电话一接通,太太就在哭,哭得很伤心。问她,她也不肯说。”

    电话打回西郊别墅,是蔡媛媛接的,晚上十点,云姨早已睡下了。

    顾澈直接问,“让你嫂子接电话。”

    “阿澈哥,你这么幸苦在外面出差,乔依然她还在外面跟朋友疯呢。”蔡媛媛才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要好好说说乔依然的坏话,让她早日滚出这里。

    “谁让她出去的?”

    没有他的允许,谁敢放乔依然出去,想起上次乔依然逃跑,顾澈怒道,“上次的事情还没跟你算账,居然敢再次犯。”

    为什么这个阿澈哥一碰上乔依然的事,就完全不把她这个妹妹放在眼里了,蔡媛媛不悦,语气酸酸地,“上次什么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打死都不能承认,一旦承认了,阿澈哥万一发火就会把她送回美国了,她爸妈就会逼着她嫁给那个大肚子的珠宝大王了。

    “她是怎么出去的。”顾澈的语气越来越不善了。

    隔着电话,蔡媛媛也能感受到顾澈强大而又冰冷的磁场,她害怕地吞了吞口水,“人家会来事,找爷爷当靠山,保镖敢不放吗?”

    小东西,长能耐了!

    这时,实验室的催促电话便打过来了,顾澈看着手机里,跟着乔依然的那群保镖定位是在怡悦大酒店,他就放心了点,在他的地盘,又有保镖暗中保护,应该是安全的。

    到了十一点,是怡悦大酒店西餐厅最后的营业时间,工作人员不敢催乔依然离开,在打扫完之后,他们就提前下班了,只留下了几个高层在。

    “依然,要不然我送你回家,餐厅已经打烊了。”郑彦站起身,看了看藏在工作间的人。

    无论乔依然以后离不离开顾澈,深夜十一点,她跟他在一起,都足以被人拿出来说添油加醋地说闲话。

    乔依然点了点头,像个乖巧的小孩子,紧紧跟随在郑彦的身后。

    “太太再见,郑二公子再见。”大堂经理和西餐厅经理站在餐厅门口送着他们。

    见他们进了电梯,大堂经理好奇问着西餐厅经理,“这太太好像跟郑家二公子真的是朋友吗?可我看他们几乎没说一句话。”

    “应该是朋友吧,记得有次太太跟郑家二公子在这里吃饭,顾总也来了,还不让我们叫他‘顾总’。”西餐厅经理如实说。

    他走了几步路之后,又想起了一些什么,“我记得那天顾总好像跟郑家二公子有点争执,而太太在一旁红着眼眶。”

    两男一女,能是什么事情呢?

    他俩相视一笑,“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在怡悦大酒店的花园里,乔依然停在那喷泉池前,晚上的喷泉没有工作,一点也没有许愿池的意境了。

    “老公,我好想你,你在哪里?你告诉我结婚证是真的,好不好?我真的很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