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我是什么-私人婚-
私人婚

第199章 我是什么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我是不是不够漂亮,身材不够好,人也不够聪明,所以阿澈他才骗我,所以他才用假结婚证来骗我。”

    乔依然在黑夜里的声音很绝望,刚才在西餐厅,她只喝水,一口东西也没吃。

    她的身影很是落寞,郑彦试探地拍了拍她的肩,轻声问,“依然,不是你不好,是顾澈他不懂得珍惜。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家?回哪个家?”乔依然虚弱地眨了眨眼皮,她自嘲地笑着,“回西郊别墅,还是回公寓?还是回顶楼的总套套房?”

    说话的时候,她又下意识地望了望那顶层,今晚是黑灯瞎火的,顾澈不在,“我都不是他合法妻子,他也不爱我,我又怎么还好意思留在属于他的地方。”

    晚上的乔依然,就算伤心难过,语气始终都是淡淡的,没有了下午那样的大起大落的悲伤。

    “你还可以回你自己的家,家里有你爸妈,妹妹,那里永远都是你的家。”郑彦心里很难过,他宁愿看到乔依然继续哭,继续闹,也不愿看她这样强挤着笑容。

    她“哈哈”大笑着,“可是那里没有阿澈,那就不是我的家,妈妈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没有阿澈的地方,就不是我的家。”

    “依然,他骗你的,你们压根就没有结婚。”郑彦强调着,为什么到了现在,乔依然还不肯面对现实,面对她压根就没又嫁给顾澈的现实。

    她摇了摇头,扬起了无名指上的婚戒,“这是我们的婚戒,他连婚戒都给了,为什么要骗我。”

    随后,她转身朝着酒店外走了去,郑彦一直跟在她身后。

    夜风习习,乔依然看着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就在前几天,在西郊别墅,她也是觉得冷,顾澈还给她披上了他的外套。

    下一秒,她就感受到肩膀上有了重量,一件还带着体温的外套盖在了她身上,“阿澈,阿澈是你,阿澈你回来啦。”

    当她抬起头,入目,是郑彦那张温润的脸庞,肩上是一件深蓝色的西装外套。

    这件不是顾澈的,他只穿黑色的西装,乔依然吸了吸鼻子,他出差了。

    她想把肩膀上的衣服给拿下来,可被郑彦按住了手,“披上吧,小心感冒。”

    他的小女孩,真的好瘦,让他有一种感觉,如果不紧紧按住她,她就会被风给刮走。

    乔依然低着头,望着她的脚发呆,她小声说着,“老公,我今天走了好远的路,你会不会知道了就打断我的腿。老公,我今天跟郑彦出来吃饭了,你为什么不跑过来骂我……”

    豆大的眼泪,从她如黑葡萄的眼睛里滑落了。

    望着哭红眼的乔依然,郑彦心如刀割,他伸手替乔依然拭去了泪水,她就像个木偶一样,一动也不动,只是静静地流泪。

    深夜寂静的街道,偶尔才有几辆车路过,不远处却有两辆黑色的车一直停靠在路边。

    哭到筋疲力尽的乔依然,哭得头晕,她扶着郑彦的手才有力气往前走。

    看到这样的乔依然,郑彦也只好妥协,“我送你回……”

    郑彦鼓足了勇气才说出,“回你们,在西郊别墅六号的家。”

    而乔依然摇了摇头,捂着心口,“心口好疼,感觉我要活不下去了。”

    “依然,你还年轻,不要说傻话,为了一个顾澈,不值得。为了一个处心积虑骗你的人,不值得。”

    “童哥哥,不许你说我老公的坏话!”乔依然双手握着拳,费力地大喊着。

    她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街道上,不一会,就有回音传了回来。

    即使在乔依然最伤心难过的时候,她潜意识里还是不希望有人说顾澈的不是,郑彦想说些什么,又怕把她给激怒了,便选择了沉默。

    “我想找个能让我轻松的地方休息,我好累,好累。”乔依然疲倦地望着郑彦,刚才大吼之后,她感觉她都快虚弱地倒在地上了。

    她从昨晚上就一直惦记着结婚证的事情,一整夜睡得又不踏实,今天早晨又没有什么胃口吃,午饭晚饭都是没心情吃。

    郑彦把她带去了东艺会所,这个会所里的包间里有着单独的spa间,他花了三倍的价钱才把已经下班了的顶级spa师sara给请了过来,为乔依然做spa。

    点着薰衣草精油的spa间里,让乔依然很放松,sara的力道很适中,不一会,乔依然就睡着了。

    一个小时候后,sara结束了按摩,她从spa室出来的时候,故意把门没关上,她抛了个媚眼给郑彦,又故意俯身弯腰在郑彦身边坐下,“难怪看不上我,原来有了心上人。”

    郑彦没否认,而是按照约定给了sara一张支票,她并没要,那双嫣红指甲的手放在郑彦胸口,“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他们所坐的沙发是正对着spa室的门口,郑彦从sara身边站起身时,无意间看到了乔依然那露在外面的胳膊,还有那粉嫩的肩膀。

    她睡觉的时候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爱嘟着嘴,那模样让郑彦恍惚了,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乔依然跟在他后面嚷着,“童哥哥,我长大后嫁给你好不好啊?”

    “没穿,进去看看,你可以尽情做你想做的事。我是不会吃醋的。”sara攀附着郑彦的肩膀,细长的手指不时在郑彦的侧脸抚摸着。

    郑彦转过身,sara的手也拿开了,他倒退到了spa间的门口,就这样背对着乔依然把门给关上了。

    “怎么办?阿彦,我更加爱你了。祝你有个愉快的晚上!”sara出去的时候,从包包里丢出一盒东西给了郑彦。

    郑彦并没有去接,那盒东西直接掉在了地上,那塑料包装的tt,就那么明显的出现在他眼前了。

    房间里有着窸窸窣窣人翻身的声音,郑彦害怕乔依然突然醒了,会误会他,他马上俯身把那些tt收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房间里的香薰烧完后,乔依然也醒了,她换上自己的衣服后才出去,郑彦正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盯着spa间的门口,想有很重的心事一样,“童哥哥,是不是我耽误你回家睡觉了?”

    郑彦笑着摇了摇头,睡了一觉的乔依然,整个人不再那么恹恹的了,说话也有力气了。

    “依然,你醒了,肚子饿不饿?我马上给你叫吃的。”说话的功夫,郑彦就按了服务铃,他又担心这个时间点的工作人员睡着了,便对乔依然说,“我去楼下点餐,你好好休息休息。”

    :有点小虐,各位可以接受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