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只值两万?-私人婚-
私人婚

第2章 只值两万?

    车里被乔依然吐的酸气冲天。

    男人皱着眉头开着车,他缩了缩鼻子,以免那股恶心的酸臭味被他吸到鼻子里了,这让有洁癖的他恨不得把乔依然就这样丢在马路上算了。

    他把车停在了怡悦大酒店门口,余光不耐烦地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副驾驶室的女人,他蹙了蹙眉头,她像个醉猫一样倚靠在车窗上,嘴里依旧念念有词骂着。

    “顾澈那个男人,放在古装片里来说,就是土匪,地痞,流氓,山大王,抢娶民女,关键他还不是正常男人,他就是古装片里的公公。”

    男人双手搭在方向盘上,修长好看的手指有节奏地在方向盘上敲击着,他眸光望向远处,像在思考着什么?

    可他的余光一直有意无意地打量着副驾驶室里的女人。

    这个女人居然就是他天亮后要娶的人!

    副驾驶座上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超短连体裤,头上戴着猫的装饰品,犹如一个性感的小野猫,只是此时的小野猫早已是醉猫了,嘴里依旧嚷着:“给他带绿帽……”

    乔依然窝在座椅上很是难受,一直不停地扭动着,本来就是紧身款的连体短裤,时不时的泄露了上身的浑圆和下半身的底裤。

    车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保安打开了,他眉心蹙成了“川”字型,他烦躁地脱掉了外套盖在了乔依然娇小的身躯上,恰好遮住了她走光的地方。

    下一秒,女人就被他打横抱下了车,保安跟大堂经理还有服务员一群人跟在他身后,“顾总,有什么能帮您的。”

    他们交头接耳地用眼神相互打探着行李,他们都好奇着他怀里的女人。

    女人还嚷着:“你有六块腹肌,你……你一晚能六次吗?”

    “我,我告诉你,顾澈他那方面不行……”乔依然迷糊之间,纤细的葱白玉指重重地敲击在顾澈厚实的胸口上。

    这个女人还真不知死活。

    女人磕磕巴巴还未讲完,就被顾澈的吻堵住了唇。

    如果不封住这个像醉猫的女人的嘴,他真不知道怀里醉倒不省人事的乔依然又会如何大放厥词了。

    他真不知道他爷爷的去哪了,这样的女奇葩还说好。

    毕竟男人天生的自尊心,让顾澈极不情愿被员工误解了他某方面的能力。

    众人望着电梯门合上的瞬间,乔依然搂着顾澈的脖子,歪着头在顾澈怀里缩了缩,大家都没看到了她的侧脸。

    乔依然重新呼吸道空气之后,便接着念叨了起来,“他那方面不行,可我,可我,明天就要嫁给顾澈那个混球了。”

    女人,你是在玩欲擒故纵吗?小心玩过了,火烧屁股。

    顾澈眼眸里闪现了无尽的厌恶,这个死女人,居然还在酒吧那种地方公然找男人,还要给他戴绿帽子。

    顾澈位于顶楼的专用总统套房,是由英国著名的设计师为他量身设计的,整个套房的风格就是典型的英式贵族风格,整个套房都是冷冷的白色。

    精美的水晶吊灯,从吊灯的装饰到灯光都是那种让人有一股寒意的白色。奢侈的羊毛地毯,让人就算赤着脚踏在上面也觉得异常柔软。

    在硕大的客厅背后是顾澈的卧室。

    卧室里的床上用品和衣柜全是各种不同色调的白色,娇小的乔依然被顾澈毫不客气地仍在白色的床上。

    她闭着眼吃痛地揉了揉屁股,身子一耸一耸地爬着,直到头沾了枕头,红艳的嘴唇得意地上扬着。

    女人姣好的身材包裹在黑色的紧身连体短裤下,跟雪白的床单形成了一副冲击视觉的景象。

    顾澈只觉得喉咙有点干燥,他扯掉了领带。

    翌日清晨,乔依然头痛欲裂醒来之时,发现身边竟然躺着一个气质不俗俊朗的男人,她焦急地抱着被子跳下了床,在她躺过的地方还有着一处嫣红的血迹。

    蓦地,乔依然的鼻子酸酸,喉咙又发紧,鼻子也有点疼了,“怎么会这样,我怎么跟男人来开房了。”

    “啊……”乔依然双手快把被子给揉碎了,她紧张到小脸一片惨白,究竟发生什么了?

    昨晚一幕幕犹如快进着的电影片段在乔依然脑海里回放着,她咬着嘴唇始终不敢相信她昨晚在酒吧喝多了,居然还跟男人在酒店开房了。

    居然跟男人开房了!

    在结婚前跟男人开房,她昨天一定是被顾家的那个眼睛长在头顶的管家和那个神秘人给气疯了,才会去酒吧撒酒疯的。

    她有没有胡说八道啊?那个男人该不会知道她跟顾澈是什么关系了吧。

    她可是今天要结婚的人啊,这要被顾澈知道了她跟别的男人开房,她们的婚礼算是完蛋了,那她全家就等着去天桥底下跟流浪汉抢位置住吧。

    不要,如果那样,她爸妈还有妹妹会恨死她的。

    乔依然慌张地从包里掏出一叠钱,扯了张酒店的便签写着,“昨晚的事,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讲。就让这个错误一切随风吧。”

    钱和便签放在男人的床头后,乔依然猫着腰,拎着鞋子和包包正打开房门的时候,床上的男人被窸窸窣窣地声音给吵醒了,他如往常一般拿起床头的手表看时间的时候,发现了一叠钱和便条。

    那是什么东西?

    死女人,还没过门,花他的钱就这么大方了。

    顾澈眯着眸子睨了睨那叠钱,大概两万的样子,他冷嗤一声,随手撕掉了那张便条。

    难道他顾澈一夜只值两万?

    “气死人啦,我要被气死啦”,乔依然正吃力地扭着门锁,她就纳闷了这个房门怎么就这么难打开。

    她弓着身子细心研究着这个她从未见过的新型锁。

    顾澈慵懒地套上睡袍,不疾不徐朝着房门走去,他手上还拿着那两万块,顾澈长臂一伸,又把房门顶的锁给锁上了。

    被门锁快折磨疯了的乔依然,白了一眼他,异常烦躁地低吼道,“你还想干嘛,钱不是给你了吗?”

    顾澈扯了扯唇,在乔依然面前,轻轻弹了弹那叠钱,他眸光中很是愤怒,他想趁机教训一下他这个还没过门就满世界抹黑他的老婆。

    乔依然丢下高跟鞋,抱紧手提包,一步步往墙角躲着,她的鼻子痒痒的还有点疼,她乌黑的杏眸瞪得圆鼓鼓地,眼皮也不眨一下就那么盯着眼前这个高她差不多20公分的男人。

    “这个,连房费都不够”,顾澈把那叠厚厚的钞票在乔依然耳边晃了晃,死女人你不是挺会花钱吗?看你还有多少能挥霍。

    “那你还想要多少”,乔依然的记忆逐渐恢复到昨晚她在酒吧找鸭子的过程了。

    “你的行价是多少?昨天王妈妈没说具体多少钱。”这种顶级的鸭子,应该很贵吧。

    行价?真当他顾澈是鸭子了?死女人真该带去检查一下眼睛了,他是哪里长得像鸭子。

    顾澈玩味地眯了眯眸子,他目光灼灼地望着乔依然,女人全然没了昨晚的嘚瑟劲。

    他心里竟有些欢喜,尤其是他沉默不出声,乔依然那百爪挠心的样子更让他觉得开心,看来他的妻子是个有趣的女人。

    “你说你老公是顾澈?”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利索地打开了门上的锁,“你觉得他知道,会给我多少钱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