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矛盾的他-私人婚-
私人婚

第20章 矛盾的他

    顾澈一边穿着西裤,一边听到乔依然轻柔地讲着电话:“郑老师,可不可以帮我请假?”

    “嗯,请一个礼拜的假。”

    “我很好啊,我陪我爸妈去外地探亲了。”

    讲个电话怎么也讲的那么开心,还笑得那么起劲,死女人究竟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份。

    乔依然预计着嘴角肿起来的包怎么也得一个礼拜才看不出来,请一个礼拜的假应该够了,她正在回答郑彦的提问时,手机却被人拿走了。

    “依然……”郑彦焦急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这个声音有些熟悉,顾澈瞟了一眼手机屏幕,直接按掉了电话。

    由于上次也是接郑彦的电话被男人把手机给扔掉了,最终还被汽车给碾碎了,为了避免历史重演,乔依然瞅了瞅窗口的方向,小跑了过来,伸开双手挡在窗口前。

    “这次不许乱扔手机了,我欠了你那么多钱,没有多余钱买手机了。”

    那语气还真是十足的幼儿园老师范,一脸认真讲道理的模样,她有点小喘,胸口又开始起伏不平了,顾澈眸光又不由自主停在了那里,只是一秒他就挪开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挺爱勾引人的,顾澈勾了勾唇,把手机扔到了茶几上,“你听云姨安排。”

    临上车前,顾澈冷峻的眸光打量了一眼他房间的窗子,已经没有乔依然的身影了,跟在他身边的唐浩宇以为顾澈是忘了什么东西没拿,连忙问着。

    “顾总,忘记什么了,我去房间给你拿下来。”

    “上车。”冷刀一般的眸光落在了唐浩宇的身上,唐浩宇望着顾澈房间的窗台又瞟了瞟,惹得顾澈催促道,“磨蹭什么呢?”

    臭小子,房间里的女人可是没穿内衣,你要是看到了,小心你的眼珠子。

    开着车的唐浩宇,只觉得后座上有一道能杀死他的眸光,一直到唐浩宇发觉拿到冷厉的眸光不再之后,他才犹豫着:“顾总,昨晚的事情的确有点问题。”

    假寐着的顾澈,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从他昨晚接了那个威哥的电话开始,他就觉得事情不是一般的欠高利贷了。

    如果不是他停掉了乔依然的信用卡,昨晚的事情压根就不会发生,不过现在讲这些也没什么用了,以后好好保护好那个小女人就行了。

    “是谁?”顾澈半眯着睁开了眼,蹙了蹙眉,随手解开了衬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乔依然这个女人果真是一点常识都没有,像他这种总裁身份的男人,衬衣的袖子怎么可能全部藏在西装里面。

    他拽着被乔依然卷起的袖子,恢复了往日里衬衣比西装多出一寸的长度,他似乎还闻到了衬衣上独属于女人那股馨香味。

    “目前还不知道是谁,还在查。”唐浩宇瞧着顾澈心情似乎不差,他整个人也放松了不少,小心翼翼地问:“顾总要不要亲自去审审他们?”

    顾澈挑眉,眸光里全是不屑,那种小虾米他才懒得去招呼,只会脏了他的手,但他脑海里浮现了昨晚乔依然衣衫凌乱的模样,脸色立马就变沉了。

    “去。”顾澈坚定的语气,还有那像是要噬血的眸光,让唐浩宇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顾澈的心狠手辣他是亲眼所见过的,为了不把那群人打残,唐浩宇小心翼翼说着。

    “顾总,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们那群人都说只是吓唬了太太而已,并没有动过太太,您……”

    车里的低气压让唐浩宇不敢再吱声了,顾澈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双倍奉还”的个性。

    如果太太昨晚真的被他们碰了,怕是那群人现在都已经去跟阎罗王领号码牌了吧。

    “保镖如何了?”自从昨晚带乔依然回家后,顾澈就连夜让唐浩宇在西郊别墅安排了好几拨保镖。

    前座开车的男人点头如捣蒜,“早已安排好了,保证太太24小时都是安全的。”

    “嗯。”顾澈满意地阖上了眼,昨晚连夜安排了好多事情,他都没睡好。

    西郊别墅里的乔依然,换上了干净整洁的衣服后,就跟在正在拖地的云姨身后,“云姨,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没有,乔小姐,你就坐着休息就好了。”云姨疼惜着看着乔依然嘴角的伤痕,昨晚她就开始好奇乔依然嘴角的伤是怎么回事。

    虽然顾澈的脾气不好,但还从没见过他打过女人。

    但转念一想,顾澈他男子汉大丈夫,而且那小子从小就跟着老爷子学过武术,一般人都很难击败他,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老婆被人打呢?

    带着疑问,云姨还是开口问了出来,“乔小姐,你嘴角的伤势是怎么回事?是我们少爷打得吗?”

    “嗯?”乔依然感到很不好意思,用手捂了捂嘴,她不知道要如何让外人知道昨晚的事情,一想到昨晚,她仍旧还心有余悸,甚至她整个人都有些发抖。

    “难道真是我们少爷打伤你的?”云姨虽然话是这样讲的,但是乔依然看云姨的眼睛里写满了不相信。

    想必云姨一定很是信任鸭子先生吧。

    虽然鸭子先生不是一个道德品质高尚的人,让乔依然差点就点头说“就是他打的了”,但是颠倒是非黑白不是乔依然的作风,乔依然尴尬地摇了摇头,说:“是他救的我。”

    如释重负的云姨微笑着说:“好好。”

    “对了,乔小姐,少爷说让你把他贴身衣物全部手洗。”云姨瞧着顾澈昨晚紧张乔依然的那模样,让她下决心帮忙凑合这一对小年轻。

    乔依然昨晚半昏半睡之间,云姨给她换了一身睡衣,看着全身白皙光洁肌肤无印记的乔依然,云姨差不多就猜出了小两口八成还没圆房。

    那有新婚妻子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的道理,照顾澈这个进度,猴年马月乔依然才能怀孕。

    云姨都替老太爷急了,“乔小姐,你觉得我们少爷怎么样?”

    乔依然差点脱口而出,“他呀!完全就是趁火打劫的小人一个,嗯,还是一个不守信用的鸭子。”

    但是,乔依然看着满脸期待的云姨,那模样就像是幼儿园小朋友的妈妈们等着老师在夸她们的孩子一样。

    “挺好的。”只限于他临场去救她的时候,他昨晚出现在夜总会的时候,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的时候,那时候的鸭子先生还是挺帅的。

    那时候的他才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