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被迫离开-私人婚-
私人婚

第200章 被迫离开

    这夜注定不是个平凡夜。

    当乔依然看着电视看着看着就眼皮又犯困了,第二天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她自己是躺在宽大舒适的床上。

    惯性使然,她伸手去摸身边,凉凉的一片,顾澈昨晚不在,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不是家里。

    房间是欧式装修,她所躺的床,就是典型的欧式公主风,蕾丝环绕在这个圆圆的睡床。

    这里是哪里?

    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挠了挠头,为什么一点关于这里的记忆都没有?

    她担心地看了看身上,是她自己的衣服。

    “还好,还好”,她自言自语的声音,引起了一阵敲门声,一个好听的女声直接推开了房门。

    走进来的是穿着精致睡衣的苏潇,她端着一杯热牛奶,“嫂子,你醒啦。”

    “嗯。”乔依然应了一声,她疑惑地看着苏潇,“这里是你家?我怎么会在这里?”

    “缘分咯”,顾谦警告过苏潇不许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乔依然,还嘱咐过苏潇随便找个能让乔依然信服的借口。

    当乔依然狼吞虎咽完那杯牛奶的时候,她的肚子很诚实地“咕噜噜”叫了起来,苏潇微微一笑,“等一会,阿谦去买早餐了。”

    吃早餐的时候,乔依然仍很疑惑,她昨晚不是跟郑彦一起在会所吗?怎么她就来了苏潇的公寓。

    “大嫂,早餐不喝胃口吗?”顾谦问着乔依然,又朝苏潇使着眼色,像是在问,“你说了。”

    乔依然把小笼包塞了一整个到嘴里,就是不下咽。

    苏潇无辜地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咬着筷子,摊开了双手,用肢体语言在回应着,“没说。”

    没说就好,顾谦把热气腾腾的虾蟹粥拿了一碗出来,放到了乔依然面前,“大嫂,我大哥很爱吃虾蟹粥,你们既然是夫妻,我猜你们的口味相似。”

    乔依然依旧保持刚才的动作,两手握着一个小笼包,嘴里还塞了一个小笼包,这样子的她,让顾谦和苏潇都觉得很有问题。

    “大嫂,你要是有什么事不方便对阿谦讲,你就跟我讲,毕竟我们都是女人。”昨晚在会所撞见乔依然的时候,苏潇就在怀疑乔依然会不会被……

    顾谦撞了撞苏潇的胳膊,白了她一眼,他伸长了手臂,在乔依然眼前晃了晃,“大嫂,是不是大哥欺负你了?”

    “大嫂,大嫂,你回答我啊?”

    “啊?”乔依然只觉得眼前好花,她看着坐在她对面的顾谦和苏潇,勉强地笑了笑,把嘴里的包子很快给嚼了两口,便吞下去了。

    虽然小笼包很小,但很少有人会整个吞下去。

    顾谦和苏潇有些不敢相信刚才眼见的事实,两人不可思议地相互对望着。

    “一定会有问题。”苏潇小声嘀咕着,顾谦在桌下踩了她一脚,又用眼神警告她别说话。

    那个小笼包哽在乔依然的胸口,让她很难受,她拿过水杯,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看着乔依然很不对劲,顾谦和苏潇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了。

    早餐后,顾谦送乔依然回了西郊别墅六号,隔着老远,乔依然就看到了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

    自从顾澈的宾利车送去喷漆之后,他就一直是开着黑色的劳斯莱斯。

    看着那车,乔依然心里很开心,她对着顾谦指了指,“你哥最近换车了。”车在,他人应该也回来了吧。

    顾谦顺着乔依然所指的方向望了望,他疑惑了,这个车子是爷爷的劳斯莱斯魅影,而大哥的劳斯莱斯是幻影。

    快要见到顾澈的喜悦,都让她忘记了结婚证是假的事情,她只想赶快见到顾澈,抱着他一辈子都不撒手。

    顾谦车子才一停稳,乔依然便满怀欢喜地朝那辆劳斯莱斯跑了去。

    然,驾驶室里的人不是顾澈,而是一个不认识的司机,她往后退了退两步。

    那司机下了车,朝乔依然鞠躬,叫了一声,“乔小姐,你好。待会我送你回家。”

    乔小姐?

    这个司机不是顾澈的吗?

    如果是顾澈的司机,应该是叫她“太太”啊?

    这个司机好奇怪,为什么站在她家门口,又说要送她回家。

    疑惑的乔依然问着,“您是新来的?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您说什么回家?”

    夏管家拉着乔依然的行李箱,从别墅里走了出来,一头雾水的云姨问着身边的夏管家,“究竟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就要把依然给送走?”

    “云姨,是老太爷的吩咐,我只负责执行。”夏管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外露。

    “一定是她惹阿澈哥发火了,所以他才趁着出差的时候,把小妖精给清理出去。”

    这是蔡媛媛第一次看见乔依然觉得顺眼了,因为乔依然总算被赶出来了。

    “瞎说”,顾澈对乔依然的好,云姨是看出来了,这个电梯楼就是为了扁平足的乔依然所修建的,他才舍不得赶乔依然走。

    蔡媛媛神气地勾了勾唇,“不信,您可以打电话问问阿澈哥。”

    “鬼丫头,我刚刚打过去是他助理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云姨是真舍不得乔依然走,才一夜没见乔依然,怎么感觉她像是变小了一号。

    “云姨,今天给我做点好吃的。”她要庆祝乔依然总算被赶走了,她做梦都没想过这天居认来的这么快。

    难怪郑子珺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原来她在暗地里操作。

    云姨打掉了蔡媛媛搀扶她的手,又白了她一眼,“依然要是走了,我以后都没心情给你们做饭了。”

    “哼,凭什么嘛!”乔依然走,本来就是迟早的事,蔡媛媛瞪了不远处的乔依然,真是走了,还要影响她,讨厌死了,不过总算以后不用再见面了,她总的来说还是高兴的。

    云姨护着乔依然,不卑不抗地对夏管家说,“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是不会让你们把依然送走的,要不然阿澈回来我没法交待。”

    “云姨,大少爷回来后,她可能连命都没有了。”夏管家严肃地说着,又对保镖使了个眼色,“把乔小姐请进车里。”

    “不要,我不走,我要回家,我要等我老公回来。”乔依然拉着云姨的手不肯松开。

    可是年老的云姨和瘦弱的乔依然,压根就不是身材魁梧的保镖们的对手,她俩很快就被分开了。

    “云姨,我不走,我要在家里等阿澈回来,我要当面问清楚,我不走,不走。”为什么她还没问清楚结婚证是真是假,她就要被赶走。

    夏管家冷笑,“乔小姐,如果不配合,就不怪我们动粗了。这里是老太爷给你的支票,公寓留给你,顾家会负担你这辈子所有的开销。以后,不要再纠缠大少爷了,你们不要再见面了。”

    “什么意思?我为什么就不能见我老公?”

    “乔小姐,不要怪我把话说得难听,结婚证的事,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今天的爆更久结束啦,感谢各位支持,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