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爷爷的手段-私人婚-
私人婚

第202章 爷爷的手段

    顾澈盯着唐浩宇,他修长的手指在膝盖上有节奏地敲了敲,暗自思考着,会有这么巧的事,偏偏他要用私人飞机的时候,飞机却被爷爷借出去了。

    他买的这架私人飞机,一年他自己使用不超过十次,他爷爷和他朋友使用的次数比他用的还多。

    “顾总,您别急,我问问我在s市机场的朋友,我看看能不能给您找一架专机回去。”唐浩宇手忙脚乱地找着那个朋友的电话。

    为什么平时不需要就经常见到的名片,这时候却找不着了。

    “把车直接开回s市”,顾澈吩咐完之后,就依靠在真皮靠椅上,那个胆小鬼干嘛不接电话。

    “顾总,我们不是赶时间吗?就算s市没有,还有隔壁几个城市啊?”唐浩宇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他在机场工作的朋友的名片。

    顾澈并没有回答,唐浩宇还是拨通了电话。

    “喂,小明,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辆专机,费用不是问题?”

    “什么?所有专机这个星期都被人包了?”唐浩宇捂着他震惊不已的嘴。

    “这其中一定有诈,你知道是什么原因才停航的吗?”

    他朋友说不知名的原因。

    唐浩宇纳闷地说,“顾总,我觉得有人恶心针对我们,不让我们回s市。”

    “知道了,睡吧,睡醒跟司机换着开车。”顾澈看了看手表,蠢女人,十八个小时后见。

    当唐浩宇转述着他朋友的话,“最近一星期q省包括a市飞s市的航班在六个小时前全被停航了,原因不明。顾总,你似乎早就知道有人会封附近几个市的航班一样。”

    顾澈沉默,他爷爷的手段,向来是快准狠,这只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罢了。

    手机连续“滴滴”了好几声,他点进去看了看,差点将手机给揉碎。

    在赵馨茹家睡了一天一夜之后,乔依然在傍晚时分拎着生活垃圾下了楼,手机里尽是顾澈的未接来电,还有他的短信。

    短信只简短发了几条。

    第一条,“谁让你跑出去野的,赶快回家。”

    第二条,“等我回来。”

    第三条,“站在原地等我。”

    “谁要站在原地等你,你以为你是谁,你对我来说,就是陌生人。”乔依然对着手机低骂着,那不争气的眼泪,又忍不住往下掉了。

    一定是马路上的红灯亮起来,照的她眼睛疼,才不是为了顾澈那个死骗子哭。

    她朝着不远处的生活超市走了去,被赶出来的女人,什么都没有带,生活洗漱用品全部需要再次购买。

    当她选好所有东西之后,在收银台排队结账的时候,视线随意地落在了身边的货架上。

    那琳琅满目的避孕套,让乔依然的思绪回到了她那次大量购买避孕套的时候了,那时候她也是在超市排队结账。

    那时候她买了很多避孕套,后面排队的人等不及,就取笑她来着,那时候的她是有多傻气。

    这时,有人推了她一把,在那货架上拿了好几盒顾澈最爱用的牌子,乔依然条件反射般地喊出了“阿澈”。

    “李建雄,你认识这个女人?你不是说我是你第一个女人吗?”一个声音尖尖的女人,气鼓鼓骂着那个拿避孕套的男人。

    “神经病,谁认识她。思思宝宝,老公最爱你了。这个豆芽草,谁喜欢啊,我是食肉动物,不是食草动物。”拿着避孕套的男人当众“啵”了那女人一口。

    那个叫思思的女人挑衅地望了望乔依然,看着她形单影只一个人,冷笑了一声。

    李建雄为了讨他女友开心,还故意贬低乔依然,“全身只有骨头,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这样的,半夜睡醒,指不定以为自己抱了一副骷髅架子。”

    这两男女讥笑的声音,惹得不明所以的路人也跟着笑了笑,乔依然很尴尬又很气愤。

    “不要这样间接地表扬人家嘛,人家会害羞的。”思思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倚在那个叫李建雄男人的身上身上。

    李建雄不可一世地用下巴指了指乔依然,对身边的思思说,“我是你男人嘛,肯定会要使劲夸赞你,不像有的人想被夸赞,又找不着男人。”

    “你是在说她吗?”思思很不礼貌地直接用手指了指乔依然。

    这两个男女一唱一和的嘴脸,惹得乔依然只想尽快离开,她转过身,懒得搭理他们,而那个女人直接不客气地挤在她前面,“反正你一个人,排后面去,我们可急着回去办事?”

    眼前这个涂着紫色眼影的浓妆女人,手上还拿着一盒避孕套,像是在炫耀,“你那么急干嘛,家里难不成有男人等着你回去?瞧你这是什么眼神,羡慕有男朋友的女人吗?”

    真是运气不好的时候,来趟超市都能遇见神经病,而且这个女神经病看起来还有点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乔依然扬起手上的粉红色钻戒,“小姐,我结婚了,有什么好羡慕你的。你们能不能结婚还不一定呢?有什么好炫耀的?”这个戒指,在还给顾澈之前,先帮她出口恶气吧。

    那硕大的钻石戒指,看起来至少有五克拉,嚣张的思思的眼光从乔依然的无名指上挪不开眼了,她身边的男人嘲笑着,“淘宝99包邮,宝宝我给你买。”

    乔依然讪笑着,“原来你女朋友在你眼里就值99包邮。”她倒是对这个嚣张的女人有点印象了。

    这个奇葩的女人,真是每次遇见她,都不忘为了挖苦她一番。

    上次遇见是乔依然第一天得知鸭子先生就是顾澈之后,她和她朋友对着顾澈想入非非,她们还取笑乔依然这么瘦不能满足顾澈一晚七次,迟到都会被甩。

    这次遇见,没想到居然被他们说中了,比被甩更严重的是被赶出来了,乔依然甚至觉得就是因为这个可恶的女人乱下诅咒,才把她害得这么凄惨了。

    她杏眸喷着火看着他俩,那瘦弱的身躯,一点都不退让,把夹塞的两人推倒了队伍外。

    “你这个死女人,竟然敢动手。”李建雄觉得在众人连个小女人都对付不了,就很火大。

    “排队,排队,有没有素质。”正是晚上高峰时期,保安尤其注重现场的秩序。

    一层激起千层浪,这两人还受到其他排队人的指责,于是把避孕套仍在乔依然的推车里,灰溜溜走了。

    乔依然只顾着结账,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仍了什么东西进了她的购物车。

    当她拎着三大袋子从超市出来后,刚走过灯火明亮的地方,走到了一个灯光昏暗的人行道上,就有两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乔依然觉得来着不善,拔腿就往相反的方向跑了去,结果她才跑一步,手就被人给扯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