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 为什么要听话-私人婚-
私人婚

第203 为什么要听话

    “你不是很神气的吗?骂我们?还打我们?”说话的男人,手上的还亮着火星子,他猛抽了一口气吐在了乔依然脸上。

    把乔依然熏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这个人真的很让人讨厌,为什么顾澈对着她喷烟雾的时候,都不会这么难受。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乔依然万万没想到离繁华的超市才几百米的距离,居然遇上了打劫。

    一个尖尖又刺耳声音摸着她手上的戒指,“要你着99包邮的戒指。”

    话还没说完,就把乔依然的戒指给拽了下来,“老公,快跑。”

    戒指被剥离下来的时候,乔依然觉得她的心暂停了几秒的跳动,但是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大声嚷着,“抓小偷了。”

    她一边追逐着那两男女,一边把购物带里的重东西对着他们仍,“把我戒指还给我,还给我,要不然我揍死你们。”

    乔依然朝他们扔了一瓶2升装的可乐,可惜位置偏了点,只是碰到那男人的后脚跟。

    那两个男女看着乔依然被他们远远甩在后面,还不忘挑衅她,减慢了跑步的速度,还接了个吻,“宝贝,那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既然我们敢抢她,又怎么可能会还给她呢?”

    “傻子,先追上我们再说吧。”

    跟在他们身后的乔依然,很快就满头大汗了,那个婚戒可是顾澈送给她的,那是唯一让她觉得,她还是顾太太的证据。

    “还给我!”她声嘶力竭地嘶喊,“你们幼儿园老师难道没教你们吗?偷东西是要坐牢的,坐牢的。”

    “哈哈,那得追的上我们才行啊。”

    乔依然又朝那个嚣张的思思扔了一颗大白菜,那大白菜悬在那思思的后脑勺上,使得那个嚣张的思思头不由得往后扬了扬。

    思思一边回头,扯掉了后脑勺上的大白菜,一边跟身边男人商量着,“这颗钻石戒指少说也值几百万,被仍大白菜压根就不是事。”

    做贼心虚的两人,很有默契地加快了奔跑的速度,他们万万没料到乔依然追着他们跑了五条街。

    “瞧她那蠢样,还想追上我们,她以为她是孙悟空啊。”李建雄说话的时候已经明显虚了很多。

    “给我站住,再不站住,我仍菜刀了。”乔依然从那购物袋里掏出一把崭新的菜刀,那薄薄的刀口看起来是那么的锋利。

    她一边挥舞着菜刀,一边跑得更快了,“再不把戒指还给我,我砍死你们了。”

    那两人目测了他们和乔依然之间,至少有300米的距离,他们压根就不相信乔依然那种瘦弱的女人能扔到他们身上,两人虽然跑得更快了,但还是不忘挤兑乔依然。

    “来呀来呀,砍不死我怎么办?”李建雄挑衅着乔依然。

    “老公,怎么办,我好怕怕啊,菜刀哦,会出人命的。”思思捂着胸口,假装害怕嘤咛着。

    月色下的乔依然,手上紧握着菜刀,咬牙拼命朝着那两人飞驰着,她脑海里什么也不想,只想赶快把戒指给追回来。

    她心里有种想法,那就是只要戒指在,她还是顾澈的老婆,她还是顾太太。

    小路上的路很不平坦,乔依然的脚也崴到了很多次,有好几次她都快摔跤了,但她都咬牙坚持住了。

    “小妞,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再不追上来,哥翻墙了,你就等捶胸顿足地哭吧。”李建雄摸了摸满头都是汗水的头发。

    “最后再说一次,戒指还给我,要不然菜刀伺候。”瘦弱的乔依然咆哮着,她单薄的声音回响在寂静的小路上。

    “来呀,来呀,追上我们再说。”那两个男女,眼见马上就到了他们熟悉的墙院,两人还面贴着面,屁股贴着屁股跳起了舞。

    “还有200米。”汗水都已经滑进了乔依然的眼睛里,她也分不清眼睛里流出来的是汗水,还是泪水,只顾着追赶他们。

    “宝宝,来跳。”李建雄都已经站在院墙上等着思思了。

    乔依然是个那个思思一起翻过的墙,她从院墙上跳下来的时候,在半空中的时候,直接拿着菜刀对着那个男人甩了菜刀。

    “血,血……”明显被吓住了的思思扶着那男人,吼着,“救命了,杀人了。”

    “还给我,把戒指还给我,要不然我杀了你。”乔依然的眼睛早已经全部变得猩红,那眸子里像是马上可以滴出血来一样。

    思思见有过路人过来围观,她哭着喊,“这个疯女人拿着菜刀抢我们戒指,还杀人,赶快抓住她,啊……”

    不等思思把话说完,她紧握着的手,就被乔依然拿着刀背给砍得松开了,那刻闪着光的粉红色钻戒在黑夜里闪着光,是那么的耀眼。

    一小时后,顾澈在警察局里看到了头发散乱,一身灰尘扑扑的乔依然,她胳膊上,手上还有着大小不一的伤口。

    顾澈让沈博文留下来处理着善后的适宜。

    “还给你。”这是乔依然见到顾澈说的第一句话,她把那颗粉红色的钻石戒指朝着顾澈递了出去。

    瞅着脏兮兮又满身伤痕的乔依然,顾澈的满腔怒火压制着,“你什么时候才能听话?我不是……”

    “我为什么要听话,继续被你当傻子耍吗?”乔依然仰着头,毫不畏惧地瞪着顾澈。

    她细数着,“你从一开始就开始骗我,先是鸭子先生的身份,后来又有一大堆小的事情,现在居然严重到骗我拿假的结婚证?是不是把我当傻子玩,很爽?”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乔依然嘴上都已经笃定这一切都是顾澈有计谋的策划所谓,可她心里却希望着从顾澈说出这一切他都不知道。

    然,顾澈说出口的话,让乔依然再次受了打击。

    “无论结婚证真假,你都是顾太太。”这个笨女人,为什么一定要把她自己弄得那么狼狈。

    本来顾澈在只有一个路口就到了赵馨茹楼下时,就看到了乔依然,他给她打电话,她没接,给她发信息让她在原地等,结果她却走得更远了。

    等到顾澈过了红绿灯,却把她给跟丢了,他只好跟着乔依然手机里的定位系统,一点点位置去找她。

    可定位系统一直显示她就在他附近,但是却一直找不到她人。

    没曾想,他见到乔依然的时候,她正被警察押上了警车。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结婚证是假的?这件事是不是你的主意。”乔依然仍不肯相信,她老公会做这种事,顾澈明明对她除了凶一点,其实还不错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