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接近死亡的感觉-私人婚-
私人婚

第206章 接近死亡的感觉

    他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从一开始他就只是想着让她当他的床一伴?

    因为只是床一伴,所以就可以尽情的骗她,用假结婚证去骗她?

    她空洞的眼神像是完全失去了焦距,眼皮也忘记了眨,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可真多,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可惜噩梦会醒,而现实却永远都醒不了。

    “五千万换一生,这买卖我也不亏。”乔依然挤出了一个看似很灿烂的笑容。

    是她一直太傻了,她沉浸在顾太太的光环下,甚至都快忘了她是为了还家里那笔巨款才嫁给顾澈的。

    五千万!

    多少人一辈子也赚不回来五千万,她可是被骗几次就有五千万了,这买卖一点都不亏。

    乔依然在心里这样想着,可就是好想哭,红通通的眼睛涌出了更多的眼泪。

    为什么都是假的?

    为什么要骗她?

    如果一开始就如实告知她,他们婚姻就是假的,该有多好?

    为什么要在她以为自己已经处于幸福的时候来告诉她,都是假的。

    “不许哭!”这个小东西为什么这么多眼泪,她难道不怕哭瞎吗?

    原本就瘦小的女人,现在只剩一副皮包骨了,顾澈把她衣服给她穿好,摸着她的胳膊,他会觉得胳手。

    “这才几天功夫,你就成这副鬼样子了?”

    乔依然故意把眼珠子转到看不见顾澈的地方,她吸了吸鼻子,尽量使她自己说话没有哭腔,“难道顾总打算把我养肥,再卖个好价钱吗?我这样子的女人,你卖给别人,只怕你会亏本。”

    顾总?养肥?好价钱?

    “乔依然你把你自己当什么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了?”顾澈捏着那细细的胳膊,她吃痛地咬着唇,皱着眉,可就是不求饶。

    只要他再用力,她的胳膊随时就会折断,乔依然也不畏惧,她看向了顾澈,“你有把我当人看吗?”

    如果把她当人看,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大事小事都会骗着她。

    “我不过就是你一个花了五千万的商品”,乔依然觉得鼻子很酸,视线很模糊,轻笑了两声,“我这样的人,有个好听的名字——床一伴。”

    “闭嘴。”顾澈松开了乔依然的胳膊,他捏过的那块地方,都已经有了一个凹进去的痕迹了,他要再不松手,指不定她的骨头都会碎掉。

    “顾总,你可能会要亏本了,你把我卖……”

    顾澈冷若寒冰的眸底蕴藏着杀机,他圈着乔依然白皙的脖子,“再说,我真的会掐死你。”

    “咳咳……”她觉得喉咙好难受,她艰难地抬了抬手,又放了下去。

    赖柏海踱步在病房门外,大口大口抽着烟,里面的动静,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虽然他不知道这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直觉告诉他,里面很危险。

    “叩叩”,他敲响了门,想提醒里面的人,不要酿成不可挽回的结果。

    病床上的女人像是非要在今天做出个了断,她故意接着往下说,“我这种人,你卖给别人,你一定会……”

    卖给别人?他顾澈是老鸨子吗?这个该死的女人,长着脑子就只会胡思乱想吗?

    乔依然只觉得脖子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她一点也不想挣扎的,她认命地闭上了双眼,或许死了就可以一切重来了。

    她觉得呼吸好困难,眼前的顾澈好像有了重影,她在心里默默做着告别,“老公,再见。”

    乔依然只觉得身体好轻,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她身体上在剥离,这或许就是电视上面说的人死之后魂魄就会离开了吧。

    最后,连她魂魄都不要她了,全世界都不要她了,乔依然满脸都是泪水。

    门外的赖柏海听不见里面说话的声音,也听不见任何其他的声音,他慌张地推开门的时候,顾澈正蹙着“川”字眉,往外走。

    顾澈在和赖柏海擦肩的时候顿了顿,疲倦地朝赖柏海眨了眨眼,就走了。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赖柏海望着顾澈的背影说着,今天的顾澈,看起来有点不一样。

    在赖柏海的记忆里,当年顾澈的公司差点就要宣布破产的时候,也没见到他这样,他总是那么自信,那么运筹帷幄的样子,可刚刚竟然在他神情里竟然有些素手无策。

    诊所外,方胜男候在顾澈的车边,她像是有很多话等着跟顾澈说一样。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顾澈把钥匙丢给方胜男,他打开了后排的门车上去了。。

    一路上,顾澈都是假寐着,他脑海里全都是乔依然。

    从他们在酒吧认识的那晚开始,喝醉的她对着他傻笑,她还摸他胸肌傻笑叫他“六块腹肌先生”,还有她甜甜地叫他“鸭子先生”,一直到后来叫他“老公”“阿澈”“顾澈”,后来她去dl上班叫他“顾总”。

    “顾总?”顾澈冷嗤了一声,真是个讽刺的称呼,蠢女人居然还说他要把她卖掉,难道他顾澈缺钱?

    方胜男在前排驾驶座忍不住瞟了顾澈一眼,犹豫着要不要说,会不会不合适宜。

    最后还是顾澈开的口,“去顾家老宅。”

    “啊?”方胜男没想到她还没说老太爷要见他,就被顾澈直接戳破了。

    她不好意思摸了摸头讪笑着,“老板就是老板,真聪明。老板,今天晚上的事……”

    以方胜男对顾澈的了解,今晚跟着乔依然的那群保镖可就没好日子过了,她为他们求着情,希望顾澈只是轻罚他们即可。

    眼见顾澈并没有让她闭嘴,方胜男坦然地开腔,“今晚不是兄弟们不保护太太,而是老太爷的人把他们给扣住了。老板,您看……”

    正依靠在后座休息的顾澈,阖着眼,声音低沉,“太太?难道不是乔小姐吗?”

    老板不是很在乎很关心乔依然吗?

    这么他也相信那照片吗?

    难道老板也要跟老太爷一样,只是因为几张借位照片就把乔依然给赶出顾家了?

    可既然要把乔依然赶出去?为什么老板又会风尘仆仆赶到警察局去保释乔依然?又把她送来私人诊所。

    太多的疑问萦绕着方胜男。

    在她假装郑彦和乔依然同事的那段时间,她还是把郑彦的人品摸得透透的,觉得郑彦不会做那种趁人之危的事情,而且乔依然总是很刻意保持着与异性的接触。

    “老板,我相信太太。兄弟们也相信太太。”

    :不好意思今早上更新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