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他的摊牌-私人婚-
私人婚

第207章 他的摊牌

    “嗯。再增加点人手保护太太。”这不讨喜的乔依然压根就不认识那群暗中保护她的保镖,居然还能让他们站在她那边,这个小东西好像也不是很笨嘛。

    还记得他表明身份没多久之后,他叫她“小东西”,她较真地反驳着,“我已经成年了,我是大人,不是小东西。”

    是啊,他的小妻子可较真了,较真的时候她总是很快就幼儿园乔老师上身了,然后说着一大堆道理。

    黑色的莱斯莱斯幻影沉稳地停在了顾澈老宅里,正在花园狗圈里睡着觉的金毛犬闻着了顾澈身上的味道,就开始高兴地“汪汪”直叫。

    “浩浩,乖。”顾澈摸了摸金毛犬浩浩的头,“你又长高长大了。”

    浩浩像是为了在年轻主人面前展示它又长高了,还故意耍威风地只用后肢站在地上蹦跶着,向顾澈展示着他壮硕又高大的身材。

    展示完就绕着顾澈嗅了嗅,一直在他身边跑前跑后地,偶尔还忍不住紧贴着他小腿撒娇着走路,好不热闹。

    这样子还真像极了乔依然,她总会在他下班回家之时,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说一堆,让后再像个癞皮狗一样抱着他的胳膊。

    顾澈深呼吸了一口,她好像已经深深刻进了他的脑海里了,在进主屋之前,顾澈俯身摸了摸浩浩,“哥哥来进去了,你认识哥哥的太太乔依然吗?”

    她应该也来过老宅子吧,不知道傲娇的浩浩有没有搭理她,浩浩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大声叫了两声,像极了陌生人靠近它,它就大叫的反应。

    顾澈摸了摸浩浩脖子上的铜钱,“给哥哥一点面子,以后见到大嫂,不许叫,要很开心跟她玩,好不好?”

    乔依然应该也会很喜欢浩浩吧,只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乔依然才会再次见到浩浩。

    不过,他顾澈会尽快缩短这个时间的,他顾澈这辈子唯一的太太就是她——乔依然。

    浩浩舔了舔顾澈的手,然后才摇了摇尾巴,像是在回应他以后会跟乔依然好好玩的样子。

    当顾澈刚踏入灯火通明的主屋时,有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大哥,有些事,我想告诉你,虽然爷爷压根就不给我机会解释。”

    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顾澈尽量当他是透明人,如果不是顾谦的存在,他妈妈也不会那么早就选择结束了生命。

    顾澈依旧保持着当他是透明人,可这次顾谦却伸手拉住了他。

    当然,顾谦也做好了被顾澈狠狠揍一顿的准备。

    对于这个大哥,顾谦还是很了解的,顾澈恨他。

    自从顾澈的妈妈离世后,他主动接近顾澈,换来的永远都是一顿毒打,以至于后来看见顾澈,顾谦都不敢碰他,只敢远远看着他。

    顾澈身上散发着森冷的气场,让顾谦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壮着胆子说,“大哥事实不是照片那样的,你要相信大嫂。”

    闻言,顾澈只是抬了抬胳膊,那力道就足以让顾谦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

    就算今天被顾澈打死,顾谦也要把心里的话,他说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他不愿意看到他大哥以后会后悔。

    “那个臭小子没有占到大嫂便宜,他蹲在沙发边看着大嫂的时候,服务员正送餐,我给我女朋友拿寿司的时候,看到了那一幕,我冲进去揍了他一顿,就把大嫂给送去了我女朋友家。”

    而顾澈听完之后,睨了一眼顾谦,就去书房找顾思楷了。

    才进门,顾思楷抚了抚那长长的白色胡须,“我设置了万重阻碍,不惜动用了很多老关系,就是让你不要在短时间回来,我希望你在外面想清楚再回来。只是可惜,最终还是没能阻止你回来。阿澈,你回来的太快了!”

    “太快?等着您把她送去国外,我再回来?”顾澈也不兜圈子,直接敞开了说,他眼里除了因为劳累疲倦而有的红血丝,还有着某种坚持。

    顾思楷的书房很大,足足有三百平方那么大,他背着手踱着步子在书房走了半圈,最后在书柜最下层拿出厚厚的一个牛皮纸文件夹。

    他一边朝顾澈走着,一边一圈圈解着那线圈,“你自己看看,那么一大顶绿帽子,我顾家背不起。”

    “哗,哗,哗”,一大叠的偷拍照片被顾思楷朝着顾澈甩了去。

    那照片几乎都是乔依然跟郑彦的合照,顾澈弯腰俯身捡起一张只有乔依然一人的照片放进了口袋。

    “看看,这个乔依然,一直背着你跟这个郑彦,走那么近,我以为她会收敛点,我就没做声,想着她会有分寸,没想到她越来越过分了”,顾思楷用拐着指着郑彦蹲在地上捡避孕套的照片。

    “你瞧瞧,这两人连这种东西都用上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很难不让人想歪,传出去对我们顾家声誉有影响。乔依然,一定要跟顾家脱离关系。”

    顾家声誉?

    为了顾家声誉,就可以这样给他小妻子扣这种冤枉帽子吗?

    顾家的声誉?

    这个理由真好笑,难不成为了这个虚妄的东西,就让他顾澈去做负心汉?

    “顾家的声誉就是偷拍自家孙媳妇?”

    顾澈垂眸看了看那地上散落的照片,就那晚在东艺会所内的照片,虽然没什么实质,可很容易让人误会照片里的郑彦和乔依然发生了亲密的关系。

    这个大孙子比他爸爸顾海峰要有主见多了,顾思楷那封锁儿子经济的事情,在这个大孙子身上压根就不会奏效。

    顾思楷改变了策略,他改变了以往的独裁,变成了商量的语气,“照顾她护着她,并不一定就需要真的娶了她,她这辈子顾家都负责到底了。至于孙媳妇的位置,她不是合适的人选。”

    “爷爷,从小您就教我,做错事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去改正……”

    顾澈还没说完,顾思楷就迫不及待打断了他,“这种原则性的错误不能犯。”

    “那在这之前,您犯的错呢?您觉得陆松仁会如何看待您设计乔依然领假结婚证这件事?”

    这就是他有原则的爷爷,在顾家的声誉和正义之间,毫不犹豫选择了顾家声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