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顾太太,您好-私人婚-
私人婚

第208章 顾太太,您好

    陆松仁?

    这个名字,已经快二十年没人提出来了。

    顾澈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在顾思楷听到陆松仁这三个字的时候看,他右边的脸颊不由得抽了抽,那浑浊的眼睛极其不自然地眯了眯,像是在忌惮着什么一样。

    “乔依然是乔依然,陆松仁是陆松仁。”顾思楷撇清着他俩的关系。

    顾澈弯腰俯身把地上的照片全都给捡起放进了牛皮纸袋里,注视着表面镇静的顾思楷,“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您比我清楚。”

    对于这个大孙子,顾思楷越来越看不透了,当时为了让他娶乔依然,他只是故意不小心让顾澈听到,“媳妇,真怕我死了之后没人替你照顾乔依然了”,他能很清楚记得,他并没有提陆松仁的名字。

    关于当年的事情,究竟顾澈知道多少?

    他不肯抛弃乔依然的原因是因为陆松仁?

    究竟当年顾澈的妈妈跟顾澈说过什么?

    顾思楷镇定自若地回到了书桌前,定定地看着顾澈,“你想怎么样?”

    “我要想乔依然正式成为顾太太。”顾澈说完,就拿出打火机将那些照片烧光了。

    当年究竟具体发生过什么事,顾澈也不知道,“如果她跟陆松仁没关系,这照片的提供者怕是早就公之于众了,是您拦下来了。”

    顾澈眯了眯鹰眸,那胸有成足的样子,让顾思楷好生不愉快。

    “出去!”顾思楷呵斥着,“乔依然,不能留。”

    往事,既然做错了,他顾思楷一定会弥补,只是涉及到顾家的名誉,他是不会让步的。

    书房铁盆里的照片已经全变成灰烬了,顾澈凌厉的眼神这才收回,“大儿子都可以逐出顾家,长孙也可以。”

    随之,顾澈就关上了书房的门。

    “吭吭吭。”顾思楷的龙头拐杖把那铁盆敲得发出了连续不断的噪音,他手上不安定地转动着佛珠。

    “逆子!”竟然为了乔依然敢威胁自己爷爷,顾思楷面色铁青,良久之后,才缓过来,嘴角忍不住上扬,这个大孙子,城府足,藏得住事,以后回来顾氏接班也够格了。

    只是可惜,继承了他爸爸顾海峰的情种基因。

    顾思楷一直以为顾澈是与顾海峰是截然不同的,他一直以为儿子是情种,孙子对男女感情是冷血的。

    大儿子顾海峰,从年轻开始就留恋在各色女人中,最后还搭上了原配妻子的一条命。而大孙子,多年来除了与那个女同学高雅澜走得近点,就再也没听说他和什么女人接触过。

    既然继承了顾海峰的情种基因,想必他也不会对一个乔依然长久,想到这里顾思楷心里又畅快了点。

    在赖柏海诊所待了一个晚上之后,乔依然就告辞了,当她回到赵馨茹的公寓时,赵馨茹正慌慌张张地从房间里出来。

    乔依然想着她自己昨天一整夜没回来,正酝酿着要如何解释一下,又不让赵馨茹担心。

    “馨茹,你这么赶时间,肚子饿不饿,要不然……”

    一边换鞋一边补着妆的赵馨茹,飞快地说着,“昨晚加班到三点,我那小男友就等到三点,后来非要带我去他店里尝那什么鬼新菜,折腾了我一晚上,老娘迟早得跟他分手。”

    听这话的意思,那就是赵馨茹昨晚也没回家,乔依然本着不想让人为她担心,就决定什么也不说了。

    “馨茹,你有新男友了啊,恭喜!都没有听你提起过。”从上次赵馨茹为爱走天涯回来,她就没再找过男友了,乔依然一度以为她受了情伤。

    不过现在总算赵馨茹又开始了一段新感情,乔依然挺为赵馨茹开心的,她自己这辈子怕是没有任何机会有感情了吧。

    正对着玄关处的全身镜照着的赵馨茹,对着镜子整理着着装,“你心里就只有你那个宝贝老公,要不是遇上事了,你能记得你姐姐我。”

    随意又调侃的语气,若是平常,赵馨茹说了也就说了,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乔依然是前天晚上哭着过来找她的。

    问乔依然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就是不说,把赵馨茹急得团团转。

    看着乔依然那兴致不高的脸,赵馨茹打了打她自己的嘴,“呸呸,大吉大利,我们早上不提那个混蛋。依然,你这么早出去逛逛,是去公园看帅气的爷爷们吗?”

    “爷爷?”

    乔依然自从那日被不允许进西郊别墅时,夏管家开口闭口就是老太爷说不让她进去,爷爷不是对她很好的吗?怎么就一下子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想不明白,或许是顾澈的授意吧。

    “宝贝,你乖乖在家哦,闷了就下楼转转,姐姐去赚钱给你买最好吃的炸鸡。”

    赵馨茹在关上门的时候,透着门缝,装着可爱对乔依然说着,还学着小孩子天真无邪地朝着乔依然眨着眼睛。

    “噗嗤”,乔依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馨茹,你还是走你平时的走霸道女神风格好了。”

    乔依然忍不住捂着肚子笑了笑,“装可爱对你来说,就像粗汉子拿针秀花。”

    “嘭”地一声,赵馨茹直接把门给推开了,拍了拍身上的prada套装,“一个穿prada的女王,给你装小白兔的妈妈,容易吗?你说容易吗?你还不领情。”

    实在是太好笑了,这是乔依然这几天第一次笑出声,“小白兔妈妈,你再不去上班,小心大灰狼老板炒了你。”

    “有道理!”赵馨茹赞同地伸手点了点乔依然,才转身就恢复了高冷精英范,“在家给我老实点。”

    为什么都要叫她老实点,以前顾澈也总爱跟她说“给我老实点”,乔依然愣住了,都什么时候了,怎么又想起了顾澈。

    昨晚他在诊所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分明就是在怪她。

    明明就是他骗了她,他却像占了理的那方,凶她,吼她,他那种不可一世的男人,应该不会觉得他哪里做错了吧。

    还想着他干嘛,没有婚姻关系了不是更好吗?可是眼泪就是忍不住往下掉。

    正在她叹息她那短暂又委屈的感情时,门外响起了按门铃的声音,乔依然透着猫眼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人,她深呼吸了两口,才问,“您找谁?”

    “顾太太,您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