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没有如果-私人婚-
私人婚

第209章 没有如果

    乔依然本来以为这人是物业公司的,可门外的中年妇女叫她“顾太太”。

    顿时让她停住了开门的手,她警惕地问着看,“你是谁?你来干嘛?是不是顾澈要你来的?”

    他怎么就找到这里来了?

    他究竟想干嘛?

    难道想再继续掐死她吗?

    想起半夜在诊所差点被顾澈掐死的瞬间,乔依然悲从中来了,他曾经对她说过,“乔依然,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除了爱情”,一转眼却又要置她于死地。

    她的心很痛,痛到一想到就无法呼吸了。

    “顾太太,我是路路通超市的卖场经理,昨晚您在我们超市外面被打劫,那是我们保安工作的疏忽,请开门让我当面道歉,好不好?”

    诚恳的言语,中年妇女还对着门,毕恭毕敬地弓着腰,可是这一切乔依然让乔依然更加难过了。

    她窝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里抽泣着。

    不是顾澈派来的人,他是不是彻底不要她了,昨晚她明明就没听到顾澈对赖柏海说要好好照顾她之类的话,而是赖柏海自己主动说会好好照顾她的。

    他怎么能不管她了?

    眼泪无声无息地流淌着,她恨她自己,为什么顾澈对她这么差劲了,她还期盼着他能来找她,带她回家,这种爱太卑微了。

    门外,中年妇女恳求的声音继续着,“顾太太,求您开开门,接受我的道歉好不好?要是得不到您的谅解,我们保安队,还有我们昨晚在卖场的管理人员那可是全部要被炒鱿鱼的。”

    “您也知道现在媒体和网友们有多厉害,您要是跟那个记者随便提了一下,就怕让有心人钻了空子,趁机打垮我们路路通超市。”

    门外的中年妇女依旧从小道理讲到大道理,从店里员工讲到了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工资待遇什么的。

    门内的乔依然坐在地上继续伤心着,哭到头昏的时候,她就直接靠着门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依然睡到脖子都发酸了,门外中年妇女仍在继续说着,“顾太太,我知道昨晚的事情让您担惊受怕了,虽然没给您财务上造成巨大损失,但也给您精神上造成了巨大损失,我们老板说了,以后您去我们超市通通免费。”

    坐在地上的乔依然伸着懒腰,觉得腿好麻,她一时没力气站起来,就继续坐在地上。

    此时,门外的中年妇女声音有些凄凉,“老公,怎么办?昨晚的女客户不肯开门接受道歉,我这工作铁定是保不住了。”

    随即,那中年妇女,像是在哭泣一样,吸了吸鼻子,“老公,挂电话了啊。我得继续再争取一下,万一我要失业了,家里靠你一个人养,就太委屈你了,我心疼你,不想看到你那么幸苦。”

    听到这里,乔依然动容了,她站起身透过猫眼看了看那个中年妇女,现在的中年妇女没有刚来时候那样的红光满面,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颓废。

    心软的乔依然不愿意因为她,而牵连到其他人,她开了门,“您好,请进吧。”

    中年妇女像是不敢相信一般,愣了一会,在口袋里拨弄了一会,才拎着三大袋子走了进去。

    “顾太太,这是根据您昨天的购物小票而重新配置的一份,您看看还差什么,我让人送过来。”中年妇女笑呵呵看着乔依然。

    看着那满满三大袋子的东西,乔依然讶异了,“真的跟我昨天买的一模一样,尤其是这把双立人的刀。”

    多亏了这把刀,才保住了顾澈给她的婚戒,乔依然低头下意识地就去摸无名指上的戒指。

    还好,戒指还在。

    仿佛只要戒指还在,她就还是顾太太一样。

    中年妇女一直直勾勾地盯着乔依然看,乔依然有些不好意思,“谢谢,这些多少钱,我给您?”

    “您肯原谅我们就是好,可不可以不追究责任?”中年妇女小心翼翼问着,这可是关乎到她前途和钱途的问题。

    “不追究。毕竟那样的事谁也不会希望发生的。”乔依然淡淡一笑,又从钱包拿出钱,却被中年妇女按住了手,“给钱性质就变了,这可是道歉的礼物。”

    抵不过热情老道的中年妇女,乔依然最后不得不收下了那三袋子东西当道歉礼物,还有一张路路通超市的永久购物免费的卡。

    送中年妇女出去的时候,乔依然见着中年妇女笑得合不拢嘴给她老公打着电话报喜,“老公啊,搞定了。这个女客人是在是太好说话了,以后咱们还是像现在一起养家,男女干活,搭配不累嘛。”

    望着中年妇女眼角都是笑出的皱纹,乔依然心里很是羡慕,这种男女互相携手的状态才是正常的婚姻状态吧。

    不像她和顾澈,无论是在经济还是话语权上,都是顾澈做主,跟他在一起能一辈子不愁钱,但是他一旦想不要她,就像丢掉一张卫生纸一样简单。

    如果,她跟顾澈只是两个普通人,她不用替家里还债嫁人,他也不需要那么有钱,或许他们现在很幸福。

    可生活从来都没有如果,乔依然趴在窗台,看着那个中年妇女喜笑颜开地走了,看着别人幸福,似乎她也会觉得幸福,只是这幸福不是顾澈给的。

    中年妇女走到了一个小巷子,才掏出口袋里另一部手机,“顾总,我已经从顾太太住的地方出来了。”

    “嗯,谢谢。”顾澈收起手机放到了一边,乔依然被抢的那边,其实已经不在路路通的管辖范围内,可为了不让乔依然那蠢女人起疑心,就只好演了这么一出。

    “阿澈,是依然打的电话吗?”柳正荣殷勤地给顾澈又倒了一杯大红袍。

    一早上,顾澈就来了乔依然父母的家了。

    “不是,是公司的事。”顾澈简单带过,他端起茶杯的时候,不小心瞟到了沙发柜上面的照片。

    他顺手拿起一张乔依然穿着厨师服,歪着头抱着奖杯的照片,那上面的乔依然很稚嫩,她笑得很开心,因为那颗浅浅的酒窝都能轻易看见。

    见顾澈还用手轻轻抚摸了那照片上的人,柳正荣心里一喜,想必是乔依然那个木头女儿入了顾澈的心,她立马打开了话匣子,“我们家依然做的蛋糕可好吃了,她总说她要把她做的最好吃的蛋糕留给她最爱的人,也就是她老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