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误入浴室-私人婚-
私人婚

第21章 误入浴室

    乔依然给顾澈洗贴身衣物的时候,她是红着一张脸进行的,她在家虽然也洗全家的衣服,但是她爸爸的贴身衣服通常都是她爸爸自己洗了。

    “都没给自己老公洗过内内,就给鸭子先生洗了内衣,好愧疚。”乔依然死劲揉搓着男人的衣服,完全把她内心里对鸭子先生的不满全都通过洗衣服的力道发泄出来。

    老公?那个连结婚证都不亲自去领的老公,那个差点害她被人侵犯的老公。

    她心里埋怨着她自己,怎么又想起顾澈了,她可是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作为她的老公,居然在她危难的时刻,手机给她关机了,昨晚那种深入骨髓的害怕让她很难忘记,正在这时,她手机响了,是乔父乔致远的电话。

    电话那端的乔父很是激动,焦急地问着:“依然你在哪里?你还好吗?你有没有什么事?爸爸马上过去找你。”

    “爸爸,我没事,你们呢?现在在哪呢?怎么又欠高利贷的钱了?”不知道自己父母和妹妹安危的乔依然,关切地问着。

    乔致远沉默了几秒,才慢吞吞地自言自语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都怪爸爸。我们也回家了。”

    一向孝顺的乔依然都能想象出电话那端的乔志远,一定是低着头愧疚不已了,她立马轻描淡写地说:“爸爸,没事的。以前高利贷追债的时候,我们不都是逮准机会就跑吗?”

    “毕竟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乔依然嘴上虽然假装没什么,其实她内心对昨晚的事情还是很后怕,她可是差点就被人强了。

    可这种事让乔志远知道了,只会让他更加难过自责,既然已经没事了,乔依然就不打算把事情经过让乔志远知道。

    “依然,你……你真的没事吗?”乔志远像是不相信乔依然是真的没事,继续担忧着追问,“依然,爸爸不亲眼见到你,心里不踏实。”

    乔依然也很想亲眼见到家里人,但是她低头看见了脚上的伤口,又摸了摸嘴角鼓起来的包,就恹恹地抱怨着,“爸爸,今天不行。我在外地考察夏令营。”

    如果可以,她也很想回去看看家里人。但是被爸爸看到她现在受伤的样子,他一定会很愧疚的。爸爸欠钱,就已经很难受了,她不能再给爸爸添堵了。

    “这次多亏了顾澈那孩子,要不然……”乔依然明显感觉到一向有泪不轻掸的爸爸,有些哽咽了。

    究竟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还与顾澈有关?为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乔依然能肯定的是,发生的事情一定是不好的事情。

    为什么顾澈封了她的信用卡,在她向他求救的时候关机,怎么救成了爸爸口中感激的对象了。

    “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是乔依然身上的伤痕过于明显,心急如焚的她真想马上飞到爸爸的身边,问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了,为什么爸爸会哽咽。

    乔志远很不想提及那件事,就安慰乔依然,“都过去了,总之要感谢顾澈。”

    感谢他?感谢他昨晚差点害她被人强,还是感谢他给了鸭子先生一个能坑她的机会。

    “爸爸,顾家不是说我嫁过去之后就会帮我们把债还清吗?可为什么还有债务,是不是他们家不守信用?”乔依然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原因了。

    听到女儿这话像是在迁怒于顾澈,乔志远不乐意了,“这次事情有些复杂,多亏了顾澈这个女婿。依然,总之你以后对顾澈好点,多关心关心他。”

    毕竟乔依然向来最尊敬她爸爸了,虽然乔志远不是个成功的商人,但是他绝对是个一等一的好爸爸,她心里虽然对顾澈很不满,但嘴上还是答应了,“爸爸,我知道了。”

    闲聊了一会,挂了电话,乔依然便给顾澈发了一则短信,“谢谢你帮我们家。好好照顾自己。”

    乔依然等了一会没看到回信,就继续洗衣服了。

    直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她才收到顾澈的回信,很简单的一个字,“嗯”。

    哼,居然都不问问昨晚挂掉她的电话之后,她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事,这个老公实在当的太不称职了,还不如丧尽天良的鸭子先生。

    才刚到家的顾澈,在一楼打了个喷嚏,看了看厨房忙碌的两个女人,尤其是看了看那个消瘦的女人,她似乎很会做饭的样子,还期待地叫嚷着,“云姨,你来试试我这汤,好不好喝?”

    她煮的,能喝吗?男人瞥了瞥眉,没跟她们打招呼,就上楼来二楼的卧室了。

    许久没活动筋骨抽人的他,今天好好发泄了一顿,敢欺负他的人,就不会让他们以后还有好日子过。

    才洗完头发,顾澈发现没沐浴液了,就拿起浴室的电话,“云姨,麻烦帮我送瓶沐浴露上来,谢谢。”

    一心想撮合乔依然和顾澈的云姨,又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呢?

    “乔小姐,我真是年纪大了,记忆特别的不好。”云姨放下菜刀,不停叹息摇着头。

    看到云姨闷闷不乐又着急的样子,乔依然关心地问着,“云姨,发生什么事了,我能帮你吗?”

    “少爷浴室的沐浴露忘记拿上去了,瞧我这记性哦。”云姨拍了拍满是皱纹的额头,有些伤感地感触着,“真是人年纪大了不中用了。”

    “待会我帮您把晚餐准备好,再拿上去吧。”乔依然觉得这是件小事,她不知道云姨干嘛要这么大惊小怪。

    “那不行,乔小姐,你现在帮我拿上去吧,少爷他有洁癖,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云姨不时朝着厨房外瞧着,似乎很怕少爷立马回到家的样子。

    “你记得放进浴室哦,一定要走进去放到原来的位置。”

    “嗯”,这个鸭子先生可真难伺候,有洁癖的男人居然会去当鸭子,好奇怪。乔依然抱着一大瓶沐浴露,推开了顾澈的浴室,正当她疑惑着,“洗完衣服,我明明关灯了啊。为什么灯还亮着。”

    除了浴室的灯还亮着,喷头下怎么还有一个一丝不挂还有六块腹肌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