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贪婪的岳母-私人婚-
私人婚

第210章 贪婪的岳母

    “阿澈,吃过我们家依然做的蛋糕吗?好吃吧。”柳正荣看着这个俊朗的大女婿真是越看越顺眼。

    顾澈点头,脑海里浮现了乔依然做的那个低着头的小黄鸭,他的依然总是那么孩子气。

    “很好吃。”他淡淡地回答着。

    柳正荣继续侃侃而谈,她笑嘻嘻的眼光瞄了瞄顾澈今天拎过来的各种补品还有大红包,那心情是大写的爽,“那傻丫头总说,她的蛋糕跟别人做的不一样,她做的蛋糕是能让人吃出幸福的感觉。”

    “老乔,你说依然她是不是太傻了,不就是蛋糕吗,哪还能吃出幸福的感觉,又不是放了兴奋剂。”

    坐在一旁的乔志远没出声,拍了拍柳正荣的腿,示意她说话注意点。

    对于顾澈的到访,让柳正荣和乔志远很是意外,他们压根就没听过乔依然提过,这还是顾澈和乔依然结婚后,姑爷的第一次登门拜访。

    因此乔志远很注意,生怕他们老两口子哪里做的不妥给乔依然惹了麻烦,毕竟大女儿和大女婿不是因为正常恋爱而结婚的。

    柳正荣推掉了乔志远的手,小声嘀咕着,“知道,知道了。”

    她又好奇问着顾澈,“阿澈,依然那丫头怎么不一起回来,这孩子太不懂事儿了,那有她这样办事的。”

    不知道为什么,顾澈明知道柳正荣是乔依然的亲妈,对乔依然也不可能有什么恶意,他就是很不喜欢听到她说乔依然的不是。

    他的依然,是傻的可爱。今天不来,并不是她不懂事,而是他这个当老公的不对,没能从一开始就好好保护好她,竟然让爷爷钻空子给了他们假结婚证。

    “岳母,只是跑腿的事,我来就行了,依然的户口本能给我吗?”顾澈在心里掂量着,看岳父岳母的样子,八成乔依然还没把假结婚证的事让家里知道。

    无论她家里知不知道,她乔依然都只能是他顾澈的。

    柳正荣推着身边的乔志远,“老乔,你还愣着干嘛,赶快给姑爷拿户口本啊。”

    一直不啃声的乔志远,满腹心事的样子看了看顾澈,犹豫再三,还是问出口了,“是不是依然出了什么事?”

    最近一段时间乔志远都没接到乔依然的电话,他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乔志远不愧是个聪明人,也对,能想到自我策划绑架要钱的戏码,也不会蠢到哪里去。

    顾澈抿了抿唇,淡淡一笑,看了看乔志远又看了看柳正荣,“办准生证,顺便把依然的户口迁去家里。”

    他优雅地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放在修长的腿上,垂眸继续说着,“依然最近想要孩子了,所以这些得提前准备。”

    “哎呦,这是好事啊,老乔,还愣着干嘛,赶快去拿户口本。”柳正荣大喜,看样子傻乎乎的乔依然把顾大少奶奶的位置坐的很稳啊。

    开心的柳正荣差点手舞足蹈起来了,既然傻女儿把大少奶奶位置坐稳了,那么她这个拥有豪门女婿的丈母娘,可就不能再保持现状了。

    “阿澈啊,你看你那么忙,这依然把孩子生了后,你肯定没时间照顾她,我想到时候把她接回来照顾,可是我们家这房子太小了,你看,你要不要给我们换套大房子,让你老婆孩子住的舒服点?”

    乔志远握着户口本,急匆匆地赶到了客厅,柳正荣总算是对顾澈露出了狐狸尾巴,他担忧顾澈会发火,毕竟是他们乔家走投无路之时才把乔依然嫁过去的。

    说好听点是嫁,说难听点就是卖女儿,乔志远总觉得他们跟顾澈不是对等的。

    等他赶到客厅的时候,顾澈正拿着手机给柳正荣说着,“我把您号码给我助理,让他陪您去好好看房子,喜欢的就全部都买下。”

    “那我要是看中了三套,也能全买下来吗?”柳正荣用着开玩笑的语气,“我们惜梦也要毕业了,那孩子从小**,我想着她是需要单独住的,一个女孩子租房子我又觉得不安全。”

    乔志远杵在一旁只觉得脸上无光,他自己老婆这种有便宜不沾就吃亏的样子,实在是太丢人了,顾家那种豪门还能少了佣人看护照顾新生儿和乔依然吗,尽扯些不着调的瞎话。

    可一向在乔家没什么地位的乔志远又不好当面发怒,只得闷闷不乐坐在了柳正荣身边,扯了扯她衣角,希望她能领悟。

    “老乔,你扯我衣服干什么?我正跟女婿说话呢?”柳正荣不耐烦地甩开了乔志远的手,又不耐烦地说,“做什么事都慢吞吞的,户口本还没去拿。”

    说完,才看见乔志远手上的红色户口本,立马抢了过来,马上换成笑脸兮兮对着顾澈,“阿澈,你看,我们家户口本上四个人,我和你岳父一套大的,让你们随时可以回去住,给惜梦一套当嫁妆,给我们依然一套,万一以后受气了不想回我们家,还能有个自己的窝。”

    “越说越离谱了。”乔志远愤恨不已咬着牙齿在柳正荣耳边絮叨着。

    柳正荣白了她一眼,又期待地看着顾澈,她之所以说三套,是根据她多年讨东西的经验,一般人们都有打折对现的心里。三套房子打折对现她也不亏,如果只要一套房,谁知道会打折成什么样子。

    顾澈点了点头,“三套够吗?”

    看样子很有必要给乔依然准备一套属于她的房子,受了委屈,不想回家,就只有去赵馨茹的公寓,居然还发生昨天晚上被抢劫的事。

    得给她买个周边都是高级设施还有安全系数高的公寓。

    “够,够。”柳正荣一时半会拿不准顾澈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万一是反话,那岂不是什么都拿不到了吗?

    她使了个眼色问乔志远,“真的,假的?”

    乔志远摇头,面部紧绷,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接过柳正荣递过来的户口本,顾澈放进口袋,“岳父岳母告辞了,我先走了,房子就挑喜欢的买,想多买几套也行。”

    乔志远一个劲地拒绝,“阿澈,我只要你对我们依然好,房子这些我们不能要。”要了,更怕依然在顾家抬不起头了。

    他压根就不搭理柳正荣那恨不得吃人的眼神,他这个做爸爸的,没给乔依然过过什么好日子,还搭上了她的一生去嫁人还钱,他心里始终是过意不去。

    “对自己老婆好,那是应该的。”顾澈说完,就上了车,很快车子就消失在这条街上了。

    柳正荣对着乔志远横眉,“瞧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子,女婿有钱,还愿意给我们花。”

    “希望他是真的对我们依然好。”乔志远感叹着。

    他在家里犹豫许久,还是很不放心便给乔依然打了电话,却是关机了。

    正在赵馨茹家厨房忙活的乔依然,正对着网上的彩虹切片蛋糕教程学习着,看有没有可能做出一点特别的味道来。

    她不找点事做,就总会想起顾澈,那眼泪就会无止境地往下掉,她觉得很不值得,为了一个骗子,不值得。

    一直专心做蛋糕的乔依然,并没有留意门外有人一直交谈的声音。

    :这次小虐,又虐到各位吗,其实阿澈还是很疼依然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