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下次还找我-私人婚-
私人婚

第211章 下次还找我

    原本是打算做彩虹切片蛋糕的乔依然,看着料理台上那小黄鸭造型的蛋糕愣住了。

    “为什么还要想着他”,乔依然随手把料理台上的盆砸向了那小黄鸭,她咬着牙,抬头看着天花板,“不要哭。”

    可是眼泪就是没办法止住,很想他,不想离开他,他为什么要骗她?

    沉静在自己悲伤中的女人,压根就没注意,屋子里进来了人,她哭得头好蒙,或许是太伤心了,她感觉她有点幻觉了。

    那股熟悉的薄荷味,还有那沉稳的脚步声,他又怎么会来呢?他都不要她了。

    “混蛋,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骗我?”乔依然任凭眼泪往下掉,她无力地伏在料理台上。

    望着被她摧毁的小黄鸭蛋糕,她用着新买的刀子,对着那小黄鸭的身子切了去。

    “劈死你,劈死你,爱撒谎的鸭子先生,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除了骗我是真的。”当锋利的刀子快要划到那小黄鸭的头顶时,她又舍不得,而是越过小黄鸭划在了其他地方。

    已经站在厨房门口一会的男人,直接进了厨房,扔下了她手里的刀,拉着她就往外走。

    这熟悉的味道,还有这温热的手心,还有这身穿作,好熟悉。

    乔依然抬眸就遇上了顾澈那如同一汪海洋的深邃眼眸,“你是谁?你干嘛来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

    还会生气。

    还能一口气问这么多问题。

    看气色,昨晚输液还是有效果的。

    虽然那张小脸上没有笑容,但这样的日子会很快过去的,顾澈伸手想摸摸她头发,可乔依然用着仇恨的眼神把头扭到了一边撞到了墙上,也不让他碰。

    “骗子,死骗子,你现在是要来看我死了吗?还是你后悔昨晚没掐死我?”

    这个蠢女人,他都来找她了,当然是想跟她和好的,这个女人脖子上的东西不是叫脑袋吗?

    顾澈冷眸扫了乔依然一眼,停在了她眼角那个伤痕处,伤口很浅,“不许哭。”

    看着她哭,顾澈觉得他自己很没用,居然让人给算计了。

    他是万万没想到算计他的人会是他的爷爷。

    “我偏要哭,我就是要哭,都快活不下去了,还不让人哭。”乔依然本是面对着墙壁,她哭了一会,又转身,故意让顾澈看清楚她在大哭。

    她就是要跟他对着干,她就是不要听他说的话,曾经他说什么她都听,结果换来的不是他爱她,而是一场骗局。

    整个公寓回响着乔依然的哭声,和进门处的“砰,砰,砰”声。

    顾澈霸道地把乔依然两端的脸颊抱着,咬了她毫无血色的唇,“我说不许哭,你听不见吗?”

    “呜呜……”哭声更甚了,乔依然哭到上气不接下气了,她瑟缩着头,那大大的杏眸里全是委屈,她死死望着顾澈,哽咽着,“为……什……么……”

    “老婆。”顾澈才喊了一声,就觉得喉咙紧紧的,胸口像是被什么压住了一般,好难受,看着她哭,他的心会疼。

    厨房里,顾澈搂着哭成泪人的乔依然,他任凭乔依然对他捶打辱骂。

    他视线不小心扫过那小黄鸭蛋糕时,惊讶地发现小黄鸭周围的蛋糕全部被砸得面目全非了,唯独只有那个黄色的小黄鸭还保持着完整站在那里。

    那刻顾澈的心是软绵绵的,他好像知道了什么叫**,那就是乔依然对他的感情,不是他所认为的那种虚幻的东西,是真实感受到了。

    她爱他,爱到会不顾及生命都要抢回属于他们的婚戒,爱到生气时还不忍心伤心小黄鸭只因他是她的“鸭子先生”。

    门外的“砰砰”声也暂停了,开锁师傅站在厨房外有些不好意思,想找顾澈收钱了再去另一家开锁,又不好打扰小两口,就那么傻愣愣站在那里。

    这时,等不及的另一家打电话来催了,电话声打断了哭泣的声音,乔依然以为是赵馨茹回来,立马抹了抹眼泪,就往顾澈怀抱外跑。

    可顾澈却把她抱得更紧了。

    顾澈从钱包里抽出了几张百元大钞递给开锁师傅,“不用找了。”

    师傅感激地点了点头,把钱收进口袋,“先生,太太和好就好,以后太太生气再反锁门,先生记得再找我。”这一家赚得小费都比他一天的收入都多了。

    等着师傅走掉了,乔依然怨念地感叹着,“那师傅眼神真不好,我怎么可能会嫁给你这种大骗子。”

    她始终还是没能从顾澈怀里挣扎掉,从他深邃的眸子里,乔依然能看到她现在的不安。

    除了伤心,她也在怕。

    “可我会娶你这个小傻瓜,走吧。”顾澈松开怀里的人,改为用手紧紧箍着她的手,拎起沙发上乔依然的包,就朝外面走了去。

    他想干嘛?

    他要带她去哪里?

    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去!”乔依然嘴上是这么说,可是脚很不听她自己使唤,就是跟着顾澈往电梯里走了去。

    刚刚大哭过的乔依然,声音哑哑的,她不高兴地摇了摇胳膊,“喂,你要带我去哪?难不成真要把我卖掉?”

    关于顾澈,乔依然就从没看懂过,她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她对他一直都靠猜,并且还是猜错的回数多。

    “你这什么智商!什么耳朵!”顾澈把乔依然逼退在电梯的角落里,“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在这里……”

    他顿了顿,邪肆地描绘着乔依然的唇形,声音性感低沉,“再多说一句,我就前进一步。”

    说这话的是,两人的身体只是隔着薄薄的衣物,都能感受到彼此的体温了。

    吓得乔依然马上抿着嘴,连呼吸都变得异常小心了,她觉得好委屈,做错事的人干嘛不道歉还跑来威胁她,她豆大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顾澈蹙眉,怎么这么爱哭,不是吵吵闹闹嘴不停,就是眼泪不断,他轻轻吻着那刚刚掉落的泪,“依然,以后都不许哭。”他不会再让人欺负他的女人。

    害怕他无耻起来真的在电梯里做出出格的事,乔依然就真的不再哭了,而是噙着那豆大的眼泪,顾澈把她的脸紧紧贴在怀里。

    他的怀抱很舒服,也很踏实,每每乔依然靠在他怀里的时候,就有一种什么事交给顾澈都能搞定的踏实,可是现在不同了,是他不要她了,这种踏实就变成了讽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