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你是不是又不想结婚-私人婚-
私人婚

第212章 你是不是又不想结婚

    上了顾澈的车,乔依然很想问问究竟要去哪,可是顾澈那渗人的眼神,让她放弃了这个念头。

    她反正也没能力反抗他,就这样吧,死了也认命了,至少是死在心爱的男人手上,虽然这个男人不爱她。

    一向喜欢开快车的顾澈,今天的车速慢了不少,他时不时打量着后视镜,看着乔依然那怕他怕的要死的样子,他心里就不爽了。

    一会要跟他死命反着来,一会又怕他怕的要死,这个女人就不能恢复正常,甜甜叫他一声“老公”吗。

    顾澈把车子停靠在路边,乔依然探着头望了望四周,窗外没什么特别的,上面一点就是人行道,还有一些树。

    他把他自己的户口本,身份证,乔依然的户口本身份证,摊在车上,“我们是去登记结婚的。”

    他实在不愿看着她那担惊受怕的样子,好像他会弄死她一样。

    “结婚?”

    乔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她以为她自己是听错了,可是顾澈还是保持着刚才的样子,很严肃很慎重地注视着她,弄得像真的一样。

    “嗯。正式登记。这次是真的。”

    他必须尽可能把话说清楚准确,稍有偏差,这个笨笨的小东西就又要想歪了。

    望着那摊开着的户口本,身份证,好像是真的要结婚一样,她不知道他户口本是不是真的,反正她的是真的,因为有她以前弄出来的油渍。

    “谁知道你户口本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以为你是谁啊,要我干嘛我就干嘛,高兴时就骗我结婚,不高兴时就赶我走……”满心的委屈被顾澈的拥抱打断了。

    他在她耳边郑重地承诺着,“宝贝,以后都不会了。”

    他轻柔地摸着她的头,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像是抱着一个绝世珍宝一样,生怕磕着碰着了。

    虽然这一切的错不在顾澈身上,但男人就不该让自己老婆受到一点点伤害。

    他是在哄她吗?上次叫她“宝贝”时候,还是在她害怕看医生的时候。

    乔依然借机发泄着,“我不相信你,你总是骗我。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爱你,你就欺负着我,你从来都不觉得欺负或是骗了我就该道歉,还总是凶我,呜呜……”

    乔依然捶着他的胸膛,放声地哭了起来,还哽咽着说,“你还不许我哭,还要掐死我,顾澈,我不要爱你了……”

    简单的她,要不是遇上了他,她的日子应该就只有欢乐,没有这么多复杂的事情吧。

    真是个孩子气的女人,顾澈叹了口气,把乔依然抱在他身上坐着,“老婆,对不起,是我失控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像是赎罪般,顾澈薄唇贴着乔依然的脖子轻轻轻吻着,昨天太生气掐她,其实只用了两成力气,只是为了吓唬她不要乱说话而已。

    若是他真的生气了使全力掐她脖子,她就算没死,脖子也已经断了,更不会像现在什么疤痕都没有。

    “你发誓。”乔依然揉了揉红肿的眼睛,直愣愣瞪着顾澈。

    从来没做过幼稚事情的顾澈,蹙了蹙眉头,但还是举起了左手。

    乔依然长叹了一口气,抱住他的手,无奈说了句,“你这种脾气,这种事情没法避免,你要誓言成真了,缺胳膊少腿,给你端茶送水把屎把尿的人还是我,我不难为我自己。”

    “老婆。”他的依然真善良,时时刻刻都关心着她,明明因为他,她才遭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她却还是为了他着想。

    薄唇覆上她的樱桃小嘴,紧紧搂着这个娇小的女人,这是时时刻刻为他顾澈着想的女人,这个世上除了他妈妈,还从来没有那个女人会让他这样心疼过。

    短暂分离过后的两人,逐渐加深了这个吻,他们都很珍惜这和好的时光,密闭的车里,温度骤升,乔依然软在了他怀里。

    “现在北京时间五点整。”路边的音响响起了电台的路况直播。

    正吻得热火朝天的两人,因为顾澈陡然地暂停,结束了这个吻,乔依然看着车外不时有人路过,而她现在又是衣衫零落地坐在顾澈的身上。

    “都让人看见了,你快放我下来。”乔依然在顾澈的帮助下,很快就回到了副驾驶座。

    乔依然只觉得脸颊好烫人,她刚刚究竟在干什么?

    她不是很生顾澈的气吗?怎么还跟他吻得那么难舍难分?

    慢慢地,她才想起来,她好像说出了什么给他把屎把尿的话,她就这么原谅了顾澈吗?真的就要这么轻易原谅他,然后跟他去领结婚证吗?

    “不能就这么算了。”乔依然瞪着顾澈的侧脸脸颊,“你那么欺负我,我不能这么便宜就原谅你,跟你结婚。我要暂缓跟你结婚的打算。”

    “乔依然,你做人一点诚信都没有,亏你以前还是幼儿园老师。是谁誓旦旦发视频要追我,才追了几天,就不追了。刚刚还答应我去领证,现在又反悔了。”

    既然哄好了,改天去领证也一样,顾澈便放心地欺负着乔依然,把她气坏了,还有很多时间去哄,反正她在身边,不耽误领证。

    就是喜欢看她被惹生气了,要反驳又反驳不了的窘迫样子,反正比她鬼哭狼嚎好看多了。

    “你……你……我……我”,乔依然一时半会反驳不了,就拼命回忆着她说过的话,不一会,她双手抱着肩,“哼,我才没答应要嫁给你,把屎把尿这种事,看护也可以做啊。”

    顾澈把车顶的后视镜朝着乔依然那个方向挪了挪,使他能更清楚看见她的一颦一笑,“明明刚刚有人说要暂缓跟我结婚,难道这不是要嫁给我吗?”

    他的反击让乔依然彻底溃不成军了,这句话她真是想抵赖都不行了,只得硬生生吐出,“你耍赖,我不理你了。”

    她嘴角含笑望着窗外,夕阳可真美!

    她的老公来找她了,这次是真的要结婚了,早知道今天要去领证,就该穿漂亮点,应该去做个头发的,脸上再做个护理的,她对着车外的后视镜使劲揉了揉眼睛,抱怨着,“怎么这么肿,好丑。”

    当路过某个严肃的建筑时,乔依然大声叫着,“你给我停车。”怎么到了民政局还不停车。

    可车速不降反而变快了,乔依然着急着,“老公,你走过了,我们得去那里领证,就是那栋白色的楼。”

    “傻。”顾澈直接把乔依然那端的窗户给升了起来,不让她探着身子往外看,惹得乔依然狠狠地拍着窗子,“停车啊,你是不是又不想结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