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是太太-私人婚-
私人婚

第213章 是太太

    “停车,顾澈你停车。”乔依然怒了,她伸着手就往方向盘那边去了,拽着方向盘就想逼得顾澈把车停下。

    她一心只想车子赶快停下来,她要跟顾澈去领结婚证,压根就没注意路况,更没注意前后左右的车辆。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前后左右都是车,如果突然停车一定会造成一系列的追尾事件,搞不好还会有人受伤。

    前面向左有一个路口,那边有个巨大的花坛,花坛旁边没有人,只有繁茂的花草。

    顾澈把乔依然一把推开,“松手,乔依然。”

    可是她马上又扑向了方向盘,为了不酿成车祸,不撞到其他人,顾澈只得把方向盘朝着左边打死。

    “砰砰砰”一阵巨大的撞击声,过路的车辆也降慢了速度,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撞上了马路旁的花坛,车头深陷。

    驾驶室那边的门都被撞变形了,顾澈的额头被撞到了,流出了一点血,还好安全气囊弹开保护着乔依然,她只是被吓傻了而已。

    等他们离开车子的时候,顾澈想好好教训一顿乔依然,刚才她的行为是有多么危险的时候,训人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只见乔依然把她自己的裙子撕了,扯了一小块,踮着脚替顾澈捂着额头,心疼地问着,“老公,疼不疼,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乱动你方向盘了。”

    看着那湿漉漉的大眼睛,全是对他的担心,顾澈实在说不出狠话了,推开了她,“给我老实站在这里。”

    随后,他跟交警交涉了一下刚才的事情,“刚才是我开车失神了,拐弯忘记减速,还加速了。”

    “以后开车别分心,瞧把你女朋友吓得,动都不敢动了。”

    “那是我太太。”顾澈忍不住声明,他回头望了望乔依然,正可怜兮兮望着他。

    交警会过了意,“一般人撞车的时候,驾驶员为了自保,都会不自觉地撞向副驾驶室那边的,太太怀孕了吧?”

    把一个女人看得比自己生命还贵重,八成就是太太怀孕了,交警这样想着,一边认真登记着资料。

    交警又直摇头,替顾澈可惜着,“你这自己撞得,万一保险不赔,花费可不小。”

    顾澈把证件递给交警,“她现在还没怀孕。”

    提到乔依然的时候,顾澈又瞟了眼乔依然,她愧疚地低下了头。

    正登记着顾澈驾驶证信息的交警顿了顿手上的笔,“太太真幸福,顾先生这么爱她。”

    爱她?

    他爱她吗?

    他怎么可能会爱上一个人?

    他压根就没有爱,又怎么会爱她,保护她是他的责任,就像娶她就是为了保护她一样,顾澈沉默。

    不一会,唐浩宇开了一辆车来了,然后就把他们送回了西郊别墅。

    看到乔依然回家,云姨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压根就没看顾澈,更别提他额头的伤口,

    “依然,你总算回来了。你不在的这几天,云姨可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你回来就好。”

    看着顾澈直接回了房,乔依然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云姨,我去看看阿澈,他额头受伤了。”

    她不敢说因为她的无理取闹,害得顾澈撞花坛了。

    云姨不以为意,瞟了一眼顾澈背影,“男子汉大丈夫,一点伤口算什么。肯定很小,我都没看见。依然,这才几天没见,你就瘦的不成人形了,云姨给您熬汤,好好补补。”

    “云姨,可不可以先给阿澈做点晚餐。”乔依然一边说着一边在客厅柜子里翻着医药箱。

    云姨见小两口和好如初,乔依然又那么关心顾澈,故意调侃着,“真是女大中留,心里只有老公没有云姨了。”

    调侃着乔依然的同时,云姨把医药箱找出来给乔依然了,“给阿澈涂点药就好,千万别贴创口贴纱布什么的,会发火。”

    “谢谢云姨。”乔依然抱着医药箱就回了房,候在浴室门口等着顾澈。

    望着这熟悉的一切,乔依然心里很开心,也很知足,自从那日不被允许进来后,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还好,还好,我老公去找我回来了。”乔依然自我安慰着。

    当顾澈光着上身,只围了一件浴巾出来时,乔依然脸红地把目光移走了,“老公,都已经是秋天了,洗完澡多穿点,小心着凉。”

    “我火气很大。”顾澈凌厉的眸光注视着乔依然,她不好意思地尴尬一笑,就低下了头。

    那湿漉漉的头发从他纹理清晰的肌肉上往下滴落,那蜜色的肌肉上还有晶莹剔透的水滴,在灯光照射下格外的养眼,那清清楚楚的六块腹肌,让乔依然直吞口水。

    为了防止她继续瞎想,乔依然强迫她自己赶快转移视线,她可是进来给顾澈擦伤口的。

    “老公,你坐下,我给你伤口涂点药。”乔依然朝顾澈晃了晃手上的药水。

    顾澈并没有听她的坐下,而是用下巴指了指她,“你,过来。”

    听话的女人很快就走到了顾澈的面前,她踮起脚扬了扬手,“老公,你长得太高了,我擦你额头好困难。”

    “站直,站直。”顾澈扯掉她的手,双手抱肩看着乔依然,“赔钱,我的新车因为你完全报废了。千万级别的车,就这么没了。”

    车子只是需要维修而已,可是不好好教训乔依然,下次就不知道这小东西疯起来会做些什么不过大脑的事情,万一他不在她身边,难不成就得等着给她去收尸吗?

    “啊,只是一辆车,怎么这么贵?”乔依然不敢相信,那辆车居然价值千万,她这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啊。

    做错事的女人,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耷拉着头,“老公,我没有,我还欠着你几千万没还。”

    着急的乔依然,无助地绞着那破了一块的衣服,这么多钱,就算把她卖掉也换不回来啊。

    顾澈摸了摸下巴,这个乔依然不把他气死,是不甘心吗?他能缺她那点钱吗?

    “下次还敢不敢手犯抽抢我方向盘了。”顾澈说完,就拉起乔依然的手毫不留情地打了一巴掌股过去。

    “嘶,疼死我了,老公,你要打废我啊。”乔依然望着她被拍红的手,她惊讶发现左手的婚戒没有了,那里只有一个结痂的伤疤。

    那可是她用生命捍卫回来的戒指啊,怎么就不见了,急得她哇哇大哭,“老公,婚戒不见了,这可怎么办啊。”

    泪水很快氤氲着乔依然的眼眸,她哒哒地抽泣着,“我怎么这么笨啊,戒指戴手上都能弄丢。”

    “你就不会看看你右手。”顾澈只觉得头疼,怎么有人能反应迟钝到这种地步,她左手都受伤了还怎么戴戒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