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五点-私人婚-
私人婚

第214章 五点

    乔依然直到看到右手上的戒指完好无损后,她才停止了哭泣,“老公,你好聪明,居然知道在我右手。”

    懒得理会她,顾澈有点后悔昨天心疼她的手伤了,给她换了个地方,这种蠢女人,就该疼死都带在原来的地方。

    “这次说的话听不进去,下次真要给你把手断掉才行。让你别跑步,你不仅跑步还翻围墙用菜刀砍人,你还长能耐了,这腿不想要干脆锯掉好了。”

    “老公,不要,我舍不得我的腿和手。”乔依然泪眼婆娑的,又怕惹顾澈不高兴,就把眼泪摸掉了。

    她咧着嘴傻笑着,“老公,你昨天在警察局可威风了,你把那两个抢我戒指的狗男女骂得动都不敢动了,特别是你说的那句我就算砍死人,你也给我顶着,真是帅呆了。”

    昨天那种情况下,就算前面是火海,乔依然也会跳的,那是唯一能证明她是顾太太的证物了。

    “站好,好好检讨你这几天的行为,给我写五万字的深刻检讨,承认错误,必须手写。”这个小东西是越来越皮了,稍不注意就能翻天了。

    “哦。”乔依然闷闷不乐地答应着,她望了望她可怜的右手,不知道写五万字手会不会断掉。

    五万字尚且能完成,可是赔车的钱要怎么办,乔依然愧疚地望着顾澈,“老公,我赔不起一千万的车。”

    “赔不起,你今天还差点谋杀亲夫。怎么着也得等明天领了结婚证再弄死我,那样我全部的钱都是你的了。”

    明天领结婚证?难道他今天压根就不打算跟她拿证吗?

    “顾澈,你个大骗子,就该让你发毒誓的,你这种十恶不赦的骗子,我怎么会笨到相信你要跟我去领结婚证。你压根就没打算今天跟我领证啊!”乔依然咆哮着。

    “人家都下班了,谁给你发证,你从我身上下来之前,就是五点了。”顾澈俯身用鼻尖摩挲着乔依然的耳朵,“傻。”

    就是这句“傻”,在她看见民政局时候顾澈说的,她怔楞了一会,发怒着,“原来你早就知道民政局那时候下班了,你个坏人不说话,害得我抢方向盘,今天这车钱,我不赔,这是你间接造成的。”

    “顾澈,我不嫁给你了,你压根就做不到不骗我。”气呼呼的乔依然大口大口呼着气,这个顾澈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顾澈睨了他一眼,“你敢。”这个较真的小傻子可真有意思。

    “哼,我就是敢不赔钱,你去告我啊,反正我老公也会给我找律师告得你找不着北。”神气的乔依然是绝对不会朝着恶势力低头的。

    “嗯,原来是不赔钱。嫁给我抵债就好了。”这个小东西是越来越上道了,知道有她老公护着她,不错!

    “谁要赔钱啊,我才不赔,更不要嫁给你这个大骗子。”乔依然叉着腰声明着,像个好斗的公鸡一样。

    口是心非的女人,顾澈看她的眼神写满了不相信。

    “傻子才会嫁给骗子,我又不傻,我才不嫁给你呢。”乔依然为她自己争了一口气。

    这张喋喋不休的嘴,真是好吵,顾澈按着她的双肩,低头就吻上了她。

    “唔……唔……流氓……”乔依然别过了头,大声嚷着,“这位先生,你跟我什么关系,干嘛瞎吻我。”

    “你觉得呢?”顾澈扯掉了他身上的浴巾,乔依然捂着惊讶的嘴,那人鱼线下面,可真丑,“你干什么,赶快穿起来。”

    “吵死了。”顾澈扯着乔依然身上的衣物,很快就攫取了她嘴里的空气,那毫不配合的双手也紧紧抱着顾澈的窄腰,她往他怀里缩紧了,尽可能感受彼此的热情。

    “老公,我好想你。”乔依然软糯地叹息着,和心爱的人做着最亲密的事情,真是太美好了。

    当呼吸急促的两人才刚倒上床,房门就被云姨给敲响了,“开饭喽。”

    “哈哈”,乔依然双颊绯红,窝在顾澈怀里偷笑着,“老公,吃饭啦。只吃一半的感觉,好吗?”

    门外的云姨担心他们没听见,又敲起了门,“阿澈,依然,吃饭了。”

    “正在吃。”乔依然小声地在顾澈耳边说着,她心情大好地逗着顾澈,她总觉得顾澈对这事有着天生的痴迷,不妨逮着机会整整他,顺便报报仇。

    顾澈那灼热到可以燃烧起来的眸光,深深盯着乔依然,然后埋下头,轻轻啄着她两侧的锁骨,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不自觉发出了舒服的声音。

    像是接收到某种讯息了一样,门外的云姨自言自语着,“你们别急,汤好像忘记放盐了。”

    “都怪你,这下云姨该知道我们在里面干什么了。”乔依然抱怨着,她想起身避免让云姨久等,可为时已晚,她已经被扑倒。

    过了很久,当两人从房间出来的时候,乔依然红着脸不敢抬头看云姨,这个顾澈每次都像是要把她给拆了一样,好累,好不舒服。

    反观罪魁祸首的男人,正一脸满足地吃着菜。

    云姨看着两人和和美美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她好奇问着,“究竟是什么事,那天老太爷发那么大火。”

    “有长舌头在老爷子面前讲依然是非,胡编乱造了一堆。”顾澈轻描淡写说着,那长舌头等他领了结婚证再来慢慢收拾。

    云姨点了点头,并没有细问,乔依然好奇问着,“是谁啊?讲了我什么?为什么在我知道假结婚证之后,爷爷就要赶我走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老公难道不是你跟爷爷说了什么他才要赶我走的吗。”

    这个蠢女人,顾澈把筷子握得发出了响声,“我把你给打死,都不会让你走。你的事,以后再跟你慢慢算账。”

    “老公,我又不是算盘,那有那么多账要算啊。”乔依然觉得顾澈这人真奇怪,不让走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她得想个法子,让顾澈以后对她温柔点,不再那么凶她,可是她又没有什么可以要挟顾澈的,除了结婚证那事……

    顾澈有一种他迟早能被乔依然给气死的预感,他放下了筷子,瞪了乔依然一眼,“吃饱了。”

    书房里,顾澈打开了唐浩宇递上来的那些资料,他瞟了眼那资料,“长舌头,还有一出大戏等着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