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毫不走心的偷听-私人婚-
私人婚

第218章 毫不走心的偷听

    乔依然就站在顾澈身后,正给他按摩着肩膀,她依稀之间似乎听到了郑子珺说话的声音,便不动声色地坐在了顾澈身边,还是接电话的那端。

    女人的第六感就是这样,对待所有觊觎她老公的女人,能随时随刻都保持着警惕,她竖起耳朵听着顾澈的电话。

    大嘴巴竟然在他安顿好乔依然之后,主动送上门了,好戏就要上演了。

    顾澈顺势把乔依然搂进怀里,直接把手机按了免提,“明天怡悦大酒店的咖啡厅见。”

    他饶有兴致望着乔依然那不好意思的小脸,明明就很想听这个电话,他按了免提,她反倒还别别扭扭了起来,还想走。

    唐浩宇很是意外顾澈居然没有发火,要知道顾澈压根是不接郑子珺的电话。

    郑子珺生气用下巴指了指唐浩宇,“阿澈约我明天见面,我发现他一直不同意见我,就是你这小助理在中间使坏了,你说你收了其他建筑公司多少钱?”

    生怕顾澈听到了她教训人的声音,郑子珺连忙细声细语,“阿澈,你说明天几点见?我时间完全迁就你。”

    顾澈看着怀里的乔依然,对郑子珺声音的讨厌,还有那握得紧紧的小拳头。

    他觉得他的小妻子,其实压根就不傻也不笨,尤其是有女人靠近他的时候,乔依然像是个警钟一样,马上就能响起警报。

    “下午三点,郑小姐,请把手机还给我助理,我还有事找他。”顾澈语气是客气地有点寡淡。

    当手机交换給唐浩宇的时候,顾澈睨着怀里仍在不高兴的乔依然,缓缓说着,“早点回去休息。”

    “谢……谢……顾总。”破天荒的居然没骂唐浩宇,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顾澈给乔依然夹了一个扇贝,眼里尽是戏谑,“小醋缸,明天要不要去监听?”不知道得知真相的她,会不会感觉到世界的险恶。

    环顾着四周,没人别人在了,乔依然想不承认是她自己都不行了。

    醋缸就醋缸!

    关心自己男人还有错吗?

    紧盯着那些想打她男人主意的蜘蛛精们有错吗?

    没有!

    乔依然底气十足地吃完了那个扇贝,“阿澈是她叫的吗?我不管以前你们是什么关系,你现在是我的,她有脸没脸啊,叫别人老公的小名,臭不要脸的。”

    叫顾澈小名这种事情,如果是男人,乔依然倒觉得无所谓,女人这样叫她就会火了,顾澈可是一个异性好友都没有。

    偏偏这个女人还是郑子珺,是顾澈的前女友。

    “老婆生气的时候真美。”顾澈轻拍着乔依然的头,忍不住在她鼻尖轻轻一吻。

    哼,亲什么亲,吻什么吻。

    分明就是心里有鬼。

    这是想欲盖弥彰吗?

    “顾澈,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你以前那些乱七八糟关系清理干净,我是不会跟你领结婚证的。”那严肃刻板讲道理的幼儿园乔老师又上身了,顾澈刮了刮乔依然鼻子,“那现在就可以去领了。

    “哼,又当我是傻子呢?”乔依然指了指外面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这个小东西,怎么脾气越来越大了,以前不是温温顺顺挺好的吗?

    顾澈慵懒地依靠在座椅上,他的视线一直追随着乔依然,她正在轻手轻脚地收拾着碗筷,怎么感觉这小东西没使劲追他啊,今天居然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没给他。

    “顾太太……”

    “你别理我,小心我用碗砸死你。”

    居然敢当她面跟前女友约着见面,这是在是太过分了,完全不把她这个老婆放在眼里啊。

    可转念一想,电话里顾澈也只是跟郑子珺说了工作的事,并没有谈其他的啊,而且她现在还不是正式的顾太太,心里那刻燃烧的火苗瞬间就熄灭了。

    万一顾澈觉得她太爱无理取闹了,不娶她该怎么办?

    万一,他跟郑子珺复合了怎么办?

    万一,他嫌她太多事,太矫情了该怎么办?

    放下了碗筷,乔依然又仔细用湿巾擦了擦手,她朝顾澈甜甜一笑,直接坐在他腿上,抱着他的脖子,娇羞地看着他,“老公,我刚才太激动了,你别放在心上,其实我很温柔的。”

    “是,挺,温柔的。”顾澈灼灼目光注视着乔依然脖子那块地方,那个“挺”字咬得是那么用力。

    引得她也好奇地望了过去。

    难怪这个臭男人看的眼睛都发直了。

    她睡衣的扣子什么时候开了,关键部位居然还好死不死露在了外面。

    “流氓。”乔依然捂着顾澈的眼睛,低着头快速地扣着扣子。

    顾澈咬着她纤细的手指头,“顾太太这位置这辈子都是你的。”这小傻子真是胆小,发完脾气,又后怕。

    感动的乔依然主动吻上了那薄唇,热情的两人拥吻着回房,又是一个迤逦的夜晚。

    翌日,顾澈出门的时候,故意询问乔依然,“顾太太,今天需要给你安排卡座查岗吗?”有些事情她知道了,未尝不是好事。

    顾澈反正是一点也不介意乔依然去旁听的。

    “哼,顾太太很忙,以后要约,得提前一个礼拜。”越是让她去,她偏不去。

    “不怕你未登记的老公被勾走了。”这话可真戳乔依然的心窝子,她杏目圆瞪,“你敢,小心我砍死你们。”

    “小傻子,你应该说,等我们领了结婚证,你再砍死我,这样我的钱全是你的了。”顾澈一边整理着衣袖,一边逗着乔依然。

    又说她是小傻子,她是哪里傻了?

    “顾澈,你才傻,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又不是你的钱,你要死了,我要你的钱干嘛,你才是十足的大笨蛋。”

    神气的乔依然双手抱着胳膊,“顾太太今天有约,没空给你做晚餐。”

    望着后视镜里的乔依然,正对着他车子的方向高兴地挥着手。

    思绪就是这么回到了他只有五六岁的时候,那时候他妈妈还在家当全职主妇,顾海峰每天上班之前,他妈妈就会牵着他站在乔依然所站得那里,朝着顾海峰的车子挥舞着手臂说着再见。

    那刻,顾澈突然很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他给乔依然打过去一个电话,“我们领证后,马上就要一个孩子。”

    “好。”软懦糯的声音可真好听。

    后视镜里,那个娇小的身影用手捂住了脸。

    乔依然今天是的确有事,只是还没确定好跟高雅澜去哪里碰头,她们需要商讨一下一个慈善活动的蛋糕细节。

    到了十点的时候,高雅澜打来了电话,“依然,我们今天是去你们店里商量细节还是约在其他地方?”

    “我听说怡悦大酒店的露天咖啡厅还不错,这个季节喝着咖啡晒晒太阳还是不错的。”乔依然心虚地提着意见。

    这个理由真的好牵强,乔依然尴尬地笑了笑。

    怡悦大酒店?

    那不是顾澈的酒店吗?

    他可是警告过她不许她接近乔依然,而她现在主动送上门去他旗下的酒店,会不会太跌份了。

    “你是想借着谈工作接近你老公吗?”高雅澜故作轻松说着,其实她也想见顾澈,只是当年分开时,话说的太过决绝,也不好再相见了。

    乔依然觉得高雅澜那种女神级别的女人,应该会有一些恋爱经验,“高小姐,我发现我老公的前女友阴魂不散缠着他,他们今天会去那里谈工作。”

    “顾总的前女友?”高雅澜怔楞了,她压根就没联系过顾澈,怎么可能是她,听说顾澈后来也没交女友,而是直接结婚了,她好奇问着,“确定是前女友?”

    “是的,讨人厌的前女友,但是我觉得但工作是假,那个郑子珺想勾引我老公是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