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怕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219章 怕了?

    顾澈的前女友?

    怎么可能是郑子珺,顾澈可是最烦这个郑子珺了。

    以前他们还是同学的时候,郑子珺可是当众被顾澈拒绝过n次了。

    居然这么多年还不死心,在高雅澜和顾澈在一起的那些年里,那个郑子珺可没少做梗,最后闹到分手收场,也不得不感谢郑子珺的推波助澜。

    高雅澜原本还有点顾及到顾澈,所以不太想去怡悦大酒店,但是在她听到郑子珺这三字的时候,她坚定了要去的心。

    这么多年不见,不知道那郑子珺的厚脸皮到了什么程度。

    “那就怡悦大酒店的露天咖啡厅吧,几点见面好呢?”

    “他们三点见,我们三点十分见好不好?高小姐,做这种事情是不是好丢人,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乔依然倒是直接说出她的想法。

    高雅澜顿了顿,才同意,“那三点十分见。对待你自己喜欢的人或是物,一定不能轻易放弃,每个人都有捍卫自己喜欢的东西或是人的权利,加油。”

    “谢谢高小姐,我好像突然有了勇气。”

    下午三点,当顾澈和郑子珺入座的时候,顾澈点餐的时候,依靠在座椅上,扫视了他视线范围内的地方。

    有些意外,那个小东西居然没来。

    那醋恨不得吃到方圆十里外的酸气,居然就说不来就不来了,她这是什么追人态度。

    不来也好,他也不用担心他凶残的一面被乔依然看见,会吓到她。

    点完咖啡之后,郑子珺迫不及待地向顾澈推销着她手上的那个合作案,顾澈瞟了眼那合作案,才说,“我带回去研究研究。”

    这份买卖郑子珺可是十拿九稳的,她自信满满对顾澈说,“y国的马路和各种市政大楼都是我们郑氏地产负责的,我们郑氏在y国的社交能力是其他企业无法能及的。这份买卖负责你赚钱。”

    蔡媛媛亲口对郑子珺说亲眼见到乔依然被赶走,她才放心飞去塞舌尔度假的,郑子珺想肆无忌惮地触碰着顾澈的手,想再次跟顾澈示好。

    当她那水晶手指才靠近顾澈时,他动作很流畅的把合约合上了,给摆到了另一边,“我带回去跟董事们商量商量。”

    “这个项目我保证你百分百赚钱,风险全部都是y国承担了,我们只需要坐享其成。”

    这么诱人的条件可是她郑子珺牺牲很大利益才换回来的,不过为了顾澈,那也值得。

    除非是一本万利的骗子行业,否则谁会如此嚣张到敢说百分百赚钱,顾澈修长的手指在文件夹上点了点,“dl的老股东或许会满意你的方案,不过他们有些磨蹭。”

    “行。我愿意等,十几年我都等了,不差这几天。”原本顾澈就该属于她郑子珺的,要不是以前的高雅澜,现在的乔依然,他早就跟顾澈双宿双飞了。

    想起高雅澜,郑子珺就觉得倒胃口,她真是个让人倒胃口的女人,十几年如一日的倒胃口。

    顾澈开门建山地把他所收集到的一切资料仍在了郑子珺面前,“年纪越大,手段也越多了。”

    郑子珺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尖如鬼爪的手指伏在那厚厚的牛皮纸包装袋上,“阿澈,这是什么?”

    “叫我顾总。”顾澈把牛皮纸资料袋打开,印入郑子珺眼帘的就是那些她找人送去顾家老宅的照片。

    顾澈手机里还播放着她跟璀璨珠宝的肖经理的交易电话。

    “肖经理,我可是有着你跟我朋友联合亏空璀璨珠宝的证据,这样,你帮我做件事,我就帮把高利带还上……

    ……

    那些交易的细节,还有交易的时间地点,让郑子珺整张脸都绿了,她死不认错,“阿澈,这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你知道的,我从十几岁就开始喜欢你了。”

    “哼。”顾澈冷嗤,他难得跟她废话,“坐牢,还是选择永久呆在y国。”

    “一定要对我这么残忍吗?那个乔依然除了年轻点,又什么好的?明明我无论在家世上,学历还是……”

    这个女人真是烦死人了,顾澈眯了眯眼,鹰眸里透着戾气,“我太太的优势就是年轻,年轻到不会算计人,幼稚到误入了你们的圈套,不过没关系,她男人是我。”

    “乔依然她压根就不是你太太,你们明明连结婚证都没有,我有什么比不过她的?”

    “凭你。差远了,你连她亿万分之一都比不上。”顾澈双手合十,冷嗤着,“他是我顾澈唯一的顾太太,你只不过是个只会在她背后小动作的人。”

    “现在是下午三点二十,六个小时候,会有飞机送你去y国,同时也会有警车等着你,去哪里你自己选。”

    “我不去,y国常年接近50度,我不要变成非洲人,我不要变成黑鬼。”

    “威胁,诬陷,恐吓,骚扰,联合做假账,加一起做个十几二十年的牢,也还是不错的。监狱里面的生活是那么丰富,有人陪你打麻将,唱歌,跳舞……”

    冷肃的语气,可以杀人的眸光,让郑子珺觉得她就算做一天牢也会被顾澈找人折磨死的。

    一辈子待y国或是坐牢,足以让骄傲的郑子珺土崩瓦解了,她以为天衣无缝的完美作战攻略,竟然就这么凄惨的结束了。

    她不甘心,非常不甘心,却又不得不尽快做出决定,“我去y国就是了。”

    “阿澈,还不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才……”垂死挣扎的郑子珺让顾澈格外觉得恶心,他打了个响指,就有保镖把郑子珺给拎走了。

    顾澈始终就没有看她一眼,任凭保镖对她不客气。

    她那杀猪般地哭喊声,“阿澈,阿澈,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能……”

    躲在花坛后的乔依然和高雅澜都好奇看着郑子珺是不是真的走了,她俩勾着脖子看得太入神,一不小心就暴露了。

    顾澈瞟到了那隐藏在花坛后的两个身影,他直接把乔依然给拎出来了,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捏着她下巴问,“怕了?”

    说不怕是假的,顾澈那渗人的声音和可以吃人的样子,躲在花坛里的她可是生怕被抓包了,然后被顾澈给直接捏死,她摇了摇头。

    刚才躲在花坛边,究竟他们说的那些什么证据,陷害是什么东西啊,她压根就不知道,她总感觉事情是与她相关的,可是他们说的话她却又听不懂,真的好奇怪。

    “那叠是什么?”乔依然才走上前,就看到了她和郑彦在路上走着的照片。

    她很怕顾澈会误会,“老公,这是我那天从民政局查完我的婚姻状态,发现我是单身的状态,我太伤心了,才会对着他哭,我……”

    “废话真多,回家。”顾澈扯过那桌上散乱的文件夹,既然很多事情乔依然并不知道,就算了,让她生活在一个稳定单纯的世界,也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至始至终顾澈都没有用正眼看过高雅澜一样。

    可乔依然一心想让高胜男跟他们一起走,毕竟高胜澜陪她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情,她可不能事成之后就不管她了,“老公,我们送送高小姐吧。”

    顾澈不语,高雅澜心里凉了一截,她望着顾澈的说着,“我男朋友来接我,谢谢你们。”

    “原来有帅哥接,那我们就先走啦,高小姐,改日再约,我会给您满意的图案的。”乔依然笑嘻嘻对着高胜澜说,她笑得是那么的真诚。

    而顾澈一点反应都没有,高胜澜望着他们的背影很难受,心里感叹着,“阿澈,你的眼里已经完全都没有我了吗?”

    当她回国,看到顾澈已经娇妻在怀的时候,她劝她自己放下过去,重新好好开始生活,当她决心要好好开始新生活的时候,她却得知他现在其实是未婚的身份。

    究竟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

    是该继续安静得走开,还是应该再次争取一次?

    多年前她高傲地对顾澈说,“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见面,我的事情也不需要你来插手。”

    难道她要破坏当时的誓言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