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暴风雨来临-私人婚-
私人婚

第221章 暴风雨来临

    为什么一向温润的郑彦说话怎么这么不客气,虽然顾澈骗了她,可是她本能的就是想维护顾澈,可又想不出反驳的话,只好闷闷不乐地低着头望着杯子里的褐色咖啡。

    乔依然以前只是觉得顾澈莫名讨厌郑彦,她今天突然发觉郑彦也不喜欢顾澈。

    “依然,有件事,我一直都很想告诉你。”郑彦的手慢慢地朝着乔依然的手边挪动,但却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嗯。什么?”乔依然茫然地抬头望着郑彦,她双手相互交叠在一起。

    “我从很小开始就喜欢了你,长大后我害怕我只是被小时候的童年记忆所影响,所以我才一直憋着不让你知道,直到我最近几个月我才知道我是真的爱你,不是为了小时候的感情,是男人对女人的爱情。”

    乔依然显然是被郑彦这番说辞给吓住了,她黑如葡萄的眼眸瞪得圆圆的。

    她想说些什么,可半张的嘴就保持这个动作,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依然,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说过长大要嫁给我的事情吗?”郑彦看着乔依然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他试图缓解气氛。

    “还记得吗?”郑彦循循善诱着,希望能唤起乔依然小时候对他的眷恋,他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用,就是想尽一切努力得到乔依然,尤其是在她是单身的时候。

    “哈?”乔依然愕然,小时候她的确是这样说过,可那是不懂事的小时候啊。

    郑彦眸底闪过一丝落寂,他有些激动,她该不会把以前都忘光了吧。

    “难道你不记得了吗?在你最爱的秋千旁,你说过你长大要嫁给我的,难道你都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了吗?”

    小时候的事情,她又怎么不记得呢?尤其是那个秋千,可是承载了她所有的伤心难过和委屈,她为难地咬了咬下嘴唇,“记得。”

    “记得就好。”郑彦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多怕她说她忘记了。

    看着郑彦由紧张变得高兴,乔依然想解释,却又被郑彦打断了。

    “依然,我爱你。是成年男人对女人的感情,不是小男孩保护小女孩的感情。”他双手缓慢地握住了乔依然交叠着的双手,他深情万分又珍重地看着她。

    或是害怕被拒绝,郑彦忍不住强调,“是真的,你要相信我。”

    什么?

    她没听错吧?

    郑彦说他爱她?

    他怎么会爱她?

    如果郑彦只说了一次,那么她还有可能听错,可是他都说了两次,而且两次她都是清清楚楚地听清楚了。

    他清清楚楚地说,他爱她!

    她是已婚妇女啊?

    而且他们之间不应该是单纯的兄妹情吗?

    她一直都是叫他“童哥哥”,那就真的是把他当哥哥来看的,她也以为他也是这样想的。

    乔依然瞪圆的黑眸仍旧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话,她尴尬地笑了笑,“童哥哥,我好像有点不舒服,耳朵刚才好像有点幻听。”

    她觉得很不可思议,郑彦怎么会喜欢她呢,一定是她听错了,就算他说了两次,也一定是她听错了两次。

    郑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望着乔依然的眼眸,再次郑重宣布,“我,郑彦,爱,你,乔依然。你没有听错。”

    说话的同时,郑彦握着乔依然的手不由得加大了力度,他像是很怕乔依然跑掉一样。

    这下子当面锣对锣鼓对鼓的,乔依然想假装听错或是幻听也不行了,她想再次申明她是已婚妇女,她爱的人是顾澈。

    可当她话还没说出口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熟悉醇厚低沉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一个干净的热毛巾,一杯热的美式咖啡。”

    那咬字尤其格外强调了“干净”和“热”,像是要把某样东西给烫熟一般,他说话的口气也很冷厉。

    蓦地,她身侧的座位就多了一个颀长身躯,她后背不由得冷汗涔涔。

    那淡淡的薄荷味,让乔依然短暂短路的大脑立马就恢复了清醒。

    这个男人是顾澈!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是已经看着他开车走了吗?

    为什么他突然回来了?

    他该不会听到了郑彦刚才说的话了吧。

    “完了,完了,这下子顾澈一定会误会的,他肯定又要发神经。”乔依然在心里感叹着,他千万不要听见了。

    “老公,不是你想的那样。”乔依然秀眉紧蹙,她手足无措地想攀住顾澈的胳膊跟他解释。

    可是她发觉她的手动弹不了,而且顾澈凝着桌面的眸光完全就是要喷火了,乔依然顺着他的视线望了去,才发现郑彦正双手握着她的双手。

    上次郑彦就扶了她那么一下,他就发神经扔了她的昂贵礼服,还用酒精给她的手消毒,还把她按在花洒下洗澡……

    她下意识地就把手往外面抽,嘴上着急地跟顾澈解释着,“老公,我跟童哥哥……”

    未等她说完%2c顾澈那冰冷如潭的眸光扫了她一眼%2c就让她瞬间从脚底凉到了头顶。

    下一秒,顾澈不由分说地把她的手从郑彦的手里给扯出来了,他抽出方巾给乔依然仔细地擦着双手。

    她眼睛都不眨地紧盯着顾澈,焦急地解释着,“老,老公,我们只是兄妹关系,你别误会了。”

    “哈,兄妹?”顾澈幽深不见底的眸子凝着郑彦,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他凝着郑彦的眸光都能喷火了。

    乔依然只觉得她手心里的发凉,他一定是很生气了,这该如何是好?

    郑彦讪讪地把放在桌上的手收了回去,他疼惜地望着乔依然那害怕的模样,又丝毫不畏惧地回望着顾澈。

    两个男人的眸光在空气中,电光石火的。

    这时候,服务员把顾澈点的热毛巾和热咖啡送了上来,顾澈拿起热毛巾,那热毛巾上还透着热气。

    眼见顾澈拿着热毛巾就要碰上乔依然的手了,郑彦忍不住阻止,“天气这么热,热毛巾会烫伤依然的手。”

    同时,顾澈感受到他大掌里的小手微微发颤了,他眯了眯狭长的鹰眸,淡淡地瞥了一眼郑彦,那眼里全是对郑彦的嘲讽和不屑。

    “热毛巾消毒好。”乔依然主动把手朝热毛巾放了过去。

    顾澈嘴角微勾,这小东西是越来越懂他了,看着郑彦那灰头土脸的的模样,他很是满意。

    今天这样的局面让顾澈不误会都难,她不愿再次看到顾澈对郑彦和她发火,只想息事宁人。

    可当她的手在快碰到热毛巾的时候,却在热毛巾和她的手之间,多出了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

    只见顾澈用热毛巾把他的双手擦了一遍,带热毛巾没有那么多热气之后,才给乔依然试探性地擦了一根手指。

    他像是如获珍宝一样对待着乔依然的手,轻轻柔柔的,他抬眸轻声问,“烫吗?”

    这种情况下的顾澈,不是应该大发雷霆,然后臭骂她一顿吗?为什么他看起来这么镇定,这让乔依然心里只发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