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意外的收获-私人婚-
私人婚

第223章 意外的收获

    “依然,既然没忘你为什么还要待在他身边,你这样无名无份的跟着他,他迟早有一天会甩掉你的。”

    郑彦是压制住心里的恐慌说出这句话的,他不知道当面跟顾澈翻脸会导致什么后果,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最担心的就是乔依然,她会不会继续执迷不悟下去。

    如果今天他郑彦退缩了,只怕乔依然会越陷越深,最后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里,他舍不得,也不允许。

    顾澈睨了一眼郑彦,乔依然屏住呼吸,生怕顾澈会拿起桌上还冒着热气的咖啡杯对着郑彦砸过去。

    她全是冷汗的小手,按住了顾澈的手,顾澈挑眉垂眸看着身旁的女人,嘴角上扬,“顾太太,你的童哥哥说的很有道理。”

    “你的童哥哥”,这五个字是顾澈咬牙讲出来的,他按住心里的不悦,这个时候跟他小妻子发火是多么的不明智,他才不会上了郑彦的道,让郑彦尽享渔翁之利。

    这番话听得乔依然是胆战心惊的,她按在顾澈手背上的手指也禁不住打了好几次哆嗦。

    “不是的,老公,不是的,我不是那样认为的。”乔依然怨念地横了一眼郑彦,他今天是专门来捣乱的吗?

    “不愿跟我领结婚证,原来是想着以后甩了我。”顾澈朝着乔依然淡淡一笑,他深邃的眼眸更加让乔依然看不明白了。

    他很少笑,尤其是在这种本该生气的时候,他的笑容就更加让她恐惧不安了。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故意嘲讽她吗?

    对于他这样的冷嘲热讽,乔依然倒是愿意顾澈直接凶她一顿来的痛快。-

    她手心里的冷汗都滴落在他的手背上,顾澈用着纸巾把她手心里的冷汗全部给擦干净了,“老公,你知道的,我怎么舍得离开你,我那么爱你。”

    着急的乔依然,鼻梁上尽是细丝丝的冷汗,今天的天气明明是艳阳高照,为什么她会觉得彻骨冰寒的。

    这样的顾澈也让郑彦有点不理解了,按照他对顾澈的少有了解,他扶一下乔依然,顾澈就恨不得把他吞了,反倒是他跟乔依然表白,顾澈尽然能够如此平静。

    这样城府深的男人,单纯的乔依然又怎么是他的对手,他究竟是对她下了什么蛊,竟让乔依然如此舍不得离开他。

    “依然,你趁早离开他,到我身边来,他能给你的一切,我也能给你,我能给你的真心,他给不了。”

    郑彦望着乔依然说完,便不卑不亢地瞪着顾澈,无论如何以后也不要再让乔依然受顾澈的欺骗了。

    彩色泡泡再美,也会有破掉的一天,像顾澈这样攻于心计和计谋的男人,又会有多少真心用在乔依然身上,等到顾澈厌倦时,乔依然那凄惨的样子,郑彦一想心就会无法呼吸了。

    “郑彦你先走好不好。”乔依然低吼着,这个郑彦今天非要让局面这么难堪吗,他一向不是最会为人着想的吗,“你今天是吃坏什么了吗,为什么要说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话。”

    “依然,我不走,除非你跟我一起走。”郑彦的手朝乔依然伸了过去。

    瞬间,乔依然只觉得腰间的大手远离了她的腰,难道顾澈误会了吗?

    他会不会不要她了?

    焦急的乔依然怒视横了一眼郑彦。

    她看到顾澈抽出右手搅拌着咖啡杯里的咖啡,乔依然目不转睛盯着顾澈,她想解释,却又怕越解释越说不清楚。

    “二公子,顾某人还活得好好的。”顾澈不紧不慢地把手里的咖啡杯端了起来。

    他端咖啡的弧度有点大。

    就知道他一定会发火的,乔依然担忧着那杯热咖啡会被顾澈直接泼到郑彦的身上,她慌忙之间捉住顾澈放在半空中的手,“老公,不要。”

    随即她又扭头,紧蹙着眉头再次低吼,“郑彦你赶快走好不好?今天的事,我们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不走,我不会看着你一步步跳进他布置的圈套里。”执迷不悟的依然,他要怎么办才能让她清醒过来。

    顾澈冷眸扫了一眼乔依然,他那如海洋一样浩瀚无边的深邃眼眸实在让她捉摸不透,她犹豫了一小会,松开了按住他的手。

    咖啡并没有朝郑彦泼去,而是被顾澈优雅地送入了口中,乔依然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多想有个人来告诉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尴尬局面。

    为什么郑彦会突然来表白,为什么还被顾澈听到了。

    薄唇轻启,“二公子,你说的那些,我顾某人拥有的只会比你多不会比你少。”

    论财富,郑彦远远不是顾澈的对手,他只是一个拥有一个地产大王的爸爸而已,而顾澈却依靠他自己的实力创建了一整个属于他自己的商业帝国。

    郑彦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心里底气不足,但说话还是尽量保持着不服输的气势,“依然她不是个贪钱的女人。她要的是一颗完整对待她的心,一份踏实不含杂质的爱情。”

    臭小子倒是很了解他的女人。

    顾澈斜瞥了一眼乔依然,她正茫然不知所措地盯着他,他喜欢她眼里只有他的样子,“难不成二公子以为顾某人有自虐倾向,会放个不喜欢的人的在身边。”

    这是一场两个男人毫无硝烟的战争,作为旁观者和事件核心的乔依然在一旁捏了一把冷汗静静聆听着。

    刚刚顾澈说的“不会放个不喜欢的人在身边”,那意思是不是就是他是喜欢她的,所以才会一直催促着她去领结婚证。

    乔依然欣喜若狂,方才惨白的一张小脸,逐渐有了血色,她黑如葡萄的大眼睛闪烁着意想不到的兴奋。

    她料到顾澈会凶她,会挖苦她,甚是又会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出来,但是万万没想到她会听到顾澈说出这样一番话。

    认真的男人可真帅气,这句让乔依然心神荡漾的话,顾澈是用很平淡的口气说出来的,像是日常习惯一般。

    望着乔依然沉醉在顾澈的甜言蜜语里,郑彦只觉得心里某处像是被刀割一样难受,他才不会相信顾澈说的这番花言巧语,顾澈若是真的爱乔依然,为什么不肯公开,又不肯举行婚礼领取结婚证。

    这种种的现象表明,顾澈压根就只是想玩玩乔依然而已,他不能让顾澈的奸计得逞,“既然依然现在是单身的身份,我就有权利追求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