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你看镜子-私人婚-
私人婚

第225章 你看镜子

    服务员端着一缸清水,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顾澈,桌上被赵馨茹摧毁得像是战场一样。

    顾澈朝服务员勾了勾手,他把沾满玻璃碎屑的手放在清水里浸泡了一下,却仍不见他的小妻子来关心他。

    她黑如葡萄般的大眼睛正好奇探究地望着赵馨茹和郑彦的方向,顾澈干咳了两声,他把手从玻璃刚拿出来的时候,故意甩了几滴水滴到了乔依然的脸上。

    “啊?”乔依然摸了摸脸上的水滴,自然而然地瞄了瞄水滴甩向她的方向,她看到了顾澈一双湿漉漉的手,才把视线移到顾澈的身上,“老公,你的手。”

    “死不了。”顾澈平静地回应着,这个小东西居然当着他的面关心别的男人。

    生气了吗?

    总算生气了,可是她悬着的心并没有落下来。

    乔依然瘪了瘪嘴,她一手拿着毛巾,一边细心地检查着顾澈手上还没有残余的玻璃渣。

    她生怕玻璃渣还没洗干净,就扳起顾澈的手迎着太阳的方向认真地检阅着,毕竟玻璃对着太阳会折射,会闪光,万一有残渣留在手上就会割伤顾澈这线条优美骨节分明的大手了。

    阳光洒落在她漆黑如墨长发里,使她整个人看起来是异常的温柔贤淑,他的小妻子的美好永远都只会属于他一个人。

    他的手插进了她细软的头发里,那张小脸抬起紧张兮兮地抬起,那黑溜溜湿漉漉的大眼睛也忘记了眨眼,“老公,我带你去洗手间冲洗一下好不好,流水的冲力可以让那些看不见的碎渣全都冲掉。”

    洗手间?

    顾澈挑了挑眉,去洗手间冲洗一下,这主意似乎还不错,他点了点头。

    坐在他们对面的赵馨茹抱着郑彦的头还在拍桌子对偷拍他们的人叫嚣着,顾澈起身的时候,做了个手势,便有个黑衣保镖走了出来。

    他吩咐黑衣保镖两句之后,不一会功夫就有更多的黑衣保镖出来了,他们礼貌又强势地让那群偷拍的人把照片删除了。

    以防万一,偷拍到了赵馨茹和郑彦,就很有可能把他和乔依然给偷拍了进去,顾澈还不打算让乔依然面对舆论的检阅,就得保护好乔依然不被曝光到公众视线中去。

    去洗手间的路上,乔依然是把顾澈的手臂抱着的,原本顾澈想抱怨,“你男人又不是残废了。”

    身后是郑彦嫉妒的眼神,顾澈便觉得这种福利也不错,就任由乔依然大惊小怪地抱着。

    乔依然想着顾澈身份特殊,便没有带他去对外的洗手间,而是带着他去了员工的**洗手间里。

    这个洗手间位于二楼,两旁是员工的休息室,窗外可以看到露天的座位。

    为了防止有人进来打扰他们清洗玻璃碎渣,乔依然带着顾澈进了洗手间之后,便把洗手间的门给反锁了起来。

    “老公,你热不热?”乔依然才锁上门,就觉得满脸汗了,她把换气扇给打开了,可还是觉得好热。

    这个卫生间,并不是很透风,又没有空调,虽然现在已经进入九月了,可温度还是盛夏时节的高温。

    顾澈并没有回答,他的眸光锁着乔依然那小小的身躯,他的手附在西装外套的扣子上,他余光扫视了一圈这个员工洗手间,居然没有空调。

    “老公,我来帮你。”乔依然用手背摸了摸鼻梁上的汗,就把手放在了顾澈的手边,就帮他解扣子。

    孤男寡女的洗手间里,女人正低头在为男人解着西装外套的扣子,男人喉结微动,尤其当乔依然解完顾澈的外套,又踮起脚双手搭在顾澈的肩上。

    她软糯糯的声音问着,“老公,还热吗?要不要把衬衣扣子也给解开。”

    两人的身高差,使乔依然在踮起脚的时候,她身子的重心全都依靠在男人精壮的躯体上了。

    单薄的衣物,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紧贴着顾澈的肌肤,他吞了吞口水,声音暗哑,“要。”既然邀请他,他是不会让她失望的。

    他现在想要她。

    今天的乔依然,鞋子是一点跟也没有,踮着脚又很容易重心不稳,两颗扣子解完之后,她整个人就耷拉在了顾澈的身上。

    “老公,手给我,我给你冲洗一下。”乔依然总算让她的脚底板一起回到了地心表面。

    当她抱着顾澈的手在洗手台冲洗的时候,发觉她的背部一阵炙热,下一瞬间,有重物贴在她背后了,腰也被一把搂住了。

    洗手池的镜子里,乔依然正用流水冲洗着顾澈的一只手,她背上趴着顾澈,他那只没沾玻璃碎屑的手紧紧地搂着她的腰。

    这种姿势看起来实在是太别扭了,万一被人看见一定误会他们在做些亲密的事情。

    乔依然下意识地望向洗手间的门,她头顶响起低沉暗哑的声音,“你进门的时候就反锁了。”

    顾澈垂眸看着他傻乎乎的小妻子,这个女人真是傻得太可爱了,他把头搁在她瘦弱的肩膀上,闭着眼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差点忘记了。”乔依然恍然大悟地笑了笑,就继续低下头给顾澈继续冲洗着伤口。

    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她还是少说话比较好,虽然她很想要顾澈别贴在她身上,这样使他们两人都很热。

    今天的她,身上除了那自然的香味外,似乎还多了一股淡淡的奶油香,顾澈闭眼仔细嗅了嗅,手搂着乔依然的力道更大了,薄唇也忍不住咬了乔依然的耳垂。

    “啊。”乔依然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镜子里她满脸通红,给顾澈清洗手的动作瞬间僵住了,她手一滑,顾澈的手便落到到了半空中。

    洗手间里只有那流水的声音和“轰隆隆”响个不停的换气扇的声音。

    密闭的空间里,两人的心跳声是那么的明显,顾澈把手都没擦干就直接钻进了乔依然的衣服里。

    “老婆,你看镜子。”顾澈邪肆地咬了一口乔依然的后颈,他用头推了推乔依然的头。

    镜子里双颊绯红的女人,她的动作很怪异,弓着身子在洗手台前,她身后是一个虎视眈眈想要吞噬她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