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反常的男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227章 反常的男人

    正当两人身体燃烧到火热的时候,顾澈逐渐松开了乔依然,把她从他自己身上放到了地上。

    “自己把衣服穿好。”

    这小东西不配合,他不高兴,她主动配合了,他也高兴不起来。他心里还有着不爽,他能感受到他碰乔依然的时候,恨不得把她揉碎揉进骨血里。

    终究还是怕他自己会弄疼了她,于是就选择了喊停,他越来越舍不得对她凶,只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她,让她能开心地生活,可惜这个小白眼狼理解不了他。

    突然离开了那坚实的臂弯,乔依然有些不适应,呼吸也不顺畅,心跳得更快了,她慌忙用手捂着了那半开的衣服。

    半露的身体让她觉得很羞涩,虽然跟顾澈坦诚相见过无数次了,可生性害羞的她还是选择转身背对着顾澈穿衣。

    当她收拾好她自己的时候转身就看见顾澈正弯腰在洗脸,乔依然见状就拿起纸巾候在一边。

    待顾澈洗完脸直起身子的时候,他脸颊上还滚动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耀眼。

    他鬓角和额前的头发湿漉漉的,乔依然被这副美男出浴图惊呆了,拿着纸巾的手悬在半空中也忘记要给顾澈擦脸了。

    顾澈在镜子中看见了一脸花痴的女人,用余光瞟了她一眼,就把她手上的纸巾给抽走了。

    “啊!”乔依然感觉到手上被抽走了什么,她也渐渐回了神,才想起来她是要干什么,她把手放在那狂跳不停的心脏处,“老公,我来给你擦。”

    当乔依然伸手拿起纸巾打算给顾澈擦脸的时候,他直接避开了,让她扑了个空。

    她有些失落,无趣地摸了摸她自己的左脸,“老公,你别生气好不好,你也知道我笨,我一时半会没能明白你的用意,我不是故意要拦着你的。”

    顾澈没理她,转过身子掏出了根烟点燃,乔依然蹑手蹑脚朝他走着。

    “站住!”醇厚如大提琴的声音响起,语气冰冷,乔依然放下了抬起的脚步,站在原地,她瞧着那挺拔的背影,心里有些难受。

    他的用意被她所误解,生气也是再所难免的。刚才明明他都反应那么大了却又在感觉正浓的时候停下来。

    他是不是很讨厌她了?

    “老公……”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呵斥住了,“闭嘴。”

    顾澈又狠狠吸了一口烟,洗手间里瞬间就烟雾袅绕,当烟雾飘满整个洗手间的时候,乔依然被烟味呛得只想咳嗽,但她又怕发出声响让顾澈烦,就用手捂着嘴巴,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可她还是忍不住轻轻咳了一声,此时的顾澈抽烟的动作顿了顿,脑海里浮现了当时他们在怡悦大酒店第一次谈判的时候,这个小东西被他的烟熏得睁不开眼的动作。

    从那时候开始,她乔依然就注定逃不脱他了,顾澈按掉了那还剩一半的烟。

    待他的身体逐渐冷却,某处恢复了正常后,他才转身,径直朝着门外走了去,路过乔依然的时候看都没看她一眼。

    “老公,等等我。”乔依然小跑着跟在他身后,她伸手想去握他的手,可他把手放在了口袋里。

    她只好跟在他身边,这男人生气可真不好哄。

    蓦地,顾澈停下脚步,瞟了乔依然一眼,把车钥匙递给她,“去车上等着。”

    “好。”乔依然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一下,他是不是没那么生气了,但他给她车钥匙的时候,又故意不触碰到她的手,像是在避讳什么。

    拿上车钥匙的乔依然,并没有马上朝车子走去,而是探究地看着顾澈,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郑彦和赵馨茹,“老公,我要不要过去跟他们说声再见,再走。”

    低气压的某男,斜昵了她一眼,“没这个必要。”

    她想说她这样临时走,又不打一声招呼有点不礼貌,可是看着他那沉沉的眸光,便放弃了,就乖乖地拿着车钥匙回了车上,还给赵馨茹发了信息“我先走了,改天约。”

    顾澈回到座位,点了一杯冰咖啡和牛奶,才缓缓道出,“依然有事先走了。这餐我请客,你们随意。”

    对乔依然临时不告而别的举动,郑彦觉得其中一定是什么猫腻,他警告着顾澈,手上的拳头握得紧紧地,“你要是敢伤害依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操心。你还不够格。”最后半句顾澈语气特意加强了语气。

    赵馨茹试图缓解着气氛,为了不让这两个男人继续对峙,她佯装生气地往郑彦怀里钻,“亲爱的,我好开心,因为太爱我,所以也格外关心我的依然妹妹。以后不许关心依然妹妹,我会吃醋的。”

    这“妹妹”两个字,赵馨茹可是吐词的既清晰又大声。

    在场的三人,心里都很清楚,赵馨茹和郑彦的恋人关系是假的,彼此心照不宣只是为了局面不难么难看而已。

    服务员把打包好的饮品给顾澈送上来之后,他便留下了几张红色大钞,就先告辞了,起身临走的时候,他睨了一眼郑彦,“敢有下次,绝对不会像这次这么客气了。”

    他居高临下的样子,就像是古时候的皇帝对待大臣宣布圣旨一样,容不了郑彦说不。

    明知道乔依然和顾澈并没有结婚证,可在面对顾澈的时候,郑彦还是很底气不足,除了乔依然心里只有顾澈,还有那就是他和郑彦的势力悬殊差别。

    现在的他还没有实力与顾澈去抗衡,他心底暗暗发誓,迟早有一天会比顾澈还要有能力。

    望着顾澈走远了的身影,赵馨茹便对着郑彦开始发怒了,她扯着纸巾使劲地擦着嘴,又用咖啡漱着口,“我真是为了乔依然那死丫头可以上刀山下火海了,居然连你也亲的下去。”

    这个叽叽歪歪的郑彦,可是她从小就看不顺眼的。

    她边说,边往远离着郑彦的位置坐着。

    “哼。”郑彦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认识你这么多年,我还以为你收了顾澈的不少钱来做这次戏。”

    赵馨茹把擦嘴的纸巾朝着郑彦丢了去,“还不是你抽风表白,我一时半会想不出好的计谋,只得吻住你,让你的嘴消停。”

    她没好气地翻着白眼说着,“依然结婚了,她没结婚的时候,你不是还在玩着同事的戏码吗,那时候干嘛不表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