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控制权-私人婚-
私人婚

第23章 控制权

    男人像是知道乔依然会找他谈判一样的,他摊了摊手,深邃不见底的鹰眸注视着女人,他眸光像是在挑衅一样,“那又怎样。”

    既然知道她老公已经把事情摆平了,这个男人怎么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那些欠款,协议通通作废,我爸爸说钱已经被我老公还了。”

    老公?这个称呼似乎还不错。

    带有女人独特馨香味的小手伸到了顾澈的面前,“所以协议应该作废,你还我协议。”

    早已猜到乔依然会如此说了,他慵懒地依靠在大班椅上,修长的手指指了指乔依然,又指了指他,最后他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击着。

    “控制权。”他悠然自得地看了看乔依然,又从抽屉里拿出了那串白玉手镯。

    这个该死的鸭子先生,真是不能小看他,就算家里人债务事件结束了,还有这个顾家的传家宝。

    真是让乔依然不得不抓狂。

    乔依然勾着身子,踮着脚趴到了他的书桌上,可男人那会如此轻易地就把手镯给她呢?

    瞬间,就立马被放进了书桌下面的指纹保险柜。

    惹得乔依然眼红,又让她手足无措极了。

    “那,那,高利贷的事情不是都解决了吗?所以协议应该更改一下,就只有手镯的欠款。”乔依然说完咬了咬下嘴唇,真是想跟这个鸭子先生剥离开来怎么就难么难。

    100万,她哪里去找这么多钱,尤其是现在她对她老公心里还有一根刺。

    “我这个人最有契约精神了,协议怎么写,就怎么执行。”男人双腿交叠,双手合十放在膝盖上,饶有兴致望着眼前这个满肚子愤怒的女人。

    “你……你太不讲道理了”,乔依然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如此的不好说话,她杏目圆瞪,握着拳头的手,捶了捶书桌,“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又收了顾澈的钱,又要我还钱?”

    男人很是嚣张地颔首,这让乔依然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神色紧张地问,“你是不是见过顾澈,他是不是知道是你帮我还债的?”

    “啊……”乔依然只觉得胸口有一块大石头压的她喘不过气,“他该不会知道我找过鸭子的事情了吧?”

    气急败坏的乔依然烦躁地踢了踢他的书桌,双肩也随着她整个人焉了下去。

    男人沉默,随手关掉了书房的灯,他颀长的身影站在书房的门口,用着毫无温度的话语说着,“若是你违反协议,他或许就知道了。”

    死鸭子先生,臭鸭子先生,真是个老狐狸,你这么爱算计干嘛不去做生意。

    哼,像他这样不守信用的人,没人会跟他再做第二次买卖的,做生意能穷死他。

    乔依然整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出了书房,她肚子里有着万般的怨气,可是无处发泄,谁让这些事情都是她自己整出来的呢?

    此后一整个礼拜,乔依然每天就按照云姨的吩咐,修剪一下花草,做做饭,洗洗衣服,一直到顾澈出差前,乔依然才被允许回家。

    从西郊别墅出来后,乔依然就回了自己家,看到家里人都平平安安的,她心里才踏实。

    在家里吃完晚饭后,乔依然想住在家里,却被乔志远亲自给送回了顾澈的公寓,“依然,顾澈是做大事的人,你得体谅他,不能三天两头就往娘家跑。”

    “爸,我知道了。”乔依然望着公寓里一切跟一礼拜前的摆设并无任何细微差异,也就判断出顾澈这一礼拜就没回过家。

    乔志远见着女儿舍不得他走,语气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依然,都怪爸爸没本事,才委屈你嫁给顾澈。”

    一边说着,乔志远还摘掉了眼镜抹泪,他也知道乔依然过得不是很如意,从她嫁给顾澈这小半个月,他还没见过女婿顾澈,就知道女儿女婿感情肯定不像女儿说的那么好。

    “爸爸,不怪你。”乔依然想回报一个甜甜的微笑给爸爸,可是她心里始终对顾澈那晚不管她的死活耿耿于怀,她的心里还是觉得很委屈。

    如果那晚顾澈去救她,那么她就不会再跟鸭子先生签下那个什么鬼协议,更不会被鸭子先生要挟。

    回想着自己这辈子做生意一直都处在亏损状态,乔志远感伤地说:“依然,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安心跟顾澈好好过日子,虽然这次我们出事他都是找别人跑腿的,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你这个老婆,有我这个岳父的。”

    乔志远顿了顿,“毕竟我们拿了顾家那么多钱,你一定要好好做好你的本分,知道了吗?”

    “知道了。”虽然她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事实就是顾澈又帮了她家一个大忙,而她无论乐意与否,都得老实本分地当好这个顾太太。

    心里对顾澈不爽归不爽,乔依然还是如以往一样,每天都去医院看望顾思楷。只是经过那天顾澈挂掉她的电话后,乔依然对于顾思楷讲顾澈的事情,也没了兴趣去听。

    这天下午,刚下班的乔依然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一对中年夫妻跟守在顾思楷病房外的保镖起了争执。

    那位穿着一身华服,手上脖子上戴着巨型钻石配饰的妇人,指着其中一个保镖的鼻子,尖酸刻薄地骂着,“你不过就是一条看门狗。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但是老太爷不想见您。还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保镖那张黝黑的脸,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绪。

    “滚开,我今天就非要进去。”女人火红色的指甲拍在挡在病房门的保镖身上。

    乔依然不知道这对中年夫妻是什么人,她站在一旁,静静观察着他们,妇人的老公一直在一边也不发表意见,也不劝阻他的太太,只是一个劲透着病房的玻璃窗望着病房里面。

    保镖看到了乔依然,客气地朝乔依然打着招呼,“少奶奶好。”

    “小王,你好。”乔依然礼貌回应着,但她注意到了方才那个对小王很不客气的妇人,正用着鄙视的眼光打量着她。

    妇人的目光让乔依然很是不自在,妇人的老公有些惊讶地看了看乔依然,他温润的声音问着乔依然。

    “你是我们阿澈的太太?”中年男人把他妻子往后拉了拉,又用眼色让她不要再出声,妇人极度不情愿地“哼”了一声,就坐到休息椅上了。

    “您是?”对比那位妇人用鼻孔看人的架势,乔依然觉得这个中年男人很有礼貌,再加上他叫顾澈为阿澈,想必是顾家的什么亲戚吧。

    :谢谢大家看我写的文。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每天都能笑口常开。有空的时候,还请大家帮我投投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