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宵夜就要一对一吃-私人婚-
私人婚

第230章 宵夜就要一对一吃

    童养媳?

    方睿霖瞬间就明白了赖柏海说的是乔依然,他注视着顾澈。

    方才还有笑容的顾澈,在听到“童养媳”三个字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僵住了几秒,然后才没好气地踢了踢脚边的易拉罐。

    “赖柏海,你更适合婚姻。”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是什么,赖柏海又怎么不知道,于是他瞬间求饶着,“哥哥,我谢谢你,别跟我妈妈似的,推销我,本少爷要保持冰清玉洁的身体去修仙。”

    “哦,看你够唠叨,打算给你介绍几个小伙子的。”打完了球,顾澈的心情更加空落落的了,天早就黑了,乔依然她在干嘛?

    手机里没有她的一则电话和短信,这个狠心的女人。

    “阿澈,别光说不练,你倒是介绍啊。省得我妈妈成天像卖儿子一样对着中年阿姨派我照片,给我相亲。”只要不是给他介绍女人,什么都ok。

    “睿霖,你有合适的小伙子,记得介绍给我带回去给我妈妈看看。”赖柏海瞟了瞟方睿霖,他右手看起来有点不灵活地在收拾拍子。

    顾澈斜瞥了赖柏海一眼,“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彼此彼此。”赖柏海狡黠一笑,然后又一边说,一边往壁球室的外面走,远离着顾澈,“你还不是被你家童养媳气得连家都不回了。”

    “看样子,今天筋骨还没松到位。”顾澈才活动着手腕,赖柏海便跑得人影也不见了。

    在一旁静静观察着顾澈的方睿霖,在他身后语重心长说了一句,“有些东西就像是罂粟一样,碰了就会上瘾,甚至会付出生命。阿澈,你懂我的意思吧。”

    当年高雅澜离开的时候,也没见过顾澈有过任何的情绪波动,他以为顾澈对待男女感情跟他一样是冷淡的,可他万万没想到一个普通的乔依然竟然影响了顾澈。

    “d市的合约,我明天亲自去。”顾澈用毛巾擦拭着汗,“等你手养好了,在比试比试。”

    望着顾澈离去的背影,方睿霖站在原地,抬着酸疼的右手看了看,对着他的背影说,“s市有我在,你调整好了再回来。有些东西,趁早断,才是对大家都好。”

    男人之间的默契,就是无言的。

    顾澈扬起手朝他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方睿霖很有冲动想拽起顾澈的衣领,把他甩到墙角告诉他,把他骂醒,“什么女人比你自己的命还重要。”

    他仍秉持着乔依然是那群存在黑暗里的眼线,那群人无所不用其极的想着法子打压顾澈,有好几次顾澈差点都丧命了。

    那股或是那几股无形的势力,从顾澈在美国创业的时候就存在了。

    就像,这次d市的合约本来已经板上钉钉了,却在签约的前夕,对方突然反悔要再考虑,诸如这样的事情这几年发生的不少了。

    就是有那么一群人躲在阴暗角落里,他们志在折磨顾澈要他的命。

    终于还是不忍心看着好兄弟步入困境,在顾澈推开他的休息间时,方睿霖小跑上去,再次表明了他的立场,“还是那句,命只有一条,女人可以有很多。”

    顾澈开门的手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乔依然只有一个。”

    说完就直接进门并把门给关上了,并没有留给方睿霖更多时间。

    “澈,你娶了她,已经够了,你跟她来真的,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毕竟真相一旦被……”方睿霖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便朝着他的休息室去了,只盼望他能听进去就好。

    回到自己休息间的顾澈,并没有马上去洗澡,而是站在窗边吹着晚风,身上的汗水也渐渐被吹干了,他手上的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着。

    现在已经九月了,已经进入初秋了,虽然白天的温度还是和夏天一样燥热,但是到了晚上还是有一丝凉风的。

    吹了一会,顾澈觉得身上渐渐有了点凉意,那个蠢女人现在是不是还在西郊别墅的花园里等着他,山上的温度更低点,不知道她今晚有没有穿外套。

    下意识,他就想直接奔回去西郊别墅,可当他掏出手机看着手机上还是没有任何一则来自于乔依然的信息和电话时,他开门的手又渐渐垂了下来。

    过了几分钟,门外响起了方睿霖的声音,“澈,好了没,一起吃宵夜去。”

    “恩。”顾澈看着依旧黑屏的手机,漫不经心地答应着。

    “睿霖,我们去吃就好了,阿澈他不会去的了。”门外的赖柏海很是笃定的语气反倒是让方睿霖起疑了。

    “什么意思?他今天难道还要回去吗?”这个时候,还是远离乔依然比较好,他们已经过了荷尔蒙作祟的年纪了,那种偶尔窜出来的感觉,躲一躲也就过去了。

    方睿霖再次敲响了顾澈休息室的门,“澈,我们等你。”把顾澈灌醉,等他醒来的时候,又得去d市了,这样无疑是对他最好的选择。

    “人家阿澈不要你等,你是女人吗?睿霖,就我们俩去吃,宵夜就要一对一吃!”赖柏海想拽着方睿霖走,可始终力气不给力,只好作罢。

    顾澈狠狠吸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扔进了烟灰缸,他打算打开衣柜换件衣服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撞击的声音。

    “睿霖,我们走,别等阿澈了,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你跟我一起吃宵夜,我就告诉你静静是谁,身材有多火辣。”

    赖柏海伸开双臂挡在顾澈休息室的门口,还妖娆地朝方睿霖跑着一个妩媚的眉眼。

    “我就守在这里,我就不信阿澈今天不出来。”方睿霖颇有一种就是要等到顾澈的气势。

    “你这人真奇怪,你又不是他老婆,干嘛这么执着等他。难道你想把阿澈变弯,那乔依然怎么办?”

    听到乔依然这三个字,顾澈直接把门给打开了,让正在讲大道理的赖柏海有些措手不及,还往休息室里倒退了好几步。

    赖柏海一个劲防着方睿霖进来,他四处瞅了瞅,把目光停在了那角落里的衣柜,捂上鼻子嫌弃着,“熏死人了,赶快洗澡换衣服。”

    说话的同时,赖柏海把顾澈推到了衣柜前。

    “嘭,嘭”两声,门被关上了,走廊外有着一个人被另一个人拖走渐渐走远的声音,赖柏海越来越远的声音,“阿澈,我们先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