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衣柜里的宵夜-私人婚-
私人婚

第231章 衣柜里的宵夜

    顾澈站在衣柜前并没有立刻伸手打开衣柜,他蓦地发现衣柜竟然开了一条缝,他记得他压根就没碰过衣柜。

    仔细一听,又听不到衣柜里发出任何的声音。

    “嘎吱”一声,顾澈把衣柜的门双开打开了,乔依然正枕着一条胳膊,歪着头抱着膝盖闭着眼坐在衣柜的隔板上睡着觉,她的一只手悬在空中推着什么。

    她白皙的脸因为衣柜里的空气不顺畅而憋红了,衣柜的门全部被打开后,她红润的唇舔了舔,就裂开一条缝呼吸着,那肉嘟嘟的鼻子也用力呼着气。

    “呵。”顾澈有些哭笑不得,他的小妻子总是这般让他出乎意料,他弯腰打算把她抱到沙发上的时候,衣柜里那一小团,甜甜地说着,“老公,依然只爱你一个嘛。”

    那认真的模样,让顾澈忍不住摸了摸她细软的长发,他心里有块地方突然就软软的。

    就算是在梦中,乔依然很是自然地把头歪向了顾澈的手臂上,像个听话的小猫,安安静静地依靠着他。

    她舔了舔那干涸的嘴唇,皱了皱眉,就继续睡了。

    衣柜里的光线不是很明亮,照进衣柜里的光线在乔依然脸上留下了阴影,显得她精致的五官格外的迷人。

    顾澈的手指顺着她的额头轻抚着,替她抚平了那皱着的眉头,随着衣柜的门打开后能呼吸到新鲜空气后,她脸上的红润渐渐消散了,她又舔了舔唇。

    光线透过缝隙,把她脸上其他部位都照的若隐若现,唯独她的红唇是那么明艳,顾澈吞了吞口水,低下头,她身上的自然香让他动情。

    于是一个侵略性的吻覆上了乔依然的唇,她鼻息间轻哼了一声,顾澈的吻比往常要用力了一点,睡梦中的乔依然只觉得有人一直在摸她,咬她。

    当她睁开眼的时候,正看见顾澈闭着眼正吻着她,她肩膀突然间就僵住了,鼻息吃惊地“嗯”了一声。

    “把眼睛闭上。”顾澈恋恋不舍地短暂离开了她的唇,他声音很低沉,也很诱惑,他急不可耐地脱掉了他满身汗味的上衣,又扒掉了乔依然的衣服。

    只是一秒,他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看见了他拿捏不准的样子,他讨厌不自信的他,他唯有让她闭上眼。

    方睿霖说的对,一旦乔依然知道他是为什么娶她的真相,他们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

    可舍不得当她只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女人,他想要的绝对不止如此,事情的真相又不是一定会被揭开,他是绝对不允许真相被公开。

    他追寻着她的耳垂,大手在她身上游走着,猛地突然咬了她耳垂一口,“小妖精。”

    “老……公………”

    想问他为什么要叫她小妖精,他不是都不让蔡媛媛叫吗,可是她才喊完老公,她的呼吸就被全数掠夺了,她觉得她的后背和木衣柜快连成一体了。

    在他门头顶的衣服一直摇摇晃晃在他们上方,木质的衣柜一直发出不和谐的“嘎吱”声,让乔依然担心着衣柜的隔层会不会被折腾烂。

    乔依然紧紧搂着顾澈的后背,他今晚格外得卖力,突如其来的疼痛感使得乔依然忍不住把手指甲都掐进了他后背上的肉里,她吃痛的声音让顾澈渐渐放缓了动作。

    她回吻着顾澈,可今晚的顾澈格外的霸道,吻得她晕乎乎的,让她不再有回吻的机会。

    她只想把全部的她都给顾澈,虽然这种地方和这个姿势还有那羞人的“嘎吱”让她不自在。

    乔依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回的家,当她醒来的时候,是在西郊别墅里,身上穿着男士的运动短袖套装,身上还有淡淡的薄荷香味。

    如果不是身体传来被碾压的感觉,乔依然还以为昨晚是做了不健康的梦,昨晚在衣柜里的画面也渐渐浮现在她脑海里了,还有那“嘎吱”声。

    不是做梦,是真的做了,尤其是身上那不规则的小红点让她更加记忆犹新了。

    “老公”,乔依羞涩地叫了一声,如往常一样朝着身边的位置拱了拱,没有预期的大怀抱,没人回应,她发现身边的枕头和床单都是没有一点睡过的痕迹,忍着身体的不适,发现浴室也没人。

    虽然身体还很疲倦,可是乔依然毫无睡意了,她连睡衣也没换就跑出去了房间,放眼望去客厅里也没有顾澈。

    “依然,你醒了啊。”云姨正带着老花镜看着报纸,她看到乔依然慌张地连拖鞋都没穿就笑了笑,“阿澈昨晚把你送回来之后,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出差去了。”

    “哦。”乔依然恹恹地回应着,为什么昨晚他都没提及呢,还生气吗?

    她失落地问着,“他几点走的啊。”

    “收拾好之后,我又给他做了顿宵夜,差不多一两点出去的吧。”云姨掩着嘴偷笑着,顾澈临走之前她还偷偷看到他附在床边恋恋不舍地吻着她。

    “那么晚啊。”他昨晚岂不是一会都没休息,难怪床上都没有睡过的痕迹,会不会已经没生气了,乔依然拿起座机给顾澈拨了电话。

    然,顾澈的手机是关机的。

    那白皙的小脸写满了失望。

    云姨意味深长地说着,“去d市了,既然想他,就追过去呗。看样子,我马上要准备给阿澈带儿子了。”

    “万一我生的是女儿呢,云姨还给我们带吗?”乔依然边绕着电话线,边观察着座机,会不会是这个古董机坏掉了。

    “只要是阿澈的孩子,儿子女儿,云姨都给你们带得白白胖胖的。”云姨紧紧盯着乔依然平坦的腹部,像是马上就会有一个小宝宝出来一样了。

    现在的小女孩,没多少愿意年纪轻轻就生孩子的,乔依然倒是一点也不抗拒,这些在云姨看来就更难能可贵了。

    只是这个乖乖的女孩,有时候爱犯傻,“依然,阿澈可能还在飞机上,你晚点再给他打打试试。”

    “呵呵。”乔依然尴尬地笑了笑,把话柄放回到了原位,又望了望客厅里那落地的时钟,“都已经七点了,应该不在飞机上了吧。”

    她数着手指头,“二,三,四,五,六,七%2c都六个小时了,差不多都能飞个往返了吧。”为什么电话还关机了,是不是不想接到她电话。

    “我真不知道从s市飞到d市得花费多久,但是我知道我们这里有个思念成灾的女人。阿澈似乎不是坐专机去的d市。”乔依然越是担忧,云姨就越是开心,这样更能说明小两口黏糊,感情好。

    乔依然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噘着嘴想反驳,憋了好一会才说,“关心自己老公的安危,不是妻子应该做的事吗?”

    “是应该做的。”云姨表示赞同,又语重心长地说着,“你俩趁早把证给领了,要不然云姨这心里总七上八下的。”

    “恩。”顾澈昨天当着郑彦还问过她,问她不肯跟他领结婚证,是不是打算日后甩了他,看样子她老公很是在乎那张证嘛,应该也是在乎她的吧。

    她的思绪被房间里响起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

    “快,快,回去接电话,你等的电话来了。”这时候云姨已经从鞋柜里又给乔依然拿了一双拖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