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求救的妹妹-私人婚-
私人婚

第232章 求救的妹妹

    穿上云姨给拿的拖鞋,乔依然小跑着回到了房间,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使她自己的呼吸恢复了正常,才去包里摸着手机。

    她脾气不怎么好的老公,早就命令禁止她用跑代替走了。

    “老公。”她连压根就没注意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是谁,就直接滑过接听选项了。

    她心里有着一丝甜蜜,还有着一些羞怯,总之顾澈打电话回来了,就是很开心。

    “请问小姐,你有兴趣了解一下小额贷款吗?”

    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很是开心地说着。

    乔依然瘪了瘪嘴,心里很不痛快,早上睡醒见不到老公的不痛快,昨天顾澈对她冷淡的烦躁全发泄出来了,“你下次打电话之前先做个调研行不行,我会差钱吗?我老公的钱能把你给砸死,你说我差不差钱……”

    “喂,喂,你别挂电话啊,你这是什么态度。”乔依然恨不得把那个广告推销的从电话里给抓出来再好好臭骂一顿。

    云姨满足地笑了笑就去厨房忙活了。

    午饭的时候,乔依然惊讶地发现了顾澈的手机能打通了,只是打过去没有人接听,她很想一直不停地打,但只是打了两通电话,发了一则短信,她就犹豫了。

    一方面她怕顾澈还在生气,毕竟昨晚亲密的时候,他除了让她闭上眼,就没再说过一句话了;另一方面,顾澈不接电话有可能是在忙,那样就更不能打扰了。

    “依然,多喝点鸡汤,养养身子,瞧你那么瘦。”云姨给乔依然跌了一碗汤过去。

    乔依然无精打采说着,“谢谢云姨。鸡汤好好喝。”

    可她手里的勺子只是在空气里舀着,压根都没有碰到碗。

    “合着云姨我现在鸡汤都能熬到空气里啦。”云姨把乔依然的手机给拿走了,又把汤推倒了乔依然面前,“喏,喝汤,别喝空气了。”

    “嘿嘿。”乔依然尴尬地傻笑着,她眼巴巴望着自己手机被云姨反扣在了桌子上,

    “别等他电话了,闷葫芦一个,有工作就忘记了家里温柔可爱的老婆。依然,你就那么喜欢阿澈吗?茶饭不思的的?”

    “鸡汤好好喝。”乔依然脸皮薄禁不住打趣,只好埋着头喝着鸡汤。

    可那对黑漆漆的大眼睛,一直眼巴巴望着她的手机,却一直没有回应。

    一顿饭都快吃完了,电话才响起来。

    乔依然雀跃地放下筷子,顾不上矜持,猫着腰就够到了她自己的手机。

    “是我。”电话里冒出了一个女声,乔依然只觉得头皮发麻,为什么有女人用她老公手机给她打电话。

    她脑海里浮现了各种电视新闻上小三上门逼原配的戏码,她心里顿时就像被泼下了凉水一样冰凉,后背也觉得冷飕飕的。

    明明昨晚他们还抱在一起那么恋恋不舍地索取着对方,怎么一眨眼功夫就这样了。

    “姐,你赶快来帮我,我就快死了。”电话里乔惜梦像是在发射着连环炮一样快速说着,但她声音是格外的虚弱。

    “是惜梦吗?”原来是虚惊一场,乔依然用手放在心脏的位置,还好不是外面那些会叫嚣的小三。

    她闭了闭眼,她这是怎么了,满脑子和心里都只有顾澈,居然连自己妹妹的声音还没第一时间认出来。

    “你赶快来,福海路海洋公寓805室,记得带钱。我……”乔惜梦虚弱的声音还没说完,就没力气再说话了。

    “惜梦,你是怎么了?惜梦,你说话啊?”乔依然握着电话大声叫了起来,“惜梦,你等着啊,姐给你叫救护车。”

    电话那端响起虚弱又坚定的声音,“不要,你过来就好了。不许告诉别人。”

    “行。你说什么就什么。”自己的妹妹从小就比她有主见,乔依然也没有与她争执,只是快速地换好衣服,带上了钱和顾澈的副卡出去了。

    平日里,她都不会带上顾澈给的副卡,毕竟她要花钱的地方也少,她也不希望顾澈觉得她只是个会花钱的女人。

    可这次她觉得她妹妹像是遇上了很大的麻烦,就有备无患带上了顾澈给的副卡。

    云姨望着急匆匆朝门外跑去的乔依然,担心着是不是刚才跟顾澈在电话里吵架了,要离家出走。

    她小跑着,只觉得胸口被什么堵上了,“依然,有什么等阿澈回来再说,你别跑啊,这里可是你的家啊。”

    乔依然看了看云姨一眼,摇了摇头,便又朝着警卫室望了去,“你们可不可以找个人送我下山。”

    警卫室的保镖们接收到她的求救就给她准备车子了,顾澈凌晨临出门前还特意嘱咐过,“以后都不需要限制太太的出行。”

    “你们这群人,怎么就不拦着点,还备什么车。”云姨焦急地说落着站在车外的保镖。

    “太太要是跑了,就等顾总回来一个个收拾你们吧。”

    这。

    听起来好像很严重一样。

    开车的保镖被云姨把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了,“不许把太太送走。”

    保镖看了看后座上一直看时间的乔依然,他一时半会也拿不定主意了。

    见车子还没启动,坐在后座上的乔依然紧蹙着眉头,“云姨,我妹妹出了点事,我得尽快赶过去。有什么事可不可以等我回来再说。”

    “啊,你说还回来?”云姨疑惑了,不是吵架了要离家出走?

    “对啊,这里是我家啊。”乔依然低下头给乔惜梦发着安慰短信,“我妹妹现在出了点事,我得尽快赶过去。”

    原来是她妹妹出了点事,云姨总算觉得胸口敞亮了点,不再那么堵得慌,“你妹妹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得赶过去看看,云姨,我真的要走了,我好担心我妹妹。”乔依然说话的声音也带着颤音,云姨就嘱咐着保镖小心点开车就让他们走了。

    海洋公寓805室里,乔惜梦正面色苍白蜷缩在地上,她衣服上还沾染着血迹,她虚弱地直不起身子,听见门铃响也没力气去开门。

    “惜梦,你在里面吗,我是姐姐啊,你还有力气开门吗?”乔依然试图从猫眼里往屋里看,却什么也看不清楚。

    门铃按了没反应,乔依然又用手拍了拍门,还是没反应,她心里生出了很多不好的感觉,她把脸贴在门上仔细听着屋子里的动静,又嗅了嗅气味。

    各种可能发生的坏事情,全都浮现在她脑海里了,她想报警,又害怕会不会是煤气泄漏了。

    她在门外心急如焚叫着,“惜梦,惜梦,你别着急,姐姐来想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