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绝不让人欺负你-私人婚-
私人婚

第233章 绝不让人欺负你

    她心急如焚地走了两三圈,乔依然猛地想起现在找个开锁匠来比较方便。

    乔依然急匆匆跑下了楼,又钻进了车里,她语无伦次说着,“惜梦,开锁匠,快。”

    “太太,您是什么意思?”保镖阿壮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凭着他明锐的直觉问着,“太太,您是要找开锁匠吗?”

    “对,对,对。赶快去。”乔依然低着头正在手机里搜寻着这附近哪里有开锁公司。

    “阿壮,你开车的时候,细心留一下周围,我在网上看的开锁公司都离福海路好远。我怕我妹妹等不及了,我真的好怕她出事,我不能让她有事。”

    乔依然的声音是越来越微弱,都快哭出来了。

    身为职业保镖,阿壮是身得人高马壮的,你让他徒手打十个,他都不会为难地眨一下眼,可是要他安慰哭泣的女人,那真的是比杀了他都要命。

    “太太,您别哭,不如我跟你上楼去看看,一般的门我都可以撞开的。”

    “真的吗?”乔依然握着手机的手停顿了一下,也没多想就和阿壮原路返回了。

    当阿壮把公寓的门撞开的时候,乔依然看见衣服上沾着血迹还有脸色苍白的乔惜梦时,她被吓住了,乔惜梦的胳膊和腿还被捆绑着。

    她跪在乔惜梦身边,抱着她的头,大声叫着,“惜梦,姐姐来了,你醒醒,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这样的景象让她无所适从,她慌乱地从包里掏着手机,自言自语着,“急救电话是多少,110,还是120来着。”

    她发抖的手才在手机上按下一个1,就感觉到手边的人被人抱走了,“把我妹妹还给我。”

    “太太,我们先送你妹妹去附近医院。”

    阿壮大跨步抱着乔惜梦连电梯也没等,就跑下了楼梯,乔依然急忙跟在后面,嘴里叫着,“惜梦,惜梦。”

    她骄傲美丽的妹妹这么就变成这样了,为什么会被人捆绑在这个公寓里。

    到了医院里,阿壮把乔惜梦放上病床上之后,就自动地退出了病房。

    乔依然着急地对医生说,“我妹妹才20岁,你们一定不能让她有事。”

    医生跟护士正在认真检测着乔惜梦身上的伤痕,那血迹斑斑的衣服,还有她手上被捆住的痕迹。

    “她发生过什么?”男医生不由得多打量了乔依然几眼,觉得她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在脑海里过了几遍,才说“玩虐待了吧。”

    “我……我不知道。”乔依然讪讪地回答,然后又看了看乔惜梦苍白的脸颊,“应该是被坏人欺负了。”

    护士把乔依然请了出去,一个小时后,才被允许进去,医生告诉了她一个让她不敢相信的消息,乔惜梦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而且现在有了小产迹象。

    起初她不肯相信,就算面对着化验报告她也抵死否认着,“我妹妹很乖的,她还这么小,你们干嘛要污蔑她。”她妹妹从小就聪明,很清楚什么事不能做。

    中年护士不急也不躁,把化验的检验单放在一旁,“你妹妹应该是早就知道她怀孕了,她口袋里还有堕胎药。”

    “什么?不可能。”乔依然握着自己妹妹的手,抬起头,不敢相信地看着护士。

    那瓶堕胎药护士认为乔依然不会觉得是她妹妹口袋里的,她没有跟乔依然辩解,而是继续说着,“你们这些小年轻平时的生理常识课也给你就没认真学过,自己也好好看点资料,像你妹妹这样的小女孩,我们医院每天都要接待上百个。”

    乔依然心里很是抵触护士说的那些,好像她的妹妹是个坏女孩一样,“我妹妹是个规矩的女孩,不是您说的那样。”

    她虽然看起来很柔弱好欺负,可是她也有她的底线,她的家人,朋友和所爱的人都是不允许被外人说三道四的。

    护士感觉到乔依然的语气有些冲,没好气地说着,“我是好心提醒你,现在世道险恶,专门有男人骗这种小姑娘,你最好问清楚她是被骗了,还是被强迫的,身上全是伤,要不要报警你们自己决定。”

    说完,护士就关上门走了。

    强迫?

    乔依然只觉得她心里像是被刀割一样难受,惜梦该不会是被人强迫才怀孕的吧。

    究竟是什么要这么对待她妹妹,她凝着病床上的妹妹,胸腔里的怒火直往头顶蹿,要是被她知道是哪个人渣强迫她妹妹,她一定要跟他拼命。

    “惜梦,你别怕,姐姐在,姐姐给你出头。”乔依然给妹妹又盖了盖被子,她的手都在发抖。

    是不是上次乔惜梦找她要钱的时候,就出事了,乔依然自责着她这个姐姐一点都不关心自己妹妹,如果早点发现说不准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了。

    一直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乔惜梦才醒过来,她脸色仍旧如纸一般苍白,她看着红着眼的乔依然,吸了吸鼻子,望了望四周,才担忧地问着,“你通知爸妈没有?”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乔依然只顾着担心还未苏醒的妹妹,压根就不记得要通知父母了。

    “还没。”她摸了摸脸颊上的泪水,才回过神来,“我马上给爸妈打电话来看望你,惜梦,有什么事,你就告诉我们,千万别怕,爸爸妈妈和姐姐永远都会保护你的。”

    “嘶。”乔惜梦艰难地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虚弱地嚷着,“千万别让爸妈知道。”

    “为什么?惜梦,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乔依然连忙扶着虚弱的妹妹靠在病床上。

    乔惜梦双眼空洞无神,“告诉他们了,我肚子的孽种就会掉了吗?”她恨这个肚子里的孩子和孩子的爸爸。

    “乔依然,我说不能说就不能说,说了我以后还怎么面对爸妈,该怎么在他们前面做人。”

    “惜梦,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谁欺负你了,你告诉姐姐,姐帮你去出气。”

    “不要你管。”她语气恶狠狠地,还把乔依然递过去的水杯直接打翻在地上了,“你别告诉爸妈就行。”

    “不说,我不说。”这个倔强的妹妹从小就好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想必她的心里也很难受。

    乔惜梦这才重新躺在病床上,她盯着手腕上的勒痕,眼里尽是委屈。

    自此,乔惜梦就不愿意说话了,没人看着乔惜梦,乔依然又不放心出去,只得打电话叫外卖送进来。

    叫好外卖后,她惯性地看了看手机,除了郑彦给她发了几则信息和打了几通电话就没有别人了,顾澈也没有给她回电话。

    如果这种时候,顾澈在身边该有多好。

    正在d市分公司开会的顾澈,时不时瞟着手机,一下午和晚上都没有来自她的音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