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莫名其妙被骂-私人婚-
私人婚

第236章 莫名其妙被骂

    照片上和潘嘉瑞勾肩搭背的男人,竟然是和顾澈轮廓十分相似的顾谦。

    那耸动的标题写着,“s市采花二侠”。

    顾谦虽然为人很热情得让乔依然有些招架不住,但是她一直都觉得他是个好小伙子,他怎么会和这种渣男勾肩搭背的。

    乔依然把手机给锁上了,她脑海里不由自主联想到了,顾澈居高临下对她说,“让惜梦吃了这个闷亏,对顾家和潘家都好。”

    “不要,才不要,顾澈你个混蛋。”乔依然满头大汗对着空气嚷着,空荡荡的走廊里只听得见她自己的回音,才发现整个走廊只有她一个人。

    她无力地推开了病房里的门,微弱的路灯投进乔惜梦宽敞的单人病房里,让乔依然觉得好挫败,她连这个病房的钱都是刷的顾澈的信用卡,她又有什么本事去保护自己妹妹。

    那些自怜自艾很明显不适合现在,乔依然远离着病房,犹豫再三还是给顾谦打了电话。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电话接通后,乔依然还没出声,顾谦那热情的声音变开心叫着,“大嫂,这么晚没睡,该不会是我大哥还没回家,你在找他吗?很可惜,我不……”

    他正在舞池里和刚认识的辣妹们跳着火辣的贴身舞。

    乔依然才叫出“阿”,连“谦”字还没叫出来就连改口问着,“顾谦,潘瑞嘉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凭顾谦和伤害她妹妹的潘瑞嘉交往过密,她就不想那么亲切地叫他。

    “大嫂,干嘛不叫我阿谦,我大哥惹你生气了吗?所以连他帅气可爱的弟弟也受到了牵连了吗?”开完了玩笑,顾谦才一本正经问,“潘瑞嘉惹你了吗?”

    乔依然不想打草惊蛇,故作轻松笑了笑,“我刚在网上看到你俩女友大比拼的八卦了。有点好奇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居然女朋友没有你交得多。”

    顾谦朝着身边的喧闹的人群摆了摆手,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才缓缓说着,“冤枉啊,大嫂,听你说这话的意思,好像我是这个世界上最花心的男人一样。我这种纯情小男生交往什么女人,都是明面上的,被人拍着的女朋友我都认。”

    “潘瑞嘉那个轻浮的臭小子,吃顿饭都能跟服务员互相看对眼,在谈一场地下恋情,他女朋友保守估计至少是我交往的三倍以上。而且那小子怪癖不少,还把拍的亲密视频发给朋友们看。”说到兴奋点的顾谦,意识到电话那边的人是大嫂,不能口无遮拦继续说下去了。

    “你最近看过没?”乔依然心里替自己妹妹委屈着,惜梦怎么就招惹了那样一个男人,不知道她妹妹的视频会不会也被人看过了。

    开放的顾谦,可以跟他自己的狐朋狗友说亲密视频里面的细节或是内容,都不会脸红,但是听到大嫂说到亲密视频,他有些别扭甚至有点不好意思

    他很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自己大哥听到了,虽然他现在不在s市。

    “大嫂,你小叔子还年纪小,这种少儿不宜的话题跳过好了。我们不聊那个花心大萝卜了。”

    “可是我好好好奇,为什么他就有本事让媒体不爆出他那些女朋友?还有那些被拍了视频的女人,她们不怕视频泄露吗?”乔依然在步步试探着。

    “嗨,潘家的老爷子比我们爷爷更要面子,是不惜血本维护潘家的名声,据说潘老爷子每年花在他那几个败家孙子公关新闻上的钱都过亿了。”

    单纯花在公关费用上就过亿了!

    这得多有钱,才经得住如此砸钱,乔依然心里苦涩不已,她的妹妹注定要吃闷亏吗?

    她继续追闻着,顾谦刚才居然就避开了她的重点,“那些被拍视频的女人呢,她们不怕视频泄露了吗?他们怎么就愿意拍,一旦泄露,她们这辈子可就毁了。”她的妹妹此时正在饱受这种煎熬。

    “都是一群爱慕虚荣的女人,一两个包就愿意拍了呗,说不准以为她们就是上杆子要拍的呢。大嫂,我们换个话题吧,我大哥要是知道我们聊这种话题,我怕他把我丢到大海里喂鲨鱼。”顾谦不安地瞅着四周。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觉得惜梦活该吗?

    有钱人就可以这样践踏别人的尊严吗?

    “也有可能是那些女孩被强迫拍的。”乔依然认定了是潘瑞嘉逼迫自己妹妹拍的那种视频。

    “反正也没差,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呗。潘瑞嘉猴精着呢,那视频都看不见他的脸,之前他报复过一个女人,把他们视频给泄露出去了,那女孩被舆论逼的跳楼没死摔成了植物人。”

    “还有没有王法了,他这是犯罪。”乔依然恨不得把手里的手机当成潘瑞嘉给捏碎才解气。

    难怪乔惜梦会那么怕,不敢报警的,原来这个男人有前科。

    “人都植物人了,证据也不好找,再说潘家不差钱,花了一笔钱就封住了那女人家人的嘴了。”顾谦有些遗憾地说着。

    “那你居然还跟这种人渣称兄道弟。”乔依然的气不打一处出来,就好像顾谦是欺负她妹妹的帮凶一样。

    这种事女人们听见激动也是正常的,毕竟女人天生同情心泛滥。

    顾谦好言解释着,“大嫂,我肯定不是这样的人。我大哥也不是这样的人,可是没办法,潘家和顾家是几十年的生意伙伴和世交,有些时候还是需要逢场作戏的,我本人是很不齿潘瑞嘉那些行为的。”

    “你为什么不去揭发他这种罪行?”乔依然怒了,如果这种人早点去坐牢,那么她的妹妹就不会那么惨了。

    “我的亲大嫂,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居然要我去送死。我要是去揭发了,潘家铁定跟顾家翻脸,爷爷还不要了我这小命。换成你老公,我大哥知道了,也肯定不会去揭露的,毕竟得罪潘家,大家就两败俱伤了。”

    顾谦是赔礼道歉跟乔依然讲完这通电话的,他可是很后悔倒出了那么猛的料,他还真看不出来他斯斯文文的大嫂骂起来人来竟然那么熟练。

    被莫名其妙臭骂了一顿的顾谦也没心思再跳舞了,他无精打采低头走出酒吧的时候,撞上了一个人。

    “你走路都不带眼睛的吗?”这是走得什么运,才被大嫂臭骂一顿,又被人撞,顾谦抬头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撞他的人。

    只是当他抬起头看到眼前高出他几公分的男人时,他不爽的脸立刻就笑了起来,“大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