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她在哭-私人婚-
私人婚

第237章 她在哭

    顾澈看也没看他,就绕过他走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威士忌,一口就喝光了那杯酒。

    酒吧昏暗的追光打在他如刀刻般俊朗的侧脸上,让他成熟的男人魅力散发得更加明显了,几个穿着火辣性感的女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给这位帅哥再来一杯威士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吩咐着酒保,又把短裙往下扯了扯,使她的事业线半露在外面便朝着顾澈靠了过去,“我是melissa,你是……”

    顾澈还未把“滚”字吐出去,身边那个香味熏人的女人就被人给拎起来了,“大婶,他是我的。”

    “咦,真晦气。”浓妆女人把裙子往脖子上面提了提,“这年代像样点的男人都有了男朋友。”

    她像是躲避瘟疫一样的散开了,方才对顾澈跃跃欲试的女人们也纷纷做鸟兽状跑开了。

    顾谦只觉得有一道冰刀一样的锋利眸光瞟了他一眼,他立刻堆满笑意,正襟危坐在顾澈身边,“话还没说完,你是我大嫂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还好跟大嫂把电话打完了,要不然被大哥逮个正着,他有十条小命也不够挨揍的。

    权当顾谦不存在的顾澈,继续埋头喝着他的酒,喝完一杯又对酒保说着,“再来一杯。”

    顾谦好奇地打量着自己大哥,若是往常,他早就被赶走了,可是今天顾澈居然没赶走他,看样子他有心事。

    从小就把顾澈当偶像的顾谦,静静坐在一旁,不再吭声,也拒绝了酒保问他需不需要酒的服务,他双手放在大腿上坐着笔直的,像个认真上课的小学生。

    像这样的时刻,在他们小时候是经常有的,多年前的顾澈认真坐在书桌上写作业,还没上学的顾谦就静静坐在一旁一脸崇拜地望着自己的大哥。

    只是那件事之后,一切都变了,这种坐在大哥身边的感觉是既陌生又熟悉。

    午夜的酒吧喧嚣过去后,酒吧里只剩下了两兄弟,顾澈继续一杯接着一杯喝着,一言不发的模样让顾谦总算憋不住了,“大哥,你是不是跟大嫂吵架了?她今晚心情也不好,打电话还把我臭骂了一顿。”

    “呵?臭骂你?”顾澈总算搭理了身边的人,“骂得好,我的女人就算捅破了天,我也会给她收拾烂摊子。”这小东西干嘛又背着他跟顾谦联系。

    “是,是,是,骂得好。”这是这么多年来,顾澈对顾谦说的最长的句子,虽然是骂他的,但是他觉得很开心。

    “下次大嫂要打我左脸,我一定把右脸洗干净再送过去给她打。”

    顾谦似乎发现了他跟他大哥的突破口是什么了,似乎只要提到大嫂,大哥就不会赶他走,还会跟他说很多话。

    瞧着顾谦孩子气的笑容,顾澈立马收回了视线,如果没有施艳和顾谦,他妈妈也不会选择那么决绝的方式离开。

    一定是今晚酒喝多了才会跟这个臭小子讲那么多话,顾澈站起身的时候有点重心不稳,顾谦在后面搀扶着他。

    “不要你管。”顾澈用力地推开了顾谦,他鹰眸冷了顾谦一眼,“居然跟到d市来了。”

    平时顾澈在外应酬或是跟朋友在外运动的时候,总会不期而遇顾谦,久而久之他也知道是顾谦就是故意跟踪他了。

    虽然他妈妈的死怪不得顾谦,可顾澈还是不想面对他,因为他是施艳的儿子。

    “大哥,这次真的不是我故意跟踪你,而是我陪女朋友过来拍戏,我现在的女朋友是苏潇。”生怕顾澈误会自己,顾谦立马摇头否定着,“是真的陪女朋友过来的,八卦杂志都有写,大嫂还见过苏潇呢,她俩还聊得很愉快。”

    “上次多亏了苏潇,要不是她眼睛尖,大嫂在会所就被……”说到这里的时候,顾谦故意停顿了,还卖起了关子。

    顾澈也不急,背对着顾谦的背影并没有转身,也没有往前走。

    终究姜还是老的辣,顾澈不说话,让顾谦不仅后背冒起了冷汗,而且还主动交代着,他生怕影响了兄长的夫妻感情。

    他立马跑到顾澈面前,诚恳地望着他,解释着,“其实没我说的那么严重,就是郑彦那小子趁着嫂子睡着,想吻她。”

    越往后说,顾谦的声音就越小了,尤其是说到“吻”,那声音真的是连他自己都听不见了,可顾澈明显就是听见了,顾谦补充着,“不关大嫂的事。她是真的睡着了。”

    “睡着了,就是睡着了。”顾谦强调着,他冷汗涔涔地回避着顾澈那如利刃般的冷酷眼神。

    顾澈眉头微皱,抬了抬眼皮,看样子对待别有用心的郑彦就不该手软,那怕那不是乔依然要的浪漫。

    “没吻上,真的没吻上。”顾谦举起手对着天发誓,“大哥,我绝对没骗你。”

    而后,顾澈便径直回了房间,他才刚一躺下,滑着手机,仍旧没有来自于乔依然的新信息和新电话。

    这小东西就是气量小,不就是没接到她电话吗,居然连短信也比以往少发了不少。

    他把手机放在胸口,阖着眼,还是睡不着,身边没有她的香气,总感觉少了什么。

    半梦半醒之间,他好像听到乔依然坐在地上哭,“老公,你在哪里,我好怕。”

    接连几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把顾澈给惊醒了,他猛地坐起身,手机也从他胸口滑落了,他手把手机按亮了,看也没看,就直接把电话给打过去了,迫不及待喊着,“依然。”

    就算以后她不小心知道了那事实,恨他,他也认了,她已经住进了他的心里,有些事情他阻止不了,就像他对她的思念。

    听不到回应,顾澈心里不由得揪了起来,他烦躁不安地点燃了一根烟,还是没听到那甜软的声音,于是他又叫了声,“乔依然,说话。”

    这时电话里才缓缓有了回声,“我的大少爷,半夜……我看看几点了。”

    顾澈听着这声音就不对劲,不是他小妻子甜美声音,是赖柏海的声音。

    “四点,我是你私人医生,我不是你的老婆,那能半夜打电话闹醒我。你是不是出差没有宵夜吃,整个人就觉得空虚寂寞冷啊。”

    “挂了。”顾澈不想跟他废话,只想听听乔依然的声音,他心里才踏实。

    “你就这样对待我吗?”赖柏海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数落着,“半夜把我吵醒,又不管我了,你这男人一点都不懂得知恩图报,亏我昨天花尽心思出主意把你童养媳送你当宵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