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顾澈的后妈-私人婚-
私人婚

第24章 顾澈的后妈

    中年男人跟乔依然说话的慈祥样子,让乔依然想起了她爸爸,只是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比她爸爸要意气风发的多。

    如果爸爸他事业一直是顺利的,想必现在也是像这个叔叔一样意气风发吧,只是可惜爸爸的事业一直不怎么顺。

    眼前的这个叔叔一身精致得体的西装,举手投足之间也是很有内涵教养的样子。

    “我是顾澈的父亲。”顾海峰自我介绍道,友善地朝乔依然伸出了手,他的目光很慈祥,乔依然朝他微笑了一下,站直了身体,颔首,和顾海峰轻轻握了握手,“您好。”

    既然是顾澈的父亲,她是不是也要跟着喊“爸爸”啊,好别扭的感觉啊,她到目前为止就只喊过她爸爸为爸爸。

    她努了努唇角,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看了看那休息椅上的中年妇女,难道那位就是她的婆婆,看起来很不好相处的样子。

    “她是我太太,顾澈的阿姨。”顾海峰如实说。

    阿姨?

    而不是叫妈妈?

    那意味着这位中年妇女是顾澈的后妈了。

    乔依然朝妇人的方向打着招呼,“您好”。

    施艳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白了乔依然一眼。

    “你这哪有一点当长辈的样子?”顾海峰看着妻子对儿媳妇如此冷淡的样子,心里很是不悦,但脸上依旧是温和的表情。

    乔依然有些尴尬地微笑着,她左手捏着右手,很是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跟他们的对话。

    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护工对着魁梧的保镖说,“老太爷请少奶奶进去。”

    “她凭什么进去啊,又不是明媒正娶的女人,哪里来的野丫头,就进去爸的病房。”施艳完全坐不住了,“腾”地一下坐起身,拽着顾海峰的衣袖。

    她眼睛里露出凶狠的光,像是恨不得要把乔依然给活吞了一般,“顾海峰,你还管不管了,你才是老爷子的亲生儿子,凭什么见不知道哪里来的野丫头,都不见你?”

    野丫头?

    很明显就是在指乔依然了,她们两人压根就没有交谈过,这个女人就对她态度如此恶劣,乔依然一向不喜欢惹麻烦,就尴尬地朝顾海峰笑了笑,“我先进去了。”

    “去吧,孩子,好好照顾爷爷。”顾海峰拦着欲往病房冲进去的施艳。

    病房里,顾思楷看到眉头紧蹙的乔依然,关切地问,“是不是那个施艳,欺负你了?”

    “没,没有。”

    “不用理她,你才是我们顾家明媒正娶进来的媳妇,是我这把老骨头承认的孙媳妇。”讲到这里,顾思楷故意干咳了两声,中气十足地朝病房门口宣布着。

    “我这辈子到死都不会承认施艳是我们顾家的人。”

    只听见门外一个高跟鞋因为愤怒而不断跺脚的声音,削着苹果的乔依然觉得心里很是畅快。

    “爷爷,吃苹果”,乔依然把苹果切成了细小的块状,用牙签叉着喂着顾思楷。

    如果换做是别人这样对顾思楷,顾思楷估计就会吹胡子瞪眼发脾气了,“劳资又不是瘫痪了,手脚能动。”

    但看着这个长相甜美,斯斯文文的孙媳妇时,顾思楷心里挣扎了几下,还是欣然接受了孙媳妇的喂食。

    “依然啊,你们年轻人是不是不怎么喜欢玉手镯啊?”顾思楷嚼完苹果,看着乔依然不着一物的手腕上,神情有些黯淡。

    糟了,手镯还在那个该死的鸭子先生哪里?爷爷又问起手镯了,这可怎么办?

    一定要想办法找鸭子先生尽快把手镯拿回来才行,乔依然的眼睛不自在地眨着,那长如蒲扇的睫毛在她脸上飞快地上下闭合着。

    “爷,爷爷,我只是担心,会把手镯弄丢,所以我都不敢带出门。”极少撒谎的乔依然,此刻心里很是忐忑不安,她手心里都在冒冷汗了。

    若有所思的顾思楷,静静坐了会,颇有感触地说着,“那个手镯一定得好好保管,那是我们顾家代代相传给儿媳妇的。”

    “那对我们顾家来讲就是无价之宝,知道吗?”顾思楷那双浑浊的眼睛注视着乔依然,乔依然心虚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顾思楷努了努下巴,指了指病房外的方向,“那个施艳,做梦都想要那个玉手镯,但是我不承认她,她这辈子都休想。”

    “嗯。”撒谎之后的乔依然一直心不在焉的,她想着得如何尽早拿回扣押在鸭子先生那里的玉手镯。

    天黑后,乔依然从医院出来了,她正低着头思考着在没钱的情况下如何请鸭子先生把手镯先还给她。

    “把我的那份还我。”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声音划破了医院花园长廊里的寂静,乔依然抬头瞟了瞟,瞬间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这,这……?

    那不是顾澈的后妈和鸭子先生吗?

    他们怎么会认识?

    “那么多钱,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施艳咄咄逼人昂着头问着鸭子先生。

    而乔依然愣愣地看了看鸭子先生,他还是那千年不变的毫无表情的脸,冷漠又让人骨头发寒的凌厉。

    还好他们两人都没注意到乔依然,乔依然找了一颗大树躲了起来,她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跟鸭子先生认识,尤其是顾澈的后妈,对她有着一种莫名的敌意感。

    “你给我站住,钱算不清楚,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施艳咬牙切齿地望着顾澈颀长的背影。

    “凭你?”顾澈在乔依然躲着的那颗大树旁,停下了脚步。

    施艳踩着高跟鞋立马跟了上来,“你背着我干过什么,你心里清楚得很。”

    糟了,乔依然在心里默念着:顾澈后妈该不会是鸭子先生的幕后金主吧。

    那栋西郊别墅是不是施艳买给鸭子先生的?

    是不是施艳知道她在西郊别墅住过一个星期,所以施艳今天才对她那么仇恨的?

    施艳该不会闹到整个顾家都知道她找过鸭子吧?

    等到乔依然从乱糟糟的想法回过神来的时候,长廊上早已不见那两人了。

    乔依然朝着长廊两边张望也没看到那两人之后,她才放心朝着医院外走去,心绪不宁的乔依然满心都在思考着鸭子先生和施艳,他们两人怎么就是认识的?

    “野丫头?”那个有些熟悉又刺耳的往后声音在乔依然身后响起,她条件反射般地往后张望着,她现在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施艳了。

    她怎么可以背着顾澈父亲在外面养鸭子先生呢?

    “阿姨,您好。”乔依然虽然心里对施艳有些不满,但是良好的家教还是让她保持礼貌跟施艳打着招呼。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施艳跟她打招呼的方式是,“你也好啊,野丫头。”

    随着施艳不友好的打招呼,乔依然分明觉得脸边刮来了一阵风,她还看见了施艳那红色指甲的手掌朝着她的脸呼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