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他知道不知道-私人婚-
私人婚

第243章 他知道不知道

    望着自己妹妹吃的大快朵颐的样子,乔依然心里很是不安。

    她一直盯着手机,明明就插上了充电宝,手机也不欠费,为什么潘瑞嘉还不打电话来,倒是自从她开机以来,顾澈打来了几个电话和短信。

    她没多想,只是不敢接,怕他要她跟她妹妹息事宁人。

    “在哪?乔依然你长胆子了,敢不接我电话,不回我信息。”

    她选择了静音,最后把顾澈拉近了黑名单。

    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所以打电话来质问她,还发着威胁的短信问她在哪。

    “姐,你怎么不吃啊,这大闸蟹可真好吃。”乔惜梦吃的喜滋滋的,美眸也眯成了一条线看着乔依然。

    乔依然垂眸看着那大闸蟹,又看了看按她裹着纱布的手,“手受伤了,没办法剥壳。”

    “那你吃点别的吧。”乔惜梦可怜兮兮看着乔依然,“真可怜,这个大闸蟹可好吃了。”

    看着乔惜梦熟练剥壳的样子,乔依然脑海里突然就浮现了顾澈给她拨大龙虾的壳子,那样认真体贴的他,以后都不会属于她了。

    瞪着那大闸蟹好一会,乔依然的眼眸被水雾氤氲住了。

    乔惜梦瞟到自己姐姐压根就没动过筷子,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姐,是不是姐夫不愿意帮忙了?”

    可口的大龙虾的吃在嘴里顿时就索然无味了,乔惜梦手上的大闸蟹从她手里滑落到了地上,“姐,你求求姐夫好不好?不要不帮我,我不想拿视频被传上网,那样我只有去跳楼了。”

    “惜梦,你姐夫他……”乔依然压根就说不出口其实顾澈压根就不知道,或是他已经知道了,正在生气地想找她算账。

    “姐,我求求你,你去再求求姐夫好不好?”乔惜梦看着自己姐姐那恹恹的样子,她失声笑了笑,“呵呵,我就知道一定会这样的,姐夫怎么可能会为了我,去得罪几百亿大生意。”

    乔依然觉得心如刀割,大抵就是这个样子了吧,真实的情况压根就很不乐观,她又不忍心让自己妹妹跟着她一起提心吊胆,“惜梦,姐姐是心疼你,心疼你肚子里的孩子。”

    她心里有着某种侥幸,或许顾澈还没回来,如果他回来了,肯定就会来逮她了,不会只是发发短信和打电话了。

    “呵,孩子。就算我死,我也不会要这个孩子生下来。那个畜生……”乔惜梦眯了眯眼,咬着牙说,“就算姐夫不帮我,大不了我就去死好了。”

    “惜梦,你姐夫他肯定是愿意帮你。”乔依然握着自己妹妹的手,坚定说着,她合了合眼。

    除了累之外,她还怕自己妹妹看出来她一撒谎就忍不住眨眼睛皮的破绽。

    “真的吗?姐夫愿意?”乔惜梦半信半疑的。

    “怎么不愿意呢?你是我妹妹,也就是他妹妹啊,他那能让别人欺负了自己的妹妹。”这是乔依然心里最希望发生的事情。

    只是这种事情不会存在在现实生活中了,几百亿和她妹妹的声誉,他又怎么可能放弃那几百亿的生意呢。

    乔依然在心里告诫她自己,无论结果会如何,千万不要去恨顾澈。

    他对她已经很好了,在他们家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助了他们,还让她做了那么久的顾太太,虽然没有真实的名分。

    “我饱了,我们回去吧。”乔惜梦无精打采地说着,她心里也不确定究竟事情会不会顺利。

    心事重重的两姐妹,回了病房之后,就各自拿着手机发着呆。

    直到乔惜梦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下意识地瞄了瞄乔依然,“那畜生又打电话来了。”

    “我来接吧。”乔依然努力使她自己平静着,她不知道潘瑞嘉究竟会有什么招数。

    思考了一下,乔惜梦把手机调到了免提。

    “乔惜梦,你这小贱人够有种的,居然敢把你姐夫给搬出来唬我,我告诉你,顾家和潘家闹僵了对谁都不好。”

    乔惜梦听到这依旧狂傲的声音,她咽了咽口水,委屈地看着自己姐姐,乔依然拍了拍她的手让她冷静。

    “那又怎么样?我姐夫不像你,他有本事,就算跟你门潘家黄了,他也有东山再起的本事。”乔惜梦打肿脸充胖子说着。

    “呵呵,乔惜梦,你真是个无脑的女人。几百亿,不是一两亿,潘家跟顾家那就是枝蔓和滕树,谁也离不开谁。”潘瑞嘉的语气没有先前那么冲了,但是他清楚,他还不够格当顾澈的对手。

    “那又怎么样,我姐夫说了,这事他管定了。姐,是不是?”乔惜梦再次跟乔依然确定着。

    乔依然飞速在脑海里判断着,如果顾澈已经表明了态度不管她们姐妹俩,这个潘瑞嘉不会用这种商量的口气来商谈。

    她平静说着,“是,你姐夫管定了。你跟他说,你姐夫耐心不好。事情三天得不到解决,他就亲自处理了,他出手就不会有别人讨价还价的余地了。”

    这番毫无根据的话,乔依然说完,就满手都是冷汗了,但潘瑞嘉却急了,他用着乞求的语气,“乔惜梦,我们好歹相爱一场,做人可不能太绝了,不如明天中午,我们好好谈谈,我会把底片和视频通通交给你。这种小事情就不要麻烦顾大哥了。”

    乔惜梦讥讽着,“早这样不就好了。哼,收起你那些自以为是吧。”

    “乔惜梦,真看不出来你姐有那么大魅力居然能勾得住顾大哥。”潘嘉瑞下午可是专门咨询过顾谦,他哥嫂的关系,在得知顾澈把乔依然当宝贝疼之后,他就真的怕了。

    挂上电话后,乔惜梦心满意足地躺在病床上,嘴角洋溢着胜利的喜悦,“总算雨过天晴了。听着潘瑞嘉那求人的声音,可真解恨。”

    第二天,潘瑞嘉把她们姐俩给请上了他的私人游轮。

    看着游轮逐渐远离海岸的时候,乔依然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她故作镇定地找潘瑞嘉要着东西,“潘先生,我们跟你没有那么好雅兴,东西给我,让我们马上下船。”

    “顾太太,还是乔小姐,性子怎么这么急,在顾大哥面前也敢这么急吗?”

    潘瑞嘉递给她们姐俩一人一杯红酒,她们都没接,他把红酒放在一旁,拍了拍他的头,又抬起胳膊朝着乔惜梦的肚子摸了去,“还怀着我孩子呢,不能喝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