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被拆穿-私人婚-
私人婚

第244章 被拆穿

    “你别碰我。”乔惜梦躲开了潘瑞嘉,乔依然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后,“爽快点,把东西交出来。”

    “别急。”潘瑞嘉轻浮地朝乔依然抛了个眉眼,就转身进了驾驶舱。

    过了一会,这艘游轮就朝着大海的中心飞快地行驶了过去,乔氏姐妹俩握着栏杆互相搀扶着。

    “恶,恶。”乔惜梦一直呕吐着,“姐,我好怕,潘瑞嘉他发起疯来,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站不稳的两姐妹,只好蹲坐在游轮的角落里,乔依然心疼地给自己妹妹擦着呕吐物,她自己心里很没底也很怕,却依旧安慰着自己妹妹,“别怕,姐姐在,姐姐保护你。”

    “姐,姐夫知道我们今天的行踪吗?”乔惜梦担忧地问着。

    乔依然摇头,“我们不也是临时才被请上船的。”

    “那你赶紧给姐夫报告行踪,让他找人来保护我们,这游轮越开越远了,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出什么事。”乔惜梦望着四周看不到任何建筑的海平线,心里很惊慌。

    “潘瑞嘉他不敢的。”乔依然为了安抚自己妹妹,只好继续撒着谎,但还是为了宽慰乔惜梦,就拿起手机要给顾澈发信息。

    手机已经接收不到信号了,她手忍不住抖了抖,看着呕吐到仅剩半条人命的妹妹,她在手机上拨弄了一番,“跟你姐夫说了,他让我们放心,他会安排人保护我们。”

    “那就好。”乔惜梦闭着眼,痛苦地说着。

    太阳越来越大了,晒得她们眼睛都睁不开了,游轮一路驰骋了好久才放缓了速度。

    游轮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了,潘瑞嘉邪里邪气地朝着她们走了去。

    “哎呦,顾太太,怎么这么惨啦,顾大哥看见该多心疼啊。”潘瑞嘉举高临下踢了踢正坐在地上的乔依然。

    乔依然搀扶着乔惜梦站了起来,“你带我们这里来干什么?”

    “送你回家,乔小姐。”潘瑞嘉冷嗤一声,“没名没分的顾太太,死在公海,顾大哥该找谁算账呢?我差点忘记了,谁会在意一个床一伴。”

    “你胡说八道什么,识趣的就赶快把底片和视频交出来,再放我们上岸,我姐夫来了,他不会有我们这么好商量的。”乔惜梦呵斥着。

    乔依然叹了一口气,看样子这个潘瑞嘉知道了她跟顾澈没结婚的事情了,“杀人始终是犯法的。”

    “我会那么蠢亲自杀你吗?”潘瑞嘉把乔依然拉到了夹板边缘,拉着她的头发,把她摁在栏杆上,“你一个不小心就掉进去了,难不成你还有本事从公海游回去。”

    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海,还有不时飞来飞去的海鸥,远处有着飞机轰鸣鸣的引擎声。

    “一旦我回不去,警察会找上你的,你逃不掉的。”乔依然后背上都是冷汗,她余光看到了那海浪,整个身子都在发颤。

    “不愧是在顾澈枕头旁待过的女人,唬人的手段还真是一套套的,从我今天跟你们见面开始,我就带着手机信号干扰器,你能跟谁联系上?”

    得意的潘瑞嘉扯掉了领带,把乔依然的双手给捆了起来。

    乔依然感受到她的心往下坠了不少,手上被系得很疼,乔惜梦在一边嚷着,一边跑着躲避着,“混蛋,你少唬人,赶快放了我姐和我,我姐夫可是杀人都不眨眼的。”

    她脱掉鞋子对着潘瑞嘉的头顶砸了过去。

    “乔惜梦,你给我老实点,你的珍贵视频是不是很想被全世界看见。”潘瑞嘉把“珍贵”这两个字说的是那么的慢,又是那么的暧昧。

    当潘瑞嘉把乔依然绑在栏杆上后,又把乔惜梦给逮了回来用绳子困在了凳子上。

    “姐,你不是说姐夫会来救我们的吗?他的人在哪?他在哪?”隐隐的,乔惜梦觉得他们可能没救了。

    潘瑞嘉把夹板上的摄像机摆弄好之后,弓着腰,抚摸着乔惜梦的脸颊,吻了她一口,“宝贝儿,你姐姐可能还没告诉你,她压根就没跟顾澈结过婚,是不是感觉受到欺骗了。”

    “放心,我不会骗你,孩子生下来给我,一大笔钱就进了你口袋。宝贝儿,你运气好,恰好撞上老爷子要死了,谁让那老不死的,按照人头分遗产,要不然这孩子我也不想要。”

    “姐,他说的是真的吗?”乔惜梦朝自己姐姐大声质问着,她被潘瑞嘉吻一口,这让她觉得比死还难受。

    “惜梦……”乔依然绝望地看着自己妹妹,难道她们就只能这样等死了吗,那云层上的飞机,可不可以来救救她们。

    “说再多也是没结过婚,顾老爷子又不承认你这个孙媳妇,要不是我昨晚跟我妈讨论,我就被你姐给忽悠了。”

    瞪大眼睛的乔惜梦震惊不已,她楞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转着眼珠子看向乔依然的时候,只见自己姐姐难为情地看着她。

    难怪至始至终姐夫都没出现过,原来是这样,乔惜梦绝望到骨子里了,她整个人都了无生气了。

    “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不要以为你这样胡作非为就没有人能管你。”乔依然仍在找寻保命的机会。

    “怎么办?我好怕,好怕。”潘瑞嘉扭动着身体,单手覆在摄像机身上,“让你死的明白点,这艘船是没有国籍的,这里是公海,就算我亲手掐死了你,也没人管得到我。”

    “你……你……”乔依然是彻底慌了,她伤感地看着自己妹妹,“惜梦,姐姐连累了你。”

    在椅子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乔惜梦,脸色惨白,久久说不出一句话,就那么眼巴巴看着乔依然。

    “在你离开人世之前,本少爷打算为你拍一套纪念光盘。”摄像机红灯亮起,潘瑞嘉脱掉了外衣,带上了一个恐龙面具,套上了白色睡袍,特意走到了乔惜梦面前,抚摸着她脸颊“宝贝儿,你放心,你只要给我把孩子生下来,你就是安全的。”

    “你姐姐不老实,我来给她点教训之后,再送她喂鲨鱼。”

    “你……你想怎么样?”乔依然蜷缩着身子,她想跑,可是她的手又被固定在栏杆上了。

    在她眼前,似乎只有这一条受辱后再死去的路了。

    “哼,我想怎么样,你待会不就知道了,性子怎么这么急,跟顾大哥做的时候也这么急吗?”

    潘瑞嘉又从睡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微型的相机对着乔依然的脸拍摄着,那镜头渐渐往下。

    “你滚开,混蛋。”

    “你骂啊,越骂我越兴奋,你就越happy。”潘瑞嘉的手搂了一把乔依然的细腰,“你说本少爷玩你多久才好呢?”

    “呸。”乔依然朝他吐着口水,她使出浑身力气抬起脚,朝着潘瑞嘉的关键部位踢了去。

    潘瑞嘉很是意外这个弱女子居然有那么大的力气攻击他,他捂着疼痛的某处,目光阴冷,“臭三八,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少爷把你玩死之后,还要让全世界看光你的身体。”

    “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不远处,有几架直升飞机越飞越低了,那巨大的噪音让游轮上的三个人都头疼不已。

    只见飞在最前面的那架直升机停在了他们头顶,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那铁梯上大步走了下来。

    “老公。”乔依然惊讶地叫了一声,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