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还以为你不怕-私人婚-
私人婚

第245章 还以为你不怕

    “顾大哥?”潘瑞嘉不敢相信,顾澈居然来了,还是坐着直升机从天而降的。

    “姐夫?”乔惜梦那面如土色脸掩饰不住的惊讶。

    既然姐夫来了,事情就有了转机,这个潘瑞嘉得瑟不了了。

    她求救着,呜咽着,“姐夫,你快去救救我姐,潘瑞嘉这个禽兽对我姐动手动脚的,都是我的错,差点害了我姐。”

    “死三八,你别胡说八道。”潘瑞嘉忍着疼,弯着腰艰难地站了起来,普通男人听到自己女人被人动手动脚都不会善罢甘休,更何况是独霸的顾澈。

    肃杀的顾澈只留了一个冰寒的背影给了乔惜梦和潘瑞嘉,他阔步朝栏杆边的乔依然走了去。

    他来了。

    他从天而降来找她来了。

    乔依然即是感动又是后怕,还好他来了,要不然他们就天人两隔了。

    这个男人就像是老天赐给她的法宝,每次遇上困难,只要有他,什么事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老公,你怎么来了?我好怕,我怕以后再也看不见了你了。”乔依然满头墨发被海风吹得挡住了脸颊,她嘴里也有着头发,她身上的衣服凌乱。

    看到顾澈过来,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就朝他怀里钻,把脸帖在他心口的位置。

    这下子,她的心总算安定了。

    顾澈垂眸,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才说,“还以为你不怕。”

    随之,他把乔依然把手腕上的领带解开之后,把那领带当垃圾一样丢进了大海里,他拉着她胳膊看了看手上的伤,他扫了一眼乔依然的手指原本该带婚戒的地方,居然光秃秃的了。

    他摸了摸她被捆住的勒痕,又给她把头发整理好了之后,才吻了吻她额头。

    顾澈认真地凝着她,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在乔依然的瞳孔中渐渐放大,她害怕她自己是在做梦,扬起的手在空中逗留了几秒才摸上去。

    “老公。”乔依然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她的老公,什么时候都帅。

    “你去给你妹妹松绑。”他松开了乔依然,转身朝着潘瑞嘉走了去,他的步伐沉稳有力,自信满满的。

    乔依然“恩”了一声,大脑才恢复了正常思考,她朝乔惜梦小跑了过去。

    “惜梦,对不起,姐姐差点害了你。”乔依然特别后怕,她不仅没有帮上忙,还差点害了自己妹妹。

    面色惨白的乔惜梦,一直死死盯着潘瑞嘉的方向,她并没有回答乔依然的话。

    乔依然以为是自己妹妹被吓傻了才不说话,她给乔惜梦解开身上的绳索后,又关切地询问着,“惜梦,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上下打量着乔惜梦,直到一再确认乔惜梦身上没有伤的时候,她才心安一点。

    “姐,那些视频和照片,一定要姐夫帮我拿回来,好不好?我不能让那些东西外传,一旦传出去,我就只有一死了之了。”

    “好。姐夫他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了。”乔依然担忧地望着自己妹妹,生怕虚弱的她突然晕过去。

    乔惜梦死盯着潘瑞嘉,只见潘瑞嘉狗腿地上前跟顾澈解释着,顾澈只是望了他几眼,他便怕得不停地往后退着。

    “顾大哥,我跟大嫂闹得好玩,你别听乔惜梦乱说,我怎么可能对大嫂动手动脚的,我爱护她都来不及。”

    潘瑞嘉在心里埋怨着他自己的妈妈,她究竟是从哪里听说的顾澈压根就不在乎乔依然的,要不然他也不敢对乔依然动手动脚的。

    “扑腾”一声,顾澈只是甩了潘瑞嘉一记耳光,就把他打到嘴角出血还摔在了地上。

    顺着那声音的来源,乔依然转身望了去,她只看见了居高临下的顾澈踩着潘瑞嘉的手腕,“不属于你的,碰了就是这种下场。”

    “嘎嘣”一声,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吓得乔惜梦尖叫了一声“啊”,乔依然也被吓得捂着嘴,连眼睛都不敢眨了。

    在她眼前的顾澈,此刻就像是黑夜里的魔鬼一样,他噬血的信号毫不掩饰地向外扩散着。

    “嘶,嘶,疼”,潘嘉瑞疼得在地上蜷着身子打滚,他艰难地想坐起身,却疼得又躺在地上了,求饶着,“顾,顾大哥,对,对不起。你看在我爷爷份上,放,放,放过我。就算是顾爷爷也会给我爷爷几分面子的。”

    潘瑞嘉才说完,他们头顶就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顾澈抬起脚,冷哼了一声,他脚尖抵着潘嘉瑞的脖子,他在潘嘉瑞的胸口处踩了踩。

    “很不巧,我顾澈就是目中无人。”

    他加重了脚上的力气,潘瑞嘉的脸颊充血得通红,一直“咳咳”地,“顾,顾大哥,求你放过我。”

    “哼。”破烂玩意竟然敢把他女人带来公海,还对她动手动脚的。

    从赖柏海的胸腔处不时听到那骨头碎裂的声音,乔惜梦解恨地说着,“活该。”

    “不要,不要,老公,你千万不要杀人了。”乔依然大步朝着顾澈跑了过去,这个潘瑞嘉固然该死,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顾澈犯法。

    当顾澈回头剜了一眼乔依然,薄唇冷漠地吩咐着,“给我站在原地。”

    “老公,你千万别犯糊涂,千万不要干犯法的事。”乔依然担忧地又往前走了几步,顾澈转身便投给她一记冷如冰霜的眼神,这样冷酷无情又噬血的顾澈让她好害怕。

    于是,乔依然便停在原地了,“老公……”

    “差点忘记了,你有两只手。”顾澈把脚从潘瑞嘉的胸腔处给收了回来,又踩上了潘瑞嘉的右手腕。

    “啊”,一声划破天际的惨叫声之后,潘瑞嘉便昏了过去。

    停在他们上空的直升飞机,上面的保镖全部下来后,都依次排排站好了,等着顾澈差遣。

    那几架直升机里,除了顾澈的贴身保镖之外,还有赖柏海,他下到游轮的甲板上之后,就开始不停地竖立着他的头发,看到站在原地一步也不挪动的乔依然上前调侃着,“是不是觉得你男人超级帅。”

    乔依然沉默,这样的顾澈让她觉得很陌生,很害怕。

    顾澈举高临下站在满身血迹的潘瑞嘉身边,他朝保镖吩咐着,“把他给我弄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