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你妹妹比你懂事-私人婚-
私人婚

第246章 你妹妹比你懂事

    公海的海水很透彻,成群结队的海豚绕着他们所在的游轮欢快地跳跃着。

    海豚调皮地激起了层层浪花,海水溅到了游轮上,空气中一股股咸咸的味道,还夹杂着血液的腥味。

    不一会,成群的海豚便朝着另一处巨大的浪花奔了去,它们奔去的那个方向,有着一艘更大更豪华的游轮朝乔依然他们快速行驶了过去。

    那艘游轮越靠近速度就越快,眼看着那艘又大又豪华的游轮来势匆匆朝着他们那艘游轮靠近。

    乔依然的心里发紧,该不会是潘瑞嘉的救兵来了吧,那艘游轮上的人一定不会放过顾澈的。

    她也顾不上什么,跑到了顾澈身边,胆缩了一下,拉着他衣袖,“老公,我们快走吧,要不然待会我们就逃不掉了,潘家的人都找来了。可是我们要怎么走啊,直升机都走了。”

    顾澈看着这个胆小怕事的女人,想教训她什么时候可以聪明点,但又看着她泪汪汪快哭出来的样子,终究还是舍不得,把她搂进了怀里。

    “怕什么。”顾澈轻描淡写回答着。

    “老公,这可怎么办啊,都怪我连累了你,要不然待会潘家的人来了,你就假装不认识我,只是路过而已的。然后,你趁机赶快逃走好了。”

    乔依然哪里知道,顾澈来了,潘家的救兵也来了呢?

    她这真是太蠢了,自作聪明不仅害了自己妹妹,又连累顾澈了。

    “乔依然,我是你的谁。”顾澈板着乔依然那左顾右盼的小脸,捏着她的下巴,她鼻梁上都是细汗,紧皱的眉头让他看见就烦。

    这个死女人,居然叫他逃。

    “你是我老公。可是,现在情况太特殊了,老公,你赶快逃吧,要不然潘家的人来了,不放过你,那就惨了。”

    顾澈真的很想掐死这个乔依然算了,他怎么就对这么个蠢女人上心了。

    “砰砰砰”地声音响了起来,那艘大型的游轮一下下撞击着他们所在的游轮,游轮由于被冲撞,乔依然的中心不稳,完全就斜靠在顾澈身上了。

    乔依然用着祈求的眼神望着顾澈,“老公,你就说你不认识我,我不要你出事。”

    “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把人打成这样了。”乔依然瞄着地上奄奄一息的潘瑞嘉,顾澈的保镖都给他浇了三盆冷水了,他还没醒,该不会,死了吧!

    “逃?”赖柏海以为是他自己耳鸣,待他越走越近,随着乔依然多次提到的“逃”他百分之一万确定了乔依然的意思。

    “童养媳,你眼睛没事吧。”赖柏海屈膝弯着腰,盯着乔依然那苦兮兮的小脸,他自从下了直升飞机都还没跟她打招呼。

    乔依然没想到赖柏海竟然也来了,她想从顾澈的怀里出去,可他压根就把她搂得紧到动都动都动不了。

    “赖医生,你快去看看那个人渣,你一定要把他救活,潘家的人马上就要下船了,赶紧了。”

    潘家的船怎么停靠了好一会,也不见有人下船来接潘瑞嘉,难道他们在酝酿着怎么收拾顾澈,那该怎么办?

    赖柏海看着乔依然慌慌张张的模样,又指了指那艘更大的游轮,“童养媳,那是你家的船,又怎么会有潘家的人。”

    什么?

    “我家的船?”乔依然指着那艘三层的豪华游轮吃惊地问着。

    “喏,你男人的,不就是你的吗?”赖柏海用下巴指了指顾澈,那冷峻脸庞的男人瞟了瞟他,“把她们两姐妹带过去。”

    “你自己的女人自己负责,省得我碰一下,手断了。”赖柏海像躲瘟疫一般离开了顾氏夫妻,跑去搀扶着面色苍白马上就要倒下的乔惜梦了。

    乔惜梦尽管身体很难受,但还是咬牙走到了昏迷着的潘瑞嘉身边,狠狠踩了他好几下,又踢了踢他。

    在一旁得的赖柏海玩味地摇了摇头,这两姐妹的差别还真大。

    “老……公”,乔依然吞了吞口水,她望着那豪华的白色游艇,那黑溜溜的眼珠子瞪得圆圆的,她觉得像是在做梦一般,这种豪华游轮就算是电影上都少见啊。

    “真的是……你的?”乔依然忍不住问了下,以前都没听说过顾澈还有游轮。

    “难不成,是我偷的?”顾澈牵着她就朝自己的豪华游轮走了去。

    好生硬的语气,态度好差,乔依然摇了摇头,谁让她的老公就是这样一个说话冷冰冰的男人呢,她的手被他厚实的大手握着很踏实也很有安全感。

    安顿好乔依然上了自己的游轮后,顾澈正要回到潘瑞嘉的那艘游轮上时,乔惜梦追在他身后,焦急地嚷着,“姐夫,姐姐还有事找你。”

    “我?”乔依然指了指她自己的鼻尖,看着自己的妹妹,乔惜梦面色惨淡,说话的声音很微弱,“潘瑞嘉不是还有东西没……”

    “哦,对了,最重要的事。”她猛地拍了拍她脑袋,然后疾步走到顾澈身边,小声把视频和照片的事情简单说了遍。

    她仔细观察着顾澈的反应,可惜他依旧神情冷漠,看不出他真实的想法。

    “老公,求求你一定要帮我妹妹讨回公道,要不然那些照片和视频一旦流出去了,我妹妹她会活不下去的。”

    她是真的很怕在看见乔惜梦那空洞生无可恋的样子,像是怕顾澈不愿意一般,乔依然刻意嘱咐着,“万一我妹妹不在了,我,我也不活不下去了。”

    那乌黑的杏眸,眼巴巴望着顾澈,他语气是一贯的薄凉,“威胁我?”

    难道这种时候不应该是男人安慰女人吗?说他一定会帮她拿回来的,这才是正常路线吧。

    为什么他会这样说,他难道是不愿意帮这个忙吗?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慌乱的女人,双手相互纠缠着,害怕地注视着顾澈,“可不可以帮帮我?”

    顾澈朝着潘瑞嘉的那艘游艇走了,在跨过两艘游艇搭起来的临时踏板时,他背对着乔依然,那醇厚低沉的声音认真问着,“你觉得呢?”

    一秒,两秒,乔依然望着那颀长的背影,不知道要如何作答,身边是虚弱的乔惜梦耳语着,“姐,姐夫是不是说他一定会帮我的,他有说要怎么对付潘瑞嘉那个人渣吗?”

    乔依然摇头,她都不确定顾澈究竟愿不愿意帮这个忙呢?

    “乔依然,你妹妹比你要懂事。”一条踏板之隔的对面,顾澈说完便朝潘嘉瑞走了过去。

    “童养媳,又惹你家大少爷生气了?”乔依然耳边响起了赖柏海嬉笑的声音,她注视着顾澈那远去的背影,讪讪说了句,“我不知道。”

    船上的风很大,浪也很大,赖柏海见乔惜梦体力不支,便让她们姐俩一起进入船舱坐着休息。

    才刚坐下,乔依然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窗户,想看看顾澈那边的情况,在窗子就快打开的时候,从对面那艘游轮上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这个时候,对面的画面,不适合被你们看到。”赖柏海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