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杀人了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249章 杀人了吗?

    那白色衬衣的衣袖上,还沾染着红色的血迹。

    而乔依然清楚地记得刚才跟他发生亲密的时候,他手上并没有任何的伤。

    她推断那血就是潘瑞嘉的。

    她又在他白色衬衣,他腹部那两侧看到了很多向外扩散的血迹。

    那血迹的方向就像是古装电视剧上一刀刺入了某人的腹部而溅在那凶手身上的血迹。

    “顾澈该不会杀人了吧!”乔依然脑海里突然就冒出了这个大胆的设想,她手上的白色衬衣滑落在洗手台上,她失声地尖叫了一声,就捂着嘴,冷汗直往外冒。

    顾澈会不会真的杀人了?

    她脑海里尽是潘嘉瑞欺捆着她神气说着,“这艘船是没有国籍的,这里是公海,就算我亲手掐死了你,也没人管得到我。”

    那么聪明的顾澈,他应该也知道那些吧,会不会他就肆无忌惮地杀掉了潘瑞嘉。

    如果他杀人了,要怎么办?

    去揭发他吗?可他也是为了她和她妹妹才愤怒杀人的。

    不去揭发他,又让乔依然的良心很不安,毕竟那也是一条人命,除了法律可以剥夺他的生命,其他人都不可以。

    躲在密闭的浴室里许久,她始终拿不定主意。

    她用凉水冲了好几次脸,一双手也被凉水泡的发胀了。

    浴室外渐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依然,乔依然。”那熟悉醇厚的声音此时在乔依听来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咔嚓”一声,顾澈把浴室的门给打开了,他揉了揉乔依然的头,又摸了摸她苍白的小脸,“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干嘛不多睡会。”

    他又瞟了眼乔依然手上缠着的纱布,“是不打算要你的手了吗?都受伤了还洗什么衣服,全部丢掉。”

    下一秒,顾澈把他自己和乔依然的衣服全扔进了垃圾桶,又给乔依然把手给擦干了。

    乔依然静静注视着顾澈,她不知道他是没看到那血迹,还是压根就故意躲避着那血迹。

    他到底杀人没?

    明明才发生那么亲密行为的男人,为什么她会觉得那么的遥远还有生疏甚至恐怖。

    乔依然看着顾澈越走越近之后,她忍不住望着顾澈问着,“老……公,你把那个……潘瑞嘉怎么了?”该不会杀了他吧?

    那个人渣固然该死,但是作为文明人不能那么无视王法。

    如果他杀人了,她一定要去劝他自首,无论多久,她都愿意等他出来。

    “以后他不会骚扰你们了。”顾澈以为乔依然还在担忧乔惜梦的事情,便安抚着她,“欺负我的家人,他是嫌命太长了。”

    她紧盯着他说话的样子,想从他表情里探出一丝迹象,可是他的表情依旧是清冷。

    他到底有没有杀人?

    她想要顾澈跟她说真话,到底有没有杀人,又怕顾澈会承认杀人了,更怕顾澈杀人了还不承认。

    她很乱。

    犹豫再三,乔依然才慎重地问出口,“老公,我们下船的时候,潘瑞嘉还没醒,后来……后来,我在我们这艘游轮上的时候,听到了他的惨叫声。”

    “恩。”顾澈正对着镜子剃着胡子,镜子里的乔依然看起来像是处在极大的恐惧之中。

    潘瑞嘉那混账在船上拍的视频,他也看过,从那画面上来看,那混账确实很大可能对他女人动手动脚过。

    他想起来就烦,他顾澈当宝贝一样的女人居然被其他男人欺负,显得他真窝囊。

    “你放心,那畜生以后都没机会出现在你面前了。以后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天塌下来,你老公也给你顶着,知道了吗?”

    乔依然在心里细细品味着顾澈说的话,以后都没有机会了,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死了?”

    正在刮着下巴胡须的顾澈把注意力全放在了处在恐惧之中的乔依然身上,他的小妻子看起来并没有得到安慰,而是看起来更加害怕了。

    他握着手上剃须刀的力道大了点,语气狠戾,眸底的寒光也显露了出来,“碰了我的人,就该死。”

    什么?

    他这话的意思是潘瑞嘉死了,是他杀的吗?

    那艘船上全是他的人,就算不是他亲手杀的,也是他命人杀的。

    那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怎么可以私自就决定了他的生死。

    如果顾澈杀人了,那么她乔依然就是帮凶。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了?

    都怪她,如果一开始就跟顾澈讲,也就不会被潘嘉瑞给骗上船了,那么潘嘉瑞就没有机会对她动手动脚,顾澈也不至于会发狠杀人。

    乔依然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她觉得呼吸好困难,双腿发软,整个人也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他杀人了!

    他杀人了!

    他怎么可以杀人!

    他杀了人竟然可以觉得这么理所当然,像是拍死一个蚊子那么的不屑一顾。

    “你怎么了?”顾澈看着镜子里的女人那一系列往后倒的动作,立马把手上的刮胡刀大力地给扔掉了,转身扯住了那快要跌倒的女人。

    她很轻,像是没吃饭一样的人,跟个纸片人一样落入了他的怀抱。

    同时,那刮胡刀被砸到了镜子上,那墙壁上的碎裂玻璃发出巨大的“呲呲”声。

    “啊”,乔依然捂着头闭着眼大叫了一声,她脑海里全是顾澈一巴掌把潘瑞嘉打倒在地满脸血,他还踩着潘瑞嘉胸口……

    “别怕,别怕。”顾澈抱着乔依然离开了浴室,她嘴里一直在大叫着“不要,不要。”

    她的双眸里,尽是恐惧与不安,像是受了巨大的打击一样。

    “乖,别怕,以后没人敢欺负我们依然了。”顾澈把她放进了被窝里,他轻轻哄着她。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顾澈心里很烦躁,他低头吻她额头,却被她挪开了脑袋躲开了。

    乔依然无法面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了,他怎么可以那么无视一条生命,他怎么可以那么冷血。

    她眼角里全是泪水。

    她恨,恨她自己促使顾澈酿成了这次大祸。

    她怕,顾澈那双手是杀过人的,那是沾满了潘瑞嘉血的手,被他触碰的时候,她觉得全身所有毛孔都在发抖。

    “依然,你是哪里不舒服吗?你等着,我去把赖柏海叫来给你看看。”顾澈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床上的乔依然,她额头上全是汗。

    终究是不忍心放她一个人,于是他给赖柏海打了电话,“一分钟出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