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他的金主-私人婚-
私人婚

第25章 他的金主

    这还是乔依然生平第一次被人呼巴掌,她看到那来势汹汹的巴掌,吓得忘记了躲闪,只知道闭上了眼睛。

    但过了好几秒,她也没有听到巴掌落在她脸上的声音,而脸上更没有疼痛感,但是她却听到了一声惨叫,“啊……”

    “疼……”那是施艳刺耳的声音发出的惨叫声。

    当乔依然再睁开眼的时候,她看到了面容冷峻的鸭子先生站在她的身边,他正居高临下地扭着施艳的手腕。

    男人瞟了一眼面色惨白的乔依然,嫌弃地甩掉了施艳的手腕,施艳整个身体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跤。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想拿老娘的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施艳另一只手扶着被顾澈捏脱臼的手,悻悻然离去。

    “谢谢。”乔依然看了看施艳离去的背影,又好奇望着鸭子先生问着,“你……这样对她,不怕她生气吗?”

    乔依然看着鸭子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了手帕仔仔细细把他手擦干净了,又厌恶地把手帕扔进了垃圾桶,他看起来好像很讨厌施艳一样。

    男人也不回答,他如刀刃般锋利的眸光瞟了乔依然一眼之后,就双手插进兜里之后,朝着前方走着,乔依然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鸭子先生,你知道她是谁吗?”男人的腿本来就比乔依然的长不少,他步子又迈得比她大,乔依然得小跑才能跟得上,她眉头深锁,不悦地望着鸭子先生。

    这个呱躁的笨女人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刚才居然站在原地等着被施艳那种女人打,男人充耳不闻她说的话。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乔依然很是生气,索性她就挡在男人的面前,伸出她的双手拦着男人的去路,“她是顾澈的阿姨,也就是顾澈的后妈。”

    她以为鸭子先生至少会惊讶一下的,但是面前的鸭子先生却仍旧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他居高临下看了眼乔依然,从鼻子冷哼了一声,他不屑的眼神仿佛在说,“关我什么事。”

    果真是丧尽天良的鸭子先生,他难道都不觉得难堪吗?

    虽说施艳不是顾澈的亲妈,但是他毕竟是跟顾澈的老婆和后妈有过那种关系,难道他都不会别扭吗?

    女人一激动,尤其是格外生气的时候,小脸红扑扑的,都能看到白皙皮肤下的毛细血管了,乔依然两条秀眉快拧成一条线了,“把手镯还我,我们以后不要再纠缠了。阿姨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她就是知道你是我老婆,才打你的。

    什么叫做不要纠缠了?死女人,是在嫌弃他吗?

    “唔唔……”乔依然只觉得后背被一股力量推搡,下一刻她就撞进了一堵硬硬的肉墙。为什么呼吸不了?

    烦人!该死的鸭子先生怎么又亲她,乔依然在男人怀里死劲地挣扎,她双手抵在他两人身体之间,可乔依然的后脑勺被男人死死抱着,纤细的腰也被男人紧紧握着。

    “你放开我。”乔依然脑海里充斥着这个想法,她呼吸都不顺畅了,羞愧难当的她恨不得锤死这个轻薄狂。

    这次她还没伸出脚踩鸭子先生之前,就被男人拦腰抱紧他的车里了。乔依然在车里用包挡在她的身体面前,警惕着不知道何时会兽性大发的鸭子先生。

    “你……”乔依然本来想为自己讨公道的,但是口腔里全是男人的口水,让她羞得说不出话,只好拿着纸巾不断吐着口水。

    平时叫老公不是叫的很自然的吗?跟你老公接个吻,就这么排斥,顾澈勾了勾唇,看着后视镜里的女人害羞窘迫的模样,心里觉得很有意思。

    他小妻子的味道,还是很美好的,总是让自控力极佳的他,会情不自禁想吻她。

    心情不错的男人,闲闲散散开着车,不时瞄一瞄后视镜的女人,她的脸因为害羞依旧通红,她像是有什么话想说,时不时偷瞄他几眼,又低下头。

    最后,乔依然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拿出一张银行卡,递到开着车的男人手边,“这是我自己的钱,你先拿着,可不可以把手镯先还我,我以后也不想再去西郊别墅给你当保姆了。”

    “协议是这么写的吗?”男人清冷的声音让乔依然瞬间凝聚的勇气焉了下来。

    “鸭子先生,你住着你金主的房子,怎么就好意思让我总出入那里?”何况你的金主还是她的后婆婆。

    金主?死丫头,还把你男人当鸭子呢?

    按耐住教训这个眼瞎的女人,顾澈不紧不慢地摇着头,表示他的不介意。

    这个鸭子先生的脸皮究竟是有多厚,乔依然瞪了他一眼,瘪着嘴,语气很不好地说,“那拜托你不要让施艳知道那条手镯在你那边。”

    害怕鸭子先生理解不了,乔依然慎重强调着,“总之顾澈的爷爷说了,手镯不能落入施艳的手里。”

    “知道吗?”乔依然强忍着不满,用着哄小朋友的语气问着男人。

    这种语气让顾澈觉得很好笑也很幼稚,乔依然以后应该会是个好妈妈吧。车子突然被顾澈刹住了,他不敢相信他自己竟然会生出这种念头。

    “怎么了?”乔依然望着前面没车,后面没车,甚至红绿灯都还在500米以外的地方。

    “吵死了。”再次把车子发动起来的男人呵斥了乔依然一句,然后就把车速猛然开起来了。

    当车子停在西郊别墅后,乔依然还没得到她想要的答案时,她带着请求的语气问,“鸭子先生,你真的不可以先把手镯给我吗?”

    男人不回答,乔依然不高兴地退而求其次,“那拜托你不要把手镯让阿姨知道了,好不好?”

    “乔依然”,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这让乔依然心里以为鸭子先生肯答应她了,她满怀期待地望着他。

    “你如果跟我睡一晚……”

    “呸”,乔依然朝他吐了口口水,像见了鬼一样地跑下车,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别墅里躲进了她住的那间房。

    小东西,以后就不只是睡一晚的问题了。

    把车子停好后,顾澈瞧见乔依然那间房的灯未亮,他饶有兴致望着那窗口抽完了一根烟,他才朝别墅走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