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创伤也有潜伏期-私人婚-
私人婚

第250章 创伤也有潜伏期

    赖柏海接着电话的时候,刚给乔惜梦拔掉了针头。

    他耸了耸肩,对着乔惜梦无奈说着,“八成是你姐姐哪里不舒服。”

    退烧药已经在乔惜梦身上起了效果,她现在开始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已经没有打针之前那么虚弱了,说话也有了力气,“我姐?”

    “对,你姐乔依然,那是个祖宗。”赖柏海笑了笑,他把废弃的医疗物品全都仔细打包好了,又按了铃,吩咐厨房送东西过来给乔惜梦吃。

    “赖医生,可不可以让厨房做点大闸蟹送来。”乔惜梦赶在赖柏海还没挂电话前提着要求。

    赖柏海竖着手指对乔依然摇了摇,又对着厨房吩咐着,“就我说的那些,不许私下给乔小姐做其他东西,她现在是病人,吃的东西只能按照我指定的来。”

    这话他是对厨房说的,也是对乔惜梦说的。

    没有心爱的大闸蟹吃,乔惜梦舔了舔唇,抱怨着,“我姐呢?还是我姐最好,我要吃什么她就给我弄什么来吃。”

    “孕妇是不能吃大闸蟹的,你姐不知道,作为医生的我是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的,而且你身体这么虚弱……”

    “你是怎么知道我怀孕了。”乔惜梦紧张地瞄了瞄窗口和房门,很是担心会不会被其他人听见,“是我姐告诉你的吗?”

    “我可是专业的医生,怀孕我看得出来。”赖柏海收拾好他的诊疗箱,双手摊开对着乔惜梦说,“rex一点,你放心,我给你用的药全是孕妇可以用的。”

    乔惜梦是巴不得这个孩子就这么莫名奇妙掉了才好,“赖医生,你一定不能把我怀孕的事情告诉别人。”

    “安心养身体吧。”赖柏海朝着门外走了去,“专业的医生除了会干预病人的饮食还会尊重病人的**。”

    顾澈看着姗姗来迟的赖柏海,那渗人的眼光,让赖柏海不仅打了个寒颤,那样子像是要活剥了他一样。

    “我这不是来了吗?童养媳不是刚才都好好的吗?怎么一会功夫就这么着急需要找医生了。”

    赖柏海放下了诊疗箱,看着乔依然整个人都在发抖,脸色苍白,眼神恐惧又空洞,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样。

    “依然,别怕,赖柏海来了。”顾澈想把乔依然给抱着坐起来,方便赖柏海给她看病。

    可当顾澈的手才碰到乔依然的时候,她就大叫着,“不要,不要。”

    然后又往被子里躲着,就是不让顾澈碰她。

    “这是怎么了?”赖柏海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他认识的乔依然对顾澈那就是只有依赖和爱慕。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就让她如此避讳着顾澈。

    顾澈摇头,他也不知道。

    “阿澈,那么多年你都憋过来了,干嘛要对她用强的。你家童养媳本来就胆小,今天又受到了惊吓,你还对他用强的。”赖柏海没好气说着,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顾澈只觉得冤枉,今天他最多也就不温柔而已,也不算对她用了强,而且乔依然睡醒之后还很开心地偷吻着他。

    “你真是个糙汉子,出去。”赖柏海把顾澈给拉起来给赶了出去。

    看着自己小妻子恐惧害怕的样子,顾澈又怎么舍得离开,他不明白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

    “还看,你是不是要把她逼疯才开心。”赖柏海踩着顾澈的脚,直把他往外推。

    “这么严重!”顾澈恋恋不舍地退出了房间。

    “赶紧滚,现在她这个样子,只有先给她催眠把她哄得睡着安定安定情绪。”赖柏海没好气说着。

    虚弱的乔依然在赖柏海的催眠下,不到十分钟就睡着了,但是睡着的她紧紧搂着被子。

    睡梦中的她还在恐惧着什么。

    房间外,顾澈正依靠在门上闷闷地抽着烟。

    “臭男人。”赖柏海打开门的时候,只觉得门板好重,顾澈听见开门声之后,连忙熄灭了烟,又往房间里看了看。

    他娇小的老婆此刻正闭着双眼,安静地睡着,他怕她醒来会孤单害怕,想进去陪在她身边,却被赖柏海用手挡着他。

    “别吵她。”赖柏海强硬地关上了门,“你要担心她,你就给我仔细说说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就要强她,打没打她?一个男人打什么女人,太没出息了。”

    顾澈白皙的脸颊微微发红了,那种事要跟第三人说,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他带着赖柏海去了甲板上喝着酒,他又狠狠地抽了好几根烟,海风把他吹得也冷静了下来。

    思考了一会,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这时候知道难为情了,说不出口了,做的时候怎么就忍心。”

    赖柏海也点燃了一根烟,“我以前在念书的时候辅修过心理学,也帮助过那些被强迫的女生走出障碍,你知道帮助一个女生走出那样的阴影有多不容易吗?”

    夕阳已经落山了,游轮停靠在一座小岛上了,顾澈望着他那栋才刚刚竣工的别墅,“先下船吧。”

    “不行,那两姐妹现在都最好别挪来挪去了,一切等明天看看她们的状态再说。”赖柏海故意把他身上的白色大褂提了提,“你倒是说啊,你就忍心你家童养媳一看到你就恐惧不安吗?”

    当顾澈把他回了自己游轮之后的事情逐一在脑海过了一遍之后,他才开腔,“问题可能出在依然睡醒之后。”

    待顾澈把浴室里发生的事情,很细节讲给了赖柏海听的时候,赖柏海恍然大悟地感概着,“原来罪魁祸首是那臭小子。视频,你给我看看,那臭小子跟乔依然有身体接触吗?”

    “销毁了。”顾澈闷闷地抽了一根烟,“那视频的角度上看,依然只是被抱了一下,但她很抗拒,很怕,她在哭。”

    从顾澈感觉联系不上乔依然就立马觉得不对劲了,就开始从d市往s市赶了,可他还是来迟了。

    “按照你说的这些,我觉得是童养媳在听到‘潘瑞嘉’这三个字之后才这样的,她太爱你,就很介意被别的男人碰,可能是在被抱的时候,心里产生了创伤,从而抗拒任何人的亲近了。”

    “可我跟她”,说到这里顾澈有些不好意思“咳咳”,才说,“她睡醒之前我们还好好的。”

    “那她这样以前,你们谈话里有没有提到潘瑞嘉?”

    顾澈疑惑,他丝毫不敢怠慢地回忆着,良久才说,“没有。”

    :小伙伴们,你们喜欢一天几更啊,请在评论里留下你们的希望我一天更多少章啊,果汁是个手速很慢的人,请大家给我点鼓励,说不准我就会速度飙升啦。o(n_n)o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