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智力超群-私人婚-
私人婚

第251章 智力超群

    赖柏海安慰着,“暂时你就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了,等她慢慢缓一段时间。”

    “为什么?她就算抵触太亲近的行为,也不至于不让我见她吧,况且她……”顾澈恨不得把乔依然塞进口袋24小时都携带着,他生怕她再出点什么事。

    “有的人面对创伤,并不是马上就发作的,这个也会有潜伏期。相信我,我不会害你们。”赖柏海如实说,“一旦创伤拖得越久,以后痊愈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她抗拒你,还有一方面原因就是她觉得她被其他人抱过了,心里愧对于你,所以没办法面对你。”

    顾澈怔楞住了,过了好大一会,他冰冷的眸光恨不得要把赖柏海给吞没了,最后,在他抽完三根烟之后,才点头同意。

    顾澈觉得他的心好难受,看着他小妻子难受,他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说到便做到的顾澈,一直到深夜待乔依然睡着之后,他才悄悄地潜进卧室。

    月光透过窗户照在房间里,夜色下的乔依然看起来神经紧绷着,她依旧和白天睡着时候一样,紧紧握着被子,像是抱着救命稻草一般。

    “哎”,顾澈不惊叹了口气,心里责怪着他自己怎么就晚来了那么一点,要不然他的小妻子也不会被困在栏杆上,更不会被潘瑞嘉强抱。

    那个混账居然敢碰他的女人,顾澈恨不得直接让手下把那厮仍进大海喂鲨鱼算了。

    “阿澈”,睡梦中的女人呢喃着,顾澈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轻声应着,“我在。”

    “老公,对不起,都怪我,都是我自作聪明,我……”睡梦中的乔依然,眼角的眼泪不断往外留着。

    “傻瓜。”顾澈心疼地替她拂去眼角的泪水,又给她盖好被子,可乔依然脸上表情格外痛苦,“老公,我对不起你……不要,不要……”

    “呜呜……”她渐渐哭泣的声音开始哽咽了,那伤心哭泣的模样让顾澈心力交瘁,他把她搂进怀里,靠近着他心脏的位置。

    他想亲吻她的额头来安慰她,可是又想起了赖柏海说的那些,终究还是静静看着她,只能用温热的指腹来传递着他的担心。

    看着自己小妻子在睡梦中哭得嗓子都哑了,顾澈又什么都做不了,他心里像是有百只手爪子在抓一般。

    “乖,别哭,老公以后都不会让依然受一点点委屈。”

    东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顾澈不得不离开了,虽然他很想陪在乔依然身边看着她苏醒,然后再像以前一样天天醒后都会睡眼朦胧往他怀里钻,听她甜甜叫一声“老公。”

    以前觉得她吵,现在想起来,顾澈觉得那样的时刻可真幸福。

    依依不舍离开卧室后,他并没有回房去休息,而是给手下打电话,他要好好“伺候”那挨千刀的潘瑞嘉。

    睡了一觉的乔依然起来后,精神比昨天好了很多,她、乔惜梦和赖柏海三个人在餐厅里吃着早餐。

    看着自己妹妹吃得很开心的样子,偶尔还跟赖柏海打打嘴仗,她也心安了不少,总算没有因为她愚蠢用的举动而害惨了自己妹妹。

    乔依然没什么胃口,她一直东张西望着寻找着顾澈的身影,可为什么昨晚顾澈没回房睡,而且一大早又不见人了,他去哪里了。

    “惜梦,我挺想知道你拥有一个‘智力超群’的姐姐是一种什么体验?”赖柏海看着乔依然闷闷不乐的样子,决心活跃一下气氛。

    乔惜梦笑嘻嘻看着赖柏海,“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体验,来个现场版,让你羡慕嫉妒恨一下。”

    随后,乔惜梦甜甜地喊了乔依然一声,“姐,我想你吃你那份松露炒蛋。”

    正在走神的乔依然并没有反应,赖柏海偷笑着,乔惜梦直接用胳膊肘撞了撞自己姐姐,大声地说,“我想吃你碗里的松露炒蛋。”

    “啊?”乔依然看着自己妹妹正对着她那碟早餐虎视眈眈地,她立马把自己的推到了乔惜梦面前,还又给乔惜梦倒好了一杯热牛奶。

    “惜梦,你慢慢吃,不够我们再让厨房做点。”照顾人一向都是乔依然的长项,她从小就在家里照顾自己妹妹,工作后又在幼儿园一直照顾着小朋友。

    才吃了一口,乔惜梦就不惊感叹着,“姐,为什么你这份比我的好吃。是不是姐夫偏心,故意把好东西全都留给你了。”

    “应该不会吧。”乔依然好奇着,怎么顾澈都不吃早餐的吗,“既然你觉得我的好吃点,那以后我的早餐就留给你吃。”

    “这可是你说的啊,我没要求哦,回头姐夫要是怪罪我,姐你可得如实说哦。”乔惜梦得意地咬着叉子,望着赖柏海,“羡慕吧。”

    这两姐妹还真是截然不同的性格,一个小聪明不断,一个傻乎乎的,倒是挺互补的?

    赖柏海打趣着盯着乔依然看,“你这姐姐怎么就跟一个受气的妹妹一样,有啥好东西就让出去,这样像话吗?”

    “哼,赖柏海,你就是羡慕嫉妒恨我有姐姐疼”,乔惜梦朝着赖柏海嘚瑟完,又可怜兮兮把头歪在乔依然手臂上,“姐,你刚才没来的时候,赖医生凶我。”

    让赖柏海始料未及的就是,乔依然拿着叉子,狠狠瞪着他,语气是他从所未见到的强硬,“你干嘛要欺负我妹妹,她还是个小孩子,她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或是得罪你了,我来替她给她道歉。”

    “乔氏姐妹!”赖柏海真想跳到大海里来以证他的清白,他狠狠切着面前的牛排,然后当着那苹果是乔惜梦一口口狠狠咬着。

    “我要吃一个苹果,我姐姐能给我买一颗苹果树,赖柏海这就是我有一个‘智力超群’姐姐的体会。”

    “‘智力超群’的童养媳,可真是个好姐姐。”

    哪里知道自己妹妹和赖柏海说的是反义呢,乔依然有些害羞地否认着,“那有,我想着是自己妹妹,只要她看上我有的,我就能给她。”

    “童养媳,你妹妹要是跟你要老公,你也这么大方的给吗?”赖柏海看着乔依然东张西望又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的样子,他才意识到他提了顾澈,他有些后悔。

    “不会。”乔依然没看到顾澈,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他去哪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