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不在场的关心-私人婚-
私人婚

第252章 不在场的关心

    顾澈在海边刚刚建好的度假别墅里,用着望远镜观察着在游轮上吃早餐的乔依然。

    在监控里,顾澈可以看到在游轮餐厅里的一切,早餐她一口没吃就给了乔惜梦

    她眉头紧蹙,好像很不高兴地样子,这让顾澈觉得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样。

    他嫌弃摄像头的脚步不能完全展示他小妻子的全部表情,又拿着天文望远镜观察着她。

    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然后就笑了,顾澈觉得他心里像是被阳光照耀过一般,暖呼呼的,很想一辈子珍藏她的笑容。

    要一辈子让她这样笑。

    她一直东张西望地在寻找着什么,而且还会好奇地看看这栋海边别墅,当她的视线正对着顾澈望远镜的方向时,顾澈却只留下那天文望远镜,从露台离开回了房间,窗帘还在随风荡漾着。

    他担心她被看见,担忧她会看见他会难过。

    即使很想他,很想当面告诉她“别怕,压根就什么都没发生过,你没有对不起我”,可赖柏海说的话犹如在耳,让他只好选择回了房间,透过窗帘仔细打量着她,她站在那里好久,才离开。

    伴随她离开的同时,游轮也开走了,顾澈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掏空了一般,只剩一半了。

    “依然……”

    他对着游轮离去的方向一直紧紧盯着,连手机有短信声音进来他也没反应,就那么站在阳台上,注视着那早已消失在他视线里的游轮。

    放心不下她,顾澈给赖柏海打电话之前,发现了乔依然发来的信息,“老公,我想带我妹妹在公寓休养一段时间,可以吗?”

    “那也是你的家,你想怎么都行。我最近要出差,让云姨过去照顾你们。”

    “不用麻烦云姨了,我妹妹不想见人。”

    他怎么去出差了?

    他会不会去自首,一条人命可就在他手上就那么没了。

    怪不得他,都怪她,乔依然手心里尽是冷汗,她好怕,怕万一警察找上顾澈,那么他这一辈子就废了。

    正坐在乔依然身边的赖柏海,有点好奇顾澈究竟在干什么居然半个小时才回信息,看着顾澈的回信内容,他心里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没多会,赖柏海便接到了顾澈的电话,他朝乔氏姐妹调皮一笑,“我家honey,我去甲板上接电话,让他听听海浪的声音。”

    “啊哈哈,赖医生,你的honey是纯男人吗,还是泰国的变性人?”乔惜梦放下了手上的零食,认真地打趣着赖柏海。

    “纯男人?变性人?”乔依然好奇地望着赖柏海,她嘴角含笑的样子,装着很是八卦地打听着,“那是不是就是男人?帅吗?赖医生,改天带出来,我们一起吃饭啊。”

    “哼,不告诉你,我家honey长得太帅,我怕你们会忍不住跟我们抢。”赖柏海神秘兮兮抱着一直响不停的手机,又扭着他的腰,一步三回头看着乔氏姐妹,才走到甲板上。

    乔惜梦把薯片咬得“脆脆”地,朝着赖柏海背影吼着,“赖医生,这世界只有不努力的小三,并没有挖不到的墙角,你家hoeny确定还是你的吗?”

    “讨厌!乔惜梦,你……”赖柏海还没回击完,就看到手机里那源源不断的威胁短信,“不想去非洲就马上接电话,飞机行李都给你备好了。”

    赖柏海快速走到了夹板上,他语气轻快地对着电话喊着,“honey,你怎么总是这么急……”

    听到赖柏海这样叫自己,顾澈只想吐,“赖柏海,听说公海最近出现了几头食人鲸,我想你们会成为好朋友的,我找人送你……”

    “阿澈,你说我容易吗。为了把你家童养媳和小姨子哄得开开心心的,我把我的清白都交出去了。”

    赖柏海觉得他除了担负医生的责任,还承担了心理医生,营养师,搞笑小丑等等的角色。

    “那玩意,你有过吗?你去我公寓住下来,吃的用的,我让人给你们送过去,你把依然给我照顾好了,知道吗?她不愿意让云姨过去照顾她们,其他人我也放心不下。”顾澈说话的功夫就在发信息让唐浩宇安排了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你雇我不就是为了专门伺候你家童养媳吗?有异性没人性的臭男人。”赖柏海又开始不正经地调侃着。

    听到赖柏海不像昨晚上那么严肃说话,顾澈判断应该是乔依然的情况没有昨天那么严重了。

    “依然,她怎么样了?”

    “好的很,都会挖苦我了,你放心,那小丫头今天看不到你,还四处寻找着你的身影,你说要出差,那失落的样子,我真怕她哭起来。”赖柏海添油加醋地描绘着,想让顾澈那颗失落的心得到满足。

    “恩。”她好就行,等事情在她心里淡化后,他再出现吧,反正他们还有一辈子厮守。

    挂上电话后,顾澈在阳台上抽完了一根烟才去了另一个小岛上面的别墅。

    这个别墅地下室的杂物间里才刚刚重新装修完,现场还没有清理完,杂物间里还有着刺鼻的油漆味,潘瑞嘉在一张临时搭建的木床上睡着。

    “嘎吱”一声,保镖毕恭毕敬整齐地朝刚进来的男人喊着,“顾总好。”

    “你们这群人,居然还没把潘少爷给照顾好,难道你们不知道潘少爷是潘家的人吗?”顾澈吹了吹他身边的油漆桶上的灰尘,又朝着潘瑞嘉走了去。

    一身清冷的顾澈,犹如地狱王者一般,这让瑟瑟发抖的潘瑞嘉,不由得又打了个冷颤。

    鼻青脸肿的潘瑞嘉,蜷缩在角落里,双手握成拳,苦苦哀求着顾澈,“顾大哥,求求你看在我爷爷的份上,放我走。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惹乔惜梦还有大嫂。”

    说完,他还跪着自己扇起了自己的巴掌,“叫你有眼无珠,叫你犯贱。”

    “顾大哥,你要的东西,我真的再没有备份了,天地良心,我怎么敢骗你。”

    顾澈就那么看着,也不出声,没有一丝表情,直到潘瑞嘉被她自己扇得嘴角都流血了,他才对身后的人说,“把潘少爷伺候好了,要不然就显得我顾澈小气。”

    “不,不会。”潘瑞嘉的脸被自己扇得肿的老高,一张脸上只有鲜红的血迹,如果不仔细看,倒是像一个红烧狮子头,“顾大哥,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我可以赔钱……”

    “呵呵!”顾澈冷笑,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屑地说,“就你们潘家那点,还不够塞牙缝的。”

    “哦,我想起来了,潘少爷喜欢自导自演,正好我帮你请了一个著名的摄像师,也有器材供你拍整套高清的。”

    言毕,顾澈离开了杂物间,对等在门后的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们说,“好好跟潘少爷演好这部电影,你们得让他一次把一辈子的份额都给吃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