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今夜他会不会来-私人婚-
私人婚

第253章 今夜他会不会来

    “是,顾总,保证完成任务,我们可是成人电影界的七饿女组合,专业程度您放心。”七饿女的七个人整齐地回答着。

    七饿女的队长很兴奋地跟身边的成员叫着,“这次的摄影师居然是tommy,大名鼎鼎的tommy哦,可是拿过康城影展最佳摄影奖的哦。”

    另一个团员颇有些遗憾,“可是拍的片子又不能公开,都不能让粉丝见证一下大师级别的作品了。”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演得好,会让tommy给你们拍套系列电影。”顾澈淡淡地回应着。

    丧家犬潘瑞嘉把他小妻子吓唬到连他都害怕了,他是不会让潘瑞嘉好过的,让他一死了之就太过仁慈了。

    既然他爱拍,就让他拍个够。

    杂物间里,很热闹,七饿女把潘瑞嘉吻得叫苦不连,“走开,你们统统给我滚开。”

    “来嘛,来嘛。潘先生,你看我昨天才垫好的胸,大吧,来摸一摸,我们继续办事。”

    七饿女其他几个女人也拉扯着潘瑞嘉的胳膊,“看镜头嘛,难道我伺候得潘先生不爽吗?”

    在一旁的保镖看得只犯恶心,压根就没有电视剧上演的那孩子能够左拥右抱的美好。

    听到潘瑞嘉不时痛苦求着绕,顾澈冷笑地走开了,敢动他的人,他只会让他生不如死。

    顾澈这一整天的工作都断断续续的,只要一想到乔依然昨晚在梦中哭着说“不要”和“老公,对不起”,他就觉得胸口堵得慌。

    他的小妻子,需要多久才会恢复。

    乔依然在公寓里陪着她妹妹养着身上的伤,一个星期也过去了,顾澈还没回来过,她心里很担心他,以至于每晚做梦都能梦到他。

    一方面,她希望他去自首,另一方面又每天上网查询着新闻,看着有没有顾澈被捕的消息。

    每次她都是怀着复杂的心情在查询顾澈的名字,她打心里还是害怕顾澈被捕,可根深蒂固的道德感束缚着她,杀人了必须要伏法。

    赖柏海每天都能把乔氏姐妹哄得笑的合不拢嘴,这天晚上,乔依然吃了晚饭才八点就吵着困了要睡觉。

    她已经有十天没见过顾澈了,很想他,又不敢给他打电话。

    她想打电话的时候,心里总会冒出一个想法,会不会警察也正在找他,她打了电话过去就会暴露了顾澈的所在位置。

    她很乱,乱到她也不知道她究竟想干什么。

    只有晚上睡着的时候她才不会胡思乱想,抱着顾澈睡过的枕头就像他在身边一样。

    她躺在床上,催眠着她自己赶快睡着,睡着了就可以看到顾澈了。

    数着好几千只绵羊后,她才进入了浅眠,她思绪还是很清晰,她很着急,怎么今晚顾澈就不出现在她梦里了。

    过了很久,她才渐渐放松进入了梦乡,可是今晚的梦里没有顾澈。

    “不要,不要抓我老公,都是我的错,呜呜……”乔依然在梦里看不到顾澈,她很怕,在梦里她满世界在找顾澈,最后看到顾澈的时候他已经被扣上了手铐。

    “老公!”乔依然撕心裂肺地大叫着,她满脸冷汗地坐了起来,害怕地裹着被子窝在床头,抱着顾澈的枕头啜泣着,“老公,是我对不起你,呜呜……”

    正在楼下玩着飞行棋的赖柏海和乔惜梦也听到了乔依然那撕心裂肺的喊叫了,赖柏海狐疑了,这个点顾澈也还没过来,乔依然这是怎么了。

    等到乔惜梦和赖柏海上了楼,就看到头发被挠成马蜂窝的乔依然,抱着枕头满脸泪痕,嘴里念念有词说着,“我老公呢,阿澈呢?”

    “他出差了。”赖柏海见乔依然情况很不对劲,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顾澈。

    “真的是出差了,他安全吗?”只要他好就行,只要还没被抓住就好,乔依然紧张地握着赖柏海的手。

    单薄的乔依然给赖柏海的感觉就是弱不禁风,但此刻他的胳膊却被乔依然捏得很疼,似乎她在用力点,就会把他骨头给扭断了。

    “安全,很安全。”她是怎么了,怎么看就怎么不对劲,看样子明天得找个专业的心理医生来了。

    “最近有没有人来找你问阿澈的下落啊。”乔依然警惕地问着,她不知道警察究竟有没有开始采取行动。

    满头雾水的赖柏海摇头,乔依然这才松了口气。

    在一旁的乔惜梦打趣着,“姐,你是不是太想姐夫了,要不要我陪你睡?”

    “不要。你现在毕竟……”乔依然突然意识到乔惜梦是不希望被外人知道她怀孕了,于是立马打准了,改口说,“万一你姐夫回来看见不好。”

    “哦,哦,哦,我懂,你们大人的世界好不单纯啊,我年纪还小,我听不懂。”乔惜梦用两手捂着耳朵,笑意盈盈看着自己姐姐。

    笑点低的赖柏海,忍不住取笑着,“我年纪小,听人撒谎会脸红。”

    “哈哈!”乔依然被自己妹妹和赖柏海一人一语逗得也忍不住笑了。

    乔惜梦扶着乔依然的胳膊,“姐姐,你睡不着,就下楼看我是如何秒杀赖医生的,他玩飞行棋可真逊,连你都不如。”

    “你……你……”你了半天,赖柏海也没把一句话给说清楚,他想说他怎么可能比傻乎乎的乔依然还逊,又不忍打击刚刚做了噩梦又思念老公的女人。

    倒是乔依然结果话茬,“惜梦,不是我们棋艺差,是你棋艺太高超了。”

    “还是我姐姐最疼我。”乔惜梦朝赖柏海做着鬼脸,又挽着乔依然下了楼。

    才一下楼,乔惜梦就可怜巴巴望着自己姐姐说,“好久没吃到姐姐做的蛋糕了,真的好想吃。”

    “那姐姐给你做。”乔依然整个人的情绪在听到“蛋糕”后都高昂了起来。

    赖柏海在一旁翻着白眼望着乔惜梦,“真是个烦人精。”童养媳都已经魂不守舍了,她还好意思要她做事。

    乔惜梦朝她冷哼一声,又笑嘻嘻看着自己姐姐说,“姐姐你做的蛋糕可比外面卖的都好吃极了,可是你结婚后,就没给我做过蛋糕吃了。”

    “好像还真是哦,对不起啊,惜梦,我马上给你做。”说完,乔依然还歉意地拍了拍乔惜梦的手。

    “姐,可是做蛋糕太麻烦了。”乔惜梦好心提醒着,这在赖柏海看来就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不麻烦,惜梦还是要吃提拉米苏蛋糕吗?”

    “恩。那就谢谢姐姐了,赖医生,你想吃什么口味?”

    赖柏海实在不好意思要这个状态的乔依然做蛋糕,就说,“我晚餐吃太多了,不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