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雨过天晴还是忍不住犯蠢-私人婚-
私人婚

第256章 雨过天晴还是忍不住犯蠢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响着,乔依然蹲在地上把顾澈的衣服给捡了起来。

    这个画面有些熟悉,她脑海里有个疑问,那件沾着血迹的衬衣又是怎么回事,那要怎么解释。

    难道顾澈撒谎了?

    她拿着顾澈的衬衣,站在浴室的门口,她想冲进去问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既然没有杀潘瑞嘉,为什么那件衣服上那么多血迹。

    好不容易从惊恐之中恢复正常的乔依然,又陷入了更大的恐慌之中,她心里是很相信顾澈不会在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上骗她,可理智又在提醒她要尊重真相。

    当浴室里的水声渐渐变小,最后停了的时候,顾澈拿着浴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他瞟了一眼拿着他脏衬衣的乔依然,便对上了她目光呆滞的眼神。

    “蠢病又犯了?”顾澈把刚刚擦完头发的浴巾和她手上的脏衣服一并扔进了浴室里的衣框里。

    随后,顾澈便上了床,依靠在床头上看了会书,他发现乔依然仍站在原地,“想罚站就滚出去。”

    “啪嗒”一声,顾澈把房间的灯给关了就躺进了被窝,只留了一盏微弱的床头灯。

    床上还残留着她身上的清香味,他阖着眼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她赶紧睡觉。

    乔依然思虑再三,迈着沉重的步伐,站在顾澈的床头边,他把顾澈的床头灯调到最亮,那突如其来的强烈光线照的顾澈皱眉闭了会眼,他长叹了一口气坐在床头,凝着乔依然。

    只见她像是在怕些什么,嘴角蠕动,就是半天不说话,顾澈双手环着肩,锐利的鹰眸注视着她双眸,“说。”

    “老公……你……”支支吾吾半天,她在心里组织着言语要如何问顾澈那些血迹。

    “你有什么蠢事要说。”看她这畏畏缩缩的样子,顾澈心里就不爽,他的女人怎么就这么没出息,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犹豫再三,她才闭着眼一股脑说出,“老公,你说你没有杀人究竟是不是真的?如果你没有杀人,那你那天衬衣上面那么多一点点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如果你真的杀人了,你就要去自首,接受法律的制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逃不掉的。”

    真是十足的乔老师风范。

    “这么想我去坐牢?”

    她整个人焉了下去,缓缓睁开眼,坐在床沿上,握着顾澈的手,“老公,我不是想要你坐牢,我是想你能认识你所犯的错,好好在里面改过重新做人。”

    “果真又是件蠢事”,顾澈看着乔依然那较真又有原则的模样,他也不知道他是该哭还是该笑,他把他的手给抽了回去。

    他冷冷地说,“那是番茄汁。听说你这个不接电话的蠢女人上了别人的游艇,我把应该挤在碟子里的番茄酱全挤在衬衣上了。”

    “真的是这样吗?”

    顾澈觉得再跟乔依然说下去,他会吐血而亡的,他让保镖录了一段潘瑞嘉的视频发过来,乔依然见潘瑞嘉满脸贴着纱布,还活着的样子,她才真的相信顾澈没杀人。

    她如释重负地吐了吐气。

    “哈,我就知道我老公肯定不会杀人的。”最终还是直觉战胜了理智,真好。

    这下子她才是真真的把心放在肚子里了,然后带着轻松的心情爬上床,朝着顾澈的怀里钻了去,“老公,这次我真的相信你了。我发现我好笨。”

    那宽厚的怀抱压根就不欢迎她的到来,顾澈直接伸手把她抱到她原本睡觉的那边,“睡。反正你又不是第一天才这么笨的。”

    “对不起嘛,人家给你道歉啦,对不起,老公。”乔依然像个粘人的小狗一样缠着顾澈。

    对不起,这三个字,是顾澈最近最讨厌听到的词,在他不跟乔依然见面的这期间,他每晚都会趁着她睡着了,过来陪陪她,她每晚都在做噩梦,在梦里说着“老公,对不起。”

    “以后不许对我说‘对不起’这三个字,我顾澈的女人不怕做错事,懂吗?”

    “好man哦。”乔依然一步步悄悄地靠近顾澈的嘴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她又喜滋滋地用手撑着下巴望着顾澈,“难道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也不用说对不起吗?”为什么他的老公是越看越帅呢。

    “不用。”顾澈把她按在胸口,她调皮地抬起头,两人面对面望着对方,这种简单温馨的时刻总算又回来了。

    只是暂时分开了十几天,却让顾澈觉得像是分开过一世纪那么久了,他用力嗅着她身上好闻的清香味。

    “依然,这次是我去晚了,才有机会让潘瑞嘉对你动手动脚的,你别自责了,你并没有对不起我。”

    刚才只顾着教训她是有多蠢,都忘记她现在心里还有某些阴影在。

    自责?

    她的确是自责过,“老公,我自责不是因为潘瑞嘉对我动手动脚,我压根就没让他得逞,而是因为我担心你,我怕是我鲁莽行事牵连你杀了人。”

    “没得逞?担心我?”顾澈给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他的小妻子可真是爱他,爱到做梦都在惦记着他。

    “哼,那人渣的确很不规矩,他的手放在我腰后面的时候,还没搂到我的时候,我就一个踢腿撞到他……呵呵……”乔依然贼笑地望着顾澈,“反正就是男人最痛啦,老公我是不很聪明?”

    得意洋洋的乔依然就等着顾澈夸她聪明呢,可那薄唇轻启却教训起了她,“唯一的聪明就是自作聪明瞎胡闹。”

    “讨厌,就不能给人家一点点鼓励吗?”乔依然噘着嘴生气地望着顾澈,可他丝毫没有改变结论的想法,气得她对着他薄唇就是狠狠咬了一口,又在顾澈回吻她的时候跑开了。

    顾澈一手枕在脑后勺,另外一只手搂着乔依然,他垂眸瞟了瞟怀里的女人,他的小妻子还真没法子去评断她是蠢还是聪明了。

    总结成为一句话就是,该聪明的时候在犯傻,不该聪明的时候却又聪明了,是个十足的笨女人,不过她有他,也就没关系。

    “我每次出差,你都会出茬,下次出差把你塞行李箱里打包过去。”这个小东西总算又恢复了傻兮兮的样子,真不错。

    “老公,你可真小气,飞机票都不给买一张吗?”乔依然爬到顾澈身上,开始解他睡衣的扣子了。

    “下去。”顾澈侧身,把她放在了床上,又转身背对着她。

    “老公,你难道都不想我吗?”乔依然把手升到他睡衣下摆里,学着他以前在她睡衣里那么肆无忌惮地抚摸着,又轻吻着他的耳根。

    顾澈把她手给扯了出去,“让你别把你的蠢病传给我,别动手动脚的,我五点得出门去高尔夫球场应酬。”那点时间根本就不够他发挥的。

    她只要在他身边,他的身体就会躁动不安,尤其是在这种主动勾引他的时候,他压根就把持不住。

    “哇哦,干嘛不早说,都已经三点多了,老公,你快睡。”乔依然把手给缩了回去,又轻轻拍着顾澈的后背,“恩恩恩,快睡吧。”

    那架势就跟在幼儿园里哄小朋友一样。

    她的手很轻很柔,拍得顾澈心里是柔了一大片,蓦地那小手悬在空中就不拍了,就那么直勾勾盯着他后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