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吃独食的习惯-私人婚-
私人婚

第257章 吃独食的习惯

    这个觉是没法子睡了,顾澈干咳了两声。

    “老公,你还没睡着吗?”那柔软的女人搂着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

    “你那么瞪着我,我能睡得着吗?”冷如冰霜的声音是他一贯的说话方式。

    那柔弱无骨的小手又轻轻拍着他的胳膊,“老公,你好厉害,居然感受到了。我其实是有问题想问你,但是又不想打扰你睡觉。”

    “说。”

    她要不一次性问清楚,指不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顾澈闭着眼静静聆听着。

    夜很近,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乔依然把她的小手放到了顾澈的手里,使她自己与他的大手十指交缠着,那小女人紧紧贴着他的后背,尤其她那两团极有触感的柔软。

    顾澈的身体早已对她有了反应,但是他的大脑并不想做,今晚被这个傻女人气得他压根就没心情了。

    “老公,我……”,乔依然在他背后咬着唇,又瞪着眼睛看着他的后背,“老公,其实我,我想说,你这样把潘瑞嘉关起来也是不合法的。”

    还好顾澈心里有给他自己打过预防针,对待她一再纠缠潘瑞嘉的问题,他除了不爽之外,也麻木了。

    “我把他伺候得很好,把人打伤了,总该付点医药费,养养身体。”顾澈把手心里那小手捏得很紧,他真恨不得狠下心给她捏断算了,一整天就爱胡思乱想的蠢女人。

    “真的吗?”乔依然反问完,然后又自问自答着,“我老公真棒。他那种人就该狠狠揍一顿,可惜杀人是犯法的,要不然我倒是真想生剥了他。”

    “活得生不如死,比让他死了更折磨人。”顾澈轻轻敲着她的手背,给她力量与安慰,“这事会让你和惜梦满意的。”

    “恩。我老公什么时候都是最棒的。”这甜甜的声音才是她平常说话的常态。

    他握着她大手,不让她离开,不一会,两人就十指交缠睡着了。

    到了五点的时候,顾澈轻手轻脚地起床,乔依然手上突然空了,她就皱着眉头嘀咕着,“我老公呢?把我老公还给我,要不然我揍死你。”

    那纤细的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握着拳头的模样甚是有趣。

    “老公要去工作了。”顾澈俯身吻了吻那倔起来的小嘴,她那皱着的眉头瞬间就平了,“依然爱你。”

    “小东西。”顾澈捏了捏她鼻尖,才起身去公用的洗手间洗漱。

    公用洗手间里没有他常常使用的那款牙线,顾澈折返回他们卧室拿着他那些需要用的东西又轻手轻脚地去了公用洗手间。

    她睡得那么香,让他舍不得弄出大得声响吵她。

    一小时后,郊外的高尔夫球场里,顾澈正和年长的生意伙伴打着高尔夫球。

    “阿澈,我们今天比杆数还是比洞数呢?”头发花白的徐总裁风度翩翩问着顾澈。

    “您做主。”顾澈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好久都没有练习过了,阿澈你今天让我5杆,我们再比杆数。”徐总裁说完就从球童手里接过了高尔夫球杆。

    顾澈也从球童手里接过了高尔夫球杆,“让您10杆,如何。”

    他自信满满的样子,让徐总裁接连叹了叹两口气,“年轻人不要太猖狂。一旦输了就会一败涂地,小心一蹶不振,那么多人看你不顺眼,到时候你的日子可不是这么好过的。”

    “咻”地一声,那白色的高尔夫球被徐总裁推杆进洞了。

    “啪啪”,顾澈拍了拍手掌,“徐总裁果真宝刀未老。只有爬不起来的人才是输家,而我顾澈,不是。”

    “你哦”,徐总裁把高尔夫球杆朝顾澈的方向点了点,“本着我们相识一场,我又很欣赏你顾老弟,我给你的建议是多找几个合作伙伴来均摊风险。”

    随着有一个球进洞,顾澈望着那绿油油的训练场,指了指近处那不成林的树,又指了指远处的一片树林。

    “为了眼前的树,而放弃以后的整片树林,那是很愚蠢的行为。”

    徐总裁压低了帽檐,“为什么不考虑拉着地产大王郑强一起合作,让他跟你一起开发海边城,他毕竟是s市的业界老大。”

    “郑老很积极在参加全球竞标。”顾澈抿唇,一抹得意在他眼中一闪而过,“既然全世界都认准了会赚钱的项目,我为什么要把利益分出去更多呢?”

    “你呦,吃独食这个习惯还真是一点没变。海边城的竞标赚的钱能跟开发商赚得比吗?”

    顾澈耸了耸肩,摊开手,“我就是愿意跟银行借钱,也不愿意拿别人的钱。”

    “我尽量给你把利息申请到最低,我也需要跟董事会交待的。”徐总裁有些失望,这个固执的年轻人,他还真没办法劝他了,只能把郑强送的那些古玩退回去了。

    顾澈从球童手里拿出了一根球杆,“昨天才收到的,球王老虎伍兹的拍卖品,这只球杆可是帮他拿了不少奖。”

    “你这孩子。”徐总裁欣喜地接过球杆,“你爷爷总说你清高,不愿与人应酬,我看是他还不够了解你。”

    “不是所有人都值得应酬的。”顾澈的这句话让徐总裁听完很是得意,“年轻人还是得眼光好,才能走得长远,阿澈,好好干。”

    “还得徐总裁多多帮助。”顾澈谦虚地恭维着。

    徐总裁拍了拍顾澈的肩膀,“s市的这批年轻企业家,我最看好你,有能力又有魄力,明明有个比银行还有钱的爷爷,也从不跟家里伸手,可比你爷爷那几个老朋友家的孙子出息多了。”

    说着话的时候,就有一群人朝着他们走了去,那群人是顾澈爷爷的老朋友还有他们的儿子孙子,顾澈只是跟他们点了点头,就跟徐总裁做手势离开了。

    徐总裁知道顾澈不爱与他们来往,就朝他点了点头,又做了个以后再电话联络的手势。

    顾澈还没走到自己的高尔夫球车的时候,身后有人朝他小跑着。

    “阿澈,来到球场不玩玩球就走,未免有点浪费了。”说话的是潘瑞琦,“借一步说话,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