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还没揭杆就举了白旗-私人婚-
私人婚

第259章 还没揭杆就举了白旗

    “呦呵,一大早起床就看见有人揭竿起义了。”赖柏海穿着睡衣,伸着懒腰出现在客厅里。

    今天的乔依然看起来光彩照人的,精神也是这段时间里最好的一天了,他忍不住打趣道,“不跟他过,跟我过。”

    “就是,你要再对我那么凶,我就跟赖医生去过了,我不要你了。”乔依然用着手指头重重地戳着顾澈的胸肌,“不要你了,不跟你过了。”

    “敢不敢再说一遍。”明知道她是在开玩笑的,可顾澈听到她说她不要他了,他心里一下子竟然慌了起来。

    会不会在她知道了那些事情之后,她就是从心底就会有这种想法了。

    “童养媳,说就说,解放路上必要的流血牺牲才能换回长久的安定生活。”赖柏海看热闹不闲事大,但是他的脚却在往后不断地退着,生怕顾澈朝他扔什么过去了。

    乔依然还在不停地戳着顾澈的胸肌,那气呼呼的小脸仰着下巴瞪着他。

    “戳死你,戳死你,你不就是有点钱,人长得帅点吗,脾气还那么臭,有个女人死心塌地爱你,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你要知足,懂吗?”

    “哎呦,翻身农奴竟然又举起了白旗,我要去跟周公汇报一下这个哀嚎。”赖柏海朝乔依然比了一个“很逊”的手势便跑回了房。

    “我懂。”顾澈吻了吻那生气的女人,他的小妻子总是鬼主意很多,情绪也多。

    乔依然摸着他的脸,“老公,以后对我温柔点,好不好?”

    “恩。”握着她柔弱无骨的小手,顾澈吻了吻,特意在她无名指上咬了一口,“以后不许再把戒指脱下来。再脱下……”

    “你是不是想说就锯手了。”乔依然摇晃着脑袋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了戒指,“喏,在你口袋里找到的,给顾太太带上吧。”

    “知道就好。你写个乱七八糟的是个什么鬼,有那闲工夫写什么离开之后,就没工夫跟你男人求助?以后天塌下来都要找你男人,知道吗?”

    给她戴上那心型的粉钻婚戒后,他又牢牢地捏了捏那项圈的位置,恨不得给钉在乔依然的无名指上。

    这个蠢女人究竟是什么构造,出了那么大的事,还想自己扛着,当他是死的吗?

    感动满满的乔依然,开心了一会,就开始不安了,“老公,你为了我得罪了潘家,会不会对你生意有很大影响?会不会让你运作出现困难。”

    “不会。”他斩钉截铁地说着。

    “老公,你别安慰我了,除了潘瑞嘉那混蛋说你们顾家跟他们潘家有几百亿的合作之外,我在网上也查了查,你们顾家……”

    “仔细想想是哪里说错了,想不清楚就不要吃早餐。”顾澈给他自己盛了一碗虾蟹粥,坐在乔依然的面前,还故意把粥盛在勺子里在嘴边晃了晃就是不吃。

    那香味勾得乔依然肚子“呱呱”直叫,可恶的顾澈居然还叫了炸鸡,她对着又香又脆的炸鸡吞了吞口水,说着,“我不该怀疑老公你的能力。”

    “继续想。”顾澈故意拿着那个炸得最让人有食欲的炸鸡咬了一口,油腻腻的感觉他并不喜欢,可是他的小妻子却爱不释手。

    当他还没吞咽下去那口鸡肉的时候,对面的乔依然像是一阵风一般地跑到他身边,扭着他的头,朝着他的嘴吻了去,把那油腻腻的炸鸡给抢了过去。

    一向有洁癖的顾澈,愣住了,他不仅不觉得脏,甚至心里还很高兴。

    乔依然一边嚼着炸鸡,一边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老公,你得把我喂饱点,听说不吃早餐的人会变笨的哦。”

    看着顾澈那轻蔑的眼神,乔依然立马补充着,“不按时吃早餐的人会变得更笨。就像我现在就不知道我刚才是哪里说错了话。”

    她油乎乎的嘴巴一张一合的,还勾着身子去抓炸鸡,顾澈把整盘炸鸡递给她,又抽了几张纸给她擦着嘴角。

    “嘻嘻,老公我爱你。你对我真好。”

    顾澈冷嗤,她的爱还真是泛滥,“把你嘴里东西嚼完再说话。”

    “哦。”最爱的炸鸡在手里和嘴里,最爱的男人又在身边,乔依然觉得幸福也就不过如此了。

    她拿着一块炸鸡放在顾澈嘴边,扬了扬胳膊,他要接过去,可她不同意,就要喂给他吃。

    难为情的大男人,大口大口把那块炸鸡给消灭干净了,吃完也不觉得油腻,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他这辈子除了小时候被妈妈喂过饭之外,还没有被其他人喂过饭。这种感觉很奇妙。

    等她吃得肚子都涨了起来,一边舔着手指,一边看着顾澈,“老公,我还想不出来我究竟哪里说错了,你告诉我好不好?”

    乔依然觉得自从她跟顾澈在一起之后,把小时候没耍够的赖皮全用在顾澈身上了。

    她油腻腻的小手差点就要捧着她的脸时,顾澈给她拉过去,用着纸巾细细擦着,“你是我的人,以后不许再说什么你们顾家,那是我们的顾家,知道了吗?顾太太。”

    “哦,是这个啊,知道了。”她立马就乐滋滋地笑了起来,“老公,改天等你有空,我就让你合法化,好不好?”

    顾澈抬头看着傻笑着的女人,“你不坚持你的原则了?”

    “因为我觉得你可能已经爱上我了。”乔依然美美地说着,“要不然你也不会放着得罪潘家的风险来帮我和我妹。”

    “可能是你想多了呢?”顾澈调侃着,“毕竟我有实力去得罪潘家。”

    “哼,讨厌,说你爱我会死吗?”乔依然把她的手抽了回去,双手抱着肩膀,“那你直说,想不要合法化了。”

    “现在就去。你再像昨天那样气我几次,指不定哪天我就被气死了,领了证,你就可以抱着我那堆钱守寡忏悔了。”

    “呸呸呸,我才不要你死,我得找高人挑个黄道吉日去跟你领证。”乔依然神乎其神地说着。

    “封建迷信。”顾澈拧了拧她鼻子,她厉声问着,“难道你不想跟我白头到老。顾澈,你这辈子就死了那条在外面乱来的心。娶了我,你就只能跟我睡。”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顾澈想了想,这是他以前经常警告乔依然的说辞,“你说呢?”

    薄唇在她红润的唇边描着心型,客厅里两人相拥而吻。

    刚刚起床的乔惜梦在走廊里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看样子顾澈跟乔依然还没有真正的领证,也就不是真的夫妻了,她戳了戳肚子里的那团肉,眼里尽是狠色,或许错过的事情她还有机会来弥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