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男客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26章 男客人

    被男人出位的言论吓得不敢离开房间的乔依然,连晚饭都是云姨端到房里给她吃的。

    云姨好奇地问顾澈:“你们小两口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

    似乎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只能说那小丫头太胆小了。

    顾澈挑了挑眉,扯了扯唇,语气是他一贯的冷淡,“不知道。”

    “我真是替你们着急,你们要这样闹下去,老太爷的小重孙,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抱上?”云姨的口吻十足像足了催儿女生孩子的父母。

    孩子?跟她生?会不会生出跟她一样笨笨的?如果是女儿还好,如果是儿子,那一定是他不能容忍的。

    顾澈原本拿着汤勺的手,悬在了半空中,如果不是因为偶然听到了那些,他也不会跟乔依然结婚。

    结婚生子,本来就不再他的人生规划里。难道因为娶了一个女人,他就要改变他所有的规划吗?

    正当他思考的时候,他的律师沈博文抱着一叠厚厚的文件赶到了。于是他俩一起上楼在书房里谈起了合约的细节。

    工作快谈完的时候,沈博文一边收拾着文件,一边不经意说着,“那个威哥,我找人查过了,的确很有问题。”

    顾澈懒洋洋倚在沙发里,快速点燃了一根烟,甚至快到连火苗都没见到,他眨了眨眼,示意沈博文往下继续讲,“但是查出来的幕后黑手也只是一个放高利贷的。”

    男人眯了眯细长的鹰眸,那件事没有看起来的这么简单,“施艳那边查出什么了没?”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沈博文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查出,就连施艳的牌搭子们都查过,跟那个威哥和那个幕后放高利贷的都没关系。”

    “这件事看起来是滴水不漏的,就是乔志远欠了高利贷被追债,但问题也是出在这一点,乔志远一口咬定是被迫签下那份欠条的。”沈博文认真给顾澈分析着。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敲击着,这件事越来越诡异了,怎么看就怎么有问题。

    有一个理由倒是能解释这一切,沈博文忌讳如深地望了望顾澈,又看了看书房门的方向,他担心他说完,顾澈会不放过他,“乔依然一看就让人想推倒,或许他们也是……”

    放高利贷的看上了乔依然,想霸占乔依然,于是逼她父亲乔志远签下了欠款,再逼乔依然还钱,他们算准乔依然没钱还,就借此机会想染指乔依然。

    这个想法沈博文只是放在心里,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才说到一点,一向独霸的顾澈整张脸都已经阴沉的很厉害了。

    顾澈像是洞悉了沈博文的想法,起身离开了座位,朝沈博文走去,他凌厉的眸光上下打量了一眼沈博文,“如果是那样,他们又怎么会让乔依然打电话。”

    “查,继续给我查。”顾澈扯了扯唇,他把沈博文的领带往上推了推,勒得沈博文大口呼着气,“要死了,我真的要被你弄死了。”

    “你轻点行不?”沈博文求饶着,他真后悔说出那句“乔依然一看就很想让人推倒”。

    “亲爱的,你怎么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呢?”沈博文装着可怜,大口呼着气,哀求着,“太紧了,我会疼的。”

    正候在门外的乔依然恰好听到了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和那让人听了脸红的话语,她落荒而逃。

    半分钟前,乔依然发现她的手机找不到了,她推测是她下车的时候太急,忘记拿手机了,她想找鸭子先生开一开车门让她去拿手机。

    她在楼下踌躇好久,也没见他下楼,只好硬着头皮去书房找他了,可她万万没想到她在书房外面竟然听见了那种让人浮想联翩的喘息声和那不堪入耳的话语。

    那种话和那种声音,怎么就特别像大学时宿舍的同学看的日本那些马赛克电影啊,乔依然躲在她房间门背后胡思乱想着。

    那个声音是鸭子先生吗?好像不是的,那是另外的男人的。

    “啊”,乔依然捂着嘴差点叫出了声,是不是鸭子先生在接客,客人发出的声音。

    “好羞耻。”乔依然窝进被子里,捂着头,她恨不得把她听觉立马消失掉,那个声音在她脑海挥之不去了。

    过了一两个小时,乔依然的心情才平复下来,期间也没听到有人下楼的声音,“真可怜,这个客人光顾鸭子先生至少两小时以上了吧。鸭子先生可真辛苦。”

    她去厨房倒水回房的时候,正好楼梯上有人下楼。

    是鸭子先生和一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男人,但是乔依然突然想不起来那个男人是谁了。

    她在心里默念着:糟了,居然碰到了鸭子先生的客人了,真尴尬。

    她想假装没看到她们,紧张地低着头,想回房。

    “嗨,又见面了。”沈博文想跟乔依然好好打个招呼认识一下,上次在民政局的事情他还想跟乔依然解释解释。

    沈博文挡住了乔依然的去路,朝乔依然递上了手,“你好,我叫……”

    看着沈博文看乔依然那不安好心的眼神,就让顾澈烦躁,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律师居然说他老婆一看就想让人推倒,顾澈那会给机会让沈博文握到他老婆的手。

    于是顾澈握上了沈博文的手,连拖带拽地把沈博文拖出了别墅,“滚回去,好好好给查清楚。”

    这在沈博文看来就是顾澈对他的打击报复。

    但是在乔依然看来这是两个男人很亲密的行为,她见过男人们勾肩搭背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但是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男人跟男人牵手,她明明就看到鸭子先生把那个男人紧紧抱在了怀里。

    那亲热的模样,好像欧洲文艺片里的同性恋人。

    “看样子鸭子先生为了赚钱,还是很拼的,居然男女不限。”乔依然在客厅里喃喃自语着,她不时摇了摇头,心里有一股说不上的滋味,毕竟她跟一个男人共用过一个男人。

    这些话恰好落入了刚进门的顾澈的耳中,这个死女人又在一个人编排着什么鬼东西。他厌恶地睨了眼乔依然,就皱着眉朝楼梯上去了。

    望着男人挺拔的身影,乔依然在内心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除了身材好之后,还有一张鬼斧神工俊俏的脸,难怪他在男人女人之间游刃有余。

    眼见着鸭子先生快消失在她眼前,乔依然这才想起手机还在鸭子先生的车里,“鸭……”

    才喊出一个字,乔依然就明显感觉那颀长的背影在向她发射着怒火的弓箭,她立马改口道,“宁先生。”

    男人的脚步顿了顿,乔依然站在楼梯下,心有余悸说着,“我手机落在你车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