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刺眼的幸福-私人婚-
私人婚

第260章 刺眼的幸福

    “乔惜梦,没想到你是这样听墙根的人。”赖柏海拖着行李箱,朝着乔惜梦走近了,“不过你姐夫跟你姐两人也太黏糊了,我年纪小,见不得这种火辣场面。”

    客厅里那两人接吻的回声是越来越大了,赖柏海捂着嘴在乔惜梦耳边调侃着,“你姐那么个小身板,肺活量还真不错,他俩干嘛不回房去亲热,都挡着我回家了。”

    乔惜梦狠狠瞪了他一眼,她心里的嫉妒烧的她很难受,顾澈原本应该属于她的,明明她更年轻更漂亮,要不是爸爸偏心,嫁给顾澈的人就是她而不是乔依然。

    她故意把赖柏海的行李箱给撞到了墙上,发出了让人忽视不了的噪音,客厅里那让她烦躁的接吻声也立刻停止了,她推着赖柏海到了客厅。

    “都是你,都让人看见了。”乔依然摸了摸微肿的双唇,笑着责怪着顾澈,小声在他耳边挑衅着,“昨晚缠着给你,你干嘛不要。”

    “今晚把昨晚的补上,小妖精。”

    两人又旁若无人地吻了一口,才松开彼此,彼此瞳孔里都只有对方。

    “吃完早餐我就回去了,再待你们家,我怕我长针眼。”赖柏海不怀好意地笑着。

    桌下,顾澈还握着乔依然的手,在她手心里一下下地轻轻点着,“放开啦”,乔依然小声嘀咕着。

    “赖医生,你怎么突然就吵着要回家啊,我们家不好玩吗?”

    赖柏海用下巴指了指顾澈,“他容不得我再待下去了,既然你心里没有了阴影,都能跟他……”

    他贼眉鼠眼地挑了挑双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哈。你妹妹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我可以功成身退了。”

    “阴影?”顾澈冷嗤着,“你应该考虑再去好好修修心理学,学个半懂来害人,我老婆压根就没有你说的那些什么创伤。”

    “那她干嘛不让你碰。”赖柏海觉得顾澈是在挑战他的专业,不卑不抗地问着。

    顾澈平静地说,“我不告诉你具体原因。你改天给我安排一下,我要检查一下我的心脏,好好锻炼锻炼一下心脏,来面的你俩的诈和。”

    “老公,你还在生气吗?”乔依然娇滴滴地抱怨着,又用胳膊肘拐了拐顾澈,“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你就相信依然,好不好?”

    “知道就好。”顾澈深情地望着她粉嘟嘟的红唇,她唇上还沾着刚才接吻留下的口水,他拿着纸巾给她擦了擦。

    “不吃了,我走了,惜梦,有事你打我电话,我要被你姐夫跟姐姐恶心死了。”赖柏海做了个想吐的表情就拖着箱子走掉了。

    乔依然不好意思地捂着脸,又对着门口说着,“赖医生,谢谢你,慢走。”

    “我得快走。”赖柏海对着顾澈抛了一个飞吻,“honey,我走了,不要太想我。”

    “honey?”乔依然望了望自己老公,警惕地问着,“你是他hoeny?”

    “他神经,你也跟着神经?”顾澈嫌弃地瞟了一眼乔依然,“我换衣服上班去了,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乔依然挽着他的胳膊,体贴地问,“要不要我帮忙?”

    他在她耳边小声说,“顾太太是不是对衣柜情有独钟了,上次在衣柜……”

    “你滚去上班啦!”红着一张脸的女人,脑海里尽是那晚在衣柜里香艳的画面。

    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的样子,乔惜梦是一口也吃不下去,乔依然的幸福原本是属于她的,看样子有些事情得尽快行动了。

    顾澈出门的时候,乔依然懒得搭理他。

    倒是乔惜梦像个妻子一样站在玄关处送他,她是她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的甜美,“姐夫,这次的事情多亏了你,谢谢你。我又住在你家打扰你们,真的很过意不去的。”

    根据乔惜梦的观察,她发现顾澈很喜欢乔依然的撒娇,还有那温顺柔软的声音,这些她乔依然有,她乔惜梦也有,并且她可以做的更好。

    “以后安心生活,一切都解决了,他不敢再去骚扰你的。以后有别的麻烦,直接找我,你那个姐姐不靠谱极了。”顾澈给乔惜梦宽着心,“好好住这里陪陪你姐姐,她一个人也挺无聊的。”

    “顾澈,你说谁不靠谱呢,快滚去上班,不要以为你是总裁,就可以不遵守公司规矩,你还记不记得员工守则里说,按时上班是对工作的尊重吗。”

    咆哮着的顾太太很凶猛,顾澈看了看手表,“都迟到几小时了,不差这一会。”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还不去工作。”乔依然蹦跶到门口,把他硬生生给推走了,“你才不靠谱,上班都迟到的总裁。”

    嘴上虽然怪着他,但心里是比吃了蜜都甜,他当时第一天回来跟她一起住的时候就说过他不喜欢家里有外人在,他让她妹妹安心住在这里,是不是就没有把她妹妹当外人了,他现在不仅是对她好,更是对她家里人也好了。

    “哼,明明就是爱上我了,还死不承认。”乔依然一个人开心地自言自语着。

    乔惜梦手心被指甲狠狠地刺进了,她语气很不好,“赶快收拾一下,跟我一起出去。”

    “好,我们要去哪里啊?”乔依然担心地上下打量着自己妹妹,“你身体吃得消吗?”

    “我又没残废,能走。”乔惜梦把乔依然扶着她肩膀的手给打掉了,“这个孽种还不拿掉,就会成为我的麻烦了。”

    孽种?

    乔依然觉得能把自己孩子这样叫的人,多半也不会想要这个孩子了,“惜梦,你真的要把孩子做掉吗?”

    “难不成呢?生下来当单亲妈妈吗?你让我对着一个人渣的孽种生活,还不如杀了我。”乔惜梦很烦躁,为什么傻乎乎的姐姐运气比她好那么多。

    不希望自己妹妹在冲动下做出以后会后悔的事情,乔依然耐心劝着,“惜梦,你考虑清楚了吗?那也是一条生命,做了就不能后悔了,你要慎重?”

    “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要不是你最近状态不好,我早要你陪我去打掉了。现在已经快四个月,还不知道好不好打掉,万一打不掉,你要负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