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医院一瞥-私人婚-
私人婚

第261章 医院一瞥

    “好,我负责,其实你可以把孩子生下来,给我跟你姐夫养的,你姐夫很喜欢孩子。”乔依然心里很不是滋味,也有些自责。

    年少的妹妹怎么就遇上这样子的事了,她这个做姐姐差点帮了倒忙不说,现在又把她月份拖大了,还不知道流产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乔惜梦走到沙发上坐下,很不耐烦说着,“姐夫那种地位的男人,会愿意养着别人的孩子吗?”

    “会的,你姐夫人其实很好的,他对我挺不错的,他会同意的,你要不要考虑把孩子生下来,毕竟月份大了,流产手术风险也会大。”

    她可怜的妹妹才20岁,她自己都还是一个小孩子,居然就怀上孕了,真是造化弄人。

    “如果这个孩子是姐夫的,我肯定不会打。”如果是顾澈的,该有多好,他对乔依然的那些疼惜,让乔惜梦全部都很眼红,很想占有。

    乔依然以为是她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希望孩子是你姐夫的?你……”

    不想过早地打草惊蛇,乔惜梦不耐烦地说,“我就是打个比方而已,姐夫对你那么好,如果孩子的爸也是像他那样对我好,不领结婚证,我这辈子都死心塌地跟着他。”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乔依然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自己妹妹对顾澈有意思呢。

    她赶紧在脑海里打消了这个想法,她觉得她是太紧张顾澈了,只要有别的女人提一下顾澈,她就会怀疑对方是不是对顾澈有企图。

    她在心里嘱咐着自己他们之间就像是哥哥跟妹妹的关系而已。

    “你姐夫是对我挺好的,虽然凶了点,但是凶的时候也是对我好的。”提到顾澈,她就掩饰不住喜悦。

    这些看在乔惜梦眼里全是炫耀,她在心里暗暗叫嚣着,“乔依然,看你还能得意多久,原本属于我的人,我迟早都要拿回来。”

    “别花痴了,收拾好了,就走,今天我一定要把这个孽种给拿掉。”乔惜梦坚定地重申着,留着这个孽种,她这辈子都废了。

    乔惜梦不愿意去公立医院,认为公立医院人多需要预约时间才能做手术,她才选择了一家私立的妇科医院,随时可以做手术。

    私立医院里一眼望去全是年纪轻轻的小女孩,他们有的人是在男朋友的陪同下,但大多数都是一个人去的,有一个中年阿姨坐在候诊区仇视着她面前的那个办公室。

    没多会,那个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个黑色头发还穿着高中校服的女孩脸色惨白,她佝偻着腰,护士搀扶着她,“黄琳琳的家人在不在,赶紧来搀扶一下。”

    “下一位,廖雪华。”护士把黄琳琳搀扶到座椅上坐下,又站在走廊上又问了一遍,“黄琳琳的家人,赶紧把人领回去,她这身子很虚。”

    半晌,没有人回应,护士把廖雪华给带了进去,又让前台送来了一杯糖水给黄琳琳喝。

    可是她太虚弱了,拿着水杯的手都是颤抖的,乔依然望着她喝个水都那么困难,想去帮忙,当她还没站起来的时候,黄琳琳因为没拿稳水杯而打翻了水杯。

    “你这人没长眼睛吗?居然拿着热水对着我倒。”坐在黄琳琳身边被热水淋到的是一个红头发打着鼻环的社会青年。

    “对,对,对不……对不起。”黄琳琳像是说完这句话,马上就要断气一样,她像个受惊吓的兔子一直蜷着身体。

    红头发鼻环青年瞟了瞟她,见她那副像是马上要死去的样子,也不好发作,只是搂着他的女朋友换了个地方。

    黄琳琳的头恨不得钻到地上去,她双肩抖动着,呜咽的声音越来越大。乔依然拿着纸巾坐在她身边,“小妹妹,你还好吗?要不要我帮你联系家里人。”

    本来只敢细声哭泣的人,越哭声音越大了,惹得身边的人纷纷投去厌恶的眼神。

    “本来等着去手术就怕,她还哭个什么劲,烦死了。”

    “那小丫头是不是报纸上这件医院援助的问题少女啊,还穿着高中校服,18岁可都没有吧。”

    “现在这些小姑娘啊……”

    叽叽咋咋的言语,让黄琳琳听在耳里,更加难过了,她哭得更加厉害了。

    乔依然看着她十个手指上面都是灰色的了,有些担心她出事,就去帮她又找护士要了一杯糖水,那护士得知乔依然是为黄琳琳送水过去,摇了摇头说,“这小姑娘也是可怜,摊上那么个妈。”

    “她妈妈,来了吗?”乔依然接过热水,好奇问着,“刚才护士问黄琳琳的家人,压根就没有人回应啊。”

    “喏,就那个中年妇女,手术前把黄琳琳打了一顿,骂她丢人。小女孩发生这种事情,做母亲的不先检讨一下她自己的教育方式,就只会一味的打骂,听说还闹去学校了,怪学校把她女儿给教坏了,黄琳琳手术的费用,是他们学校校长找我们院长申请的援助。”

    乔依然把热水是拿在手上喂给黄琳琳喝的,她不时打量着那个中年妇女,很想过去跟她说,这时候的黄琳琳最需要母亲的关爱了。

    “姐姐,谢谢你。”黄琳琳抬起头,她嘴角都肿了,很明显就是被打的,那张清秀的脸上全是泪痕。

    “没事。要不要我帮你给你爸爸打电话过来,接你回家休息。”乔依然觉得黄琳琳的妈妈不靠谱,她爸爸总会心疼自己女儿吧。

    这时,那个中年妇女暴跳如雷地跑到了她们面前,“要你多管闲事了,死丫头,跟我走。”

    那中年妇女恨不得撕了乔依然,像疯了一样拉扯她女儿就站起来,大步拖着虚弱的黄琳琳跑着。

    乔依然害怕黄琳琳的身体受不住,就跟在身后,“你要不要慢点走,你女儿还那么虚弱。”

    “姐姐,谢谢你,我没有爸爸。”黄琳琳小声说着。

    “死丫头要不要我拿个喇叭给你跟全世界宣布你没有爸爸,你刚刚还打过孩子,你有过打胎的记录,我看你以后有没人敢娶你。”

    毫不遮掩的谩骂声,让黄琳琳的头很快就低了下去,乔依然望着他们上了公车后,站在原地很久,才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