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6号乔依然-私人婚-
私人婚

第262章 6号乔依然

    等到乔依然回到了就诊室外时,乔惜梦不耐烦地说落着她,“乔依然,你真是太爱多管闲事了,那又不是你的学生,关你什么事啊,究竟谁是你亲妹妹。”

    望着生气的乔惜梦手上拿着一叠单子,乔依然连忙道歉着,“对不起,没能陪你进去看诊,医生怎么说。”

    “没法人工流产,得引产,医生说引产有风险。”乔惜梦狠狠地捶着她肚子,她恨不得就这么把那孩子捶掉了算了。

    “如果太危险,就选择把孩子生下来,好不好?”乔依然握着乔惜梦发抖的双手,“不要再捶了。”

    “不行,一定不可以。我不能让这个孽种毁我一辈子。”乔惜梦情绪很是激动,“好不容易姐夫帮我把生活调回了正轨,这个孽种一定不能留下。”

    走廊上不时有做完人流的年轻女人从手术室里出来。

    一个看着跟乔惜梦差不多大的女人靠在一个年轻男人身上,“老公,我们一定要努力赚钱,以后再有宝宝了,我们一定要生下来,好不好?”

    年轻男人痛苦地点了点头,“都怪我没本事,养不活孩子。”

    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护士手里拿着的一团东西,直到护士那团东西丢进一个废弃箱的时候,那年轻男人直接哭了出来。

    “老公,我们快走吧,呜呜……”年轻女人不忍心去看那团东西,捂着脸,泪水从她指缝里往外流。

    乔依然发现,每个做人流的手术室都会丢一团东西进那个废弃箱,乔惜梦用着毫无温度的声音说,“那就是他们的孩子。”

    “就这么被扔了?”那个废弃箱里,是不是装载了很多条生命,乔依然只觉得胸口发胀,头晕。

    “呵呵,难不成拿回去制作成标本纪念吗?”乔惜梦冷笑。

    她盯着乔依然继续说着“不是每个孩子都有资格被生下来,有的是婚外情,有的是未成年,有的是有缺陷,更有的是家里太穷养不起……”

    “乔依然,你过得很幸福,你又怎么懂别人的不幸福,你说要我把孩子生下来,你养,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以后要怎么面对那个孽种,我只要一看到他,我就会想起他那个混账爹,想起他对我做的那些……”

    呜咽着的乔惜梦让乔依然乱了阵脚,她一心只想着不让乔惜梦身体不受伤害,并没有考虑过她心里的感受。

    对待一个还未成型的孩子和自己亲妹妹的感受,她选择了后者,“惜梦,我尊重你的决定,我们找个最好的医生来降低手术的风险性,好不好?”

    乔惜梦点了点头,又想起了什么,“姐,找医生给我引产这事,你不能告诉我姐夫也不要找他帮忙,我不希望别人戴有色眼镜看我。”

    “啊?”乔依然有些愕然,“我压根就不认识什么权威的医生,你姐夫应该认识很多,我想着要他给介绍一个技艺高超的大夫,保证你的万无一失。”

    “不许告诉姐夫和赖柏海,统统都不许说,这事只能我们知道。”乔惜梦警告着乔依然。

    “可是……”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乔依然不愿意自己妹妹有一丁点的危险。

    乔惜梦看着手里的单子,又看着液晶显示器的提示,“你是不是以后都不希望我嫁了,非要闹得全世界都知道,多一个人知道就会影响我以后了。”

    “可是一般的医生靠得住吗?”乔依然很是担心,她妹妹毕竟才20岁,万一出个什么事,可怎么办,她要如何跟她自己和父母交代呢。

    “我刚刚拿着你这张信用卡刷了个特护专家的手术,费用比一般医生高几倍,是个经验丰富的女医生,还是个教授,不会有事的。”乔惜梦说完便把乔依然的包还给了她。

    仍是不放心的乔依然,压根就不关心乔惜梦递过来的那张刷卡小票,“真的安全?”

    “又不是什么疑难杂症,人家医生至少都做了几千次这样的手术,我那有那么倒霉会出意外,是不是?”

    乔惜梦把乔依然手上的小票举了起来,“姐,我刷的你信用卡,六万块,包含所有手术药物费用,药物全部是进口的,所以费用很贵。你上次给我的储蓄卡压根就没有六万块,所以我拿了你信用卡,你密码怎么都用的同一个。”

    “方便嘛,我记性不是不好吗?”乔依然仍在纠结那个所谓的教授到底安不安全,她着急地在医院的介绍墙上仔细着那个老教授的履历表。

    “果真是个阔太太,一眨眼功夫花了她六万,一点也不心疼,看也不看,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乔惜梦在心里说着,原本这样花钱都不眨眼的生活是属于她的。

    老教授的护士叫着,“6号乔依然,请马上准备手术。”

    “我?”乔依然好奇地指着她自己,又东张西望着,好奇着是不是有人跟她重名了。

    “姐,我进去了。”乔惜梦把她的包包交给了她,看着疑惑的乔依然,她漫不经心地说,“如果用我名字,以后我结婚,被我老公知道我打过孩子,我怕他心里会有一根刺,会对我不好。就像刚才那个黄琳琳她妈妈骂的那样。”

    想着刚才可怜的黄琳琳还被她自己妈妈那么难听,乔依然点了点头,“你别怕,姐姐就在外面等你,万一后悔了,就跟医生说,无论你想怎么样,姐姐都支持你。”

    “知道了。”乔惜梦点了点头,她总算要摆脱麻烦了。

    手术室里的乔惜梦很雀跃,她拒绝了护士一切的安慰与疏解开导,她一心只想尽快打掉这个孩子,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疼。

    反倒是在手术室外的乔依然,紧紧盯着手术室的灯,她脸色苍白,眼泪不停往下在掉。

    她在手机上查询了,网友说引产比生孩子还疼,是个很恐怖的经历,她打电话让外卖送来了产后大补的荔枝大枣汤。

    总算把乔惜梦给等出了来了,乔依然在病房里喂着汤给乔惜梦喝,“你好好睡一觉,我回去给你拿点换洗衣服就回来。”

    “我不住院,等麻药过了,我们就回去。”摸着空空的肚子,乔惜梦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不想惹得刚刚手术后的乔惜梦生气,乔依然只好答应,她一再询问医生要如何照顾乔惜梦还认真地用笔记本记录了下来。

    给乔惜梦动手术的老教授看着乔依然的认真模样,忍不住对着病床上的乔惜梦感叹着,“乔依然,你姐姐对你真好,比一般的妈妈都仔细。好好把身体养好,反正你还年轻,孩子以后以后会有的。”

    听到别人叫自己名字,乔依然很是自然地回应着,“谢谢医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