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幸福地胡思乱想-私人婚-
私人婚

第263章 幸福地胡思乱想

    走出医院的乔惜梦并不要乔依然的搀扶,她像是摆脱了一个大麻烦一样的神清气爽,一点也不像一个刚刚做完引产手术的人。

    倒是忧心忡忡的乔依然,脸色苍白,精神看起来很差劲,她倒是想做过手术一样的虚弱。

    回到公寓后,乔依然安顿好乔惜梦之后,没什么胃口吃完晚饭,就早早睡觉了。

    晚上九点的时候,顾澈回到家里,看见餐桌上留给他的饭菜,他有些意外。

    下午的时候,顾澈收到了副卡的消费信息,他还以为他的小妻子出去逛街了压根就没空给他做晚饭,便跟唐浩宇在公司加班吃了盒饭。

    他看了一眼那可口的饭菜,但想着还有可口的人等着他,就只是看了一眼那饭菜便上楼回了房间。

    床上的乔依然,并没有睡着,一直在翻滚着,她看着顾澈进来,一点反应也没有,也没有跟他打招呼。

    “没买到合适的东西?”顾澈一边脱着外套一边观察着乔依然,她今天兴致不高,都不甜甜地环着他的脖子叫他“老公”了。

    床上的女人坐起来,直勾勾地望着顾澈,朝他缓缓走了过去,抱着他的腰叹了一口气,“有你当我老公,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以顾澈的财富来说,就算养100个孩子也绝对无压力,并不会出现在医院看见的那对养不起孩子只能选择打掉的小夫妻。

    乔惜梦说的对,她生活的太幸福了,所以她都感受不了别人的压力,而让她生活无压力的人就是顾澈。

    “你这语气并没有幸福的口气”,顾澈垂眸,怜惜地抚摸着她的额头,“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她摇头,“老公,你为什么会这么有钱,为什么我运气会这么好遇见了你。”

    很奇怪。

    今天的乔依然很奇怪。

    顾澈担心地问,“到底是怎么了,今天怪怪的。”

    “今天有人说我有了你,过得太幸福,所以都看不到别人的不幸,我在思考我是不是幸福的得意忘形了。”乔依然认真地说着,“老公,我好爱你。”

    还以为是多大的事,顾澈松开了她,便朝着浴室走了去,“我的女人不幸福,这世界上就没有幸福的人了。”

    “你好自恋哦。”乔依然忍不住笑着对着顾澈的背影骂着。

    以最快速度洗完澡的顾澈,很急切的地就将乔依然扑倒了,“想我没?”

    “想。”

    没有太多的言语,两个人相互纠缠着,只是乔依然心里有心事,让顾澈觉得她很心不在焉,他故意抱着她的脸,使他俩面对面望着。

    可她却对着天花板发起了呆,正在勤快耕耘的男人报复性地加大了力气,疼得她“嘶嘶”叫了好几声。

    “专心点,要不然难受的是你。”顾澈埋首啃咬着她的唇,但她还是回应很冷淡,躺在那里任凭顾澈对她为所欲为。

    在亲热过后,顾澈把她抱去洗澡的时候,乔依然就那么看着他哭了起来,“老公,为什么不是所有男人都像你这么有钱又这么好。”

    “怎么了?”今晚的乔依然总让顾澈担心。

    她抹着泪哭了起来,脑海里全是乔惜梦遍体鳞伤时候的样子,还有今天白天做流产的那些女人,“我一想到,就心里难受。”

    “发生什么事了,乔依然,你给我说清楚。”顾澈拉着她的着急地问着。

    她想告诉顾澈她妹妹今天去做引产了,她看到了丢弃箱里那些被打掉的孩子,可她不能照实说,可顾澈又是那么担心她。

    “……呜呜……我们女儿,长大了,遇不上你这么好的男人,万一那个男人像潘瑞嘉那样打她,万一她……呜呜,要怎么办?”

    “你有了?”顾澈掩饰不住内心里的兴奋,又有点后悔刚才对乔依然故意用劲的那么几下,“怎么不早说,孩子多大了?”

    看着她平坦的小腹,顾澈激动地环住她的细腰,那宽厚的大掌生怕弄痛了她,只是轻轻抚摸了一下,就赶紧把乔依然给擦干抱回了被窝。

    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乔依然,窝在顾澈怀里哽咽着,“万一,我,我们儿子以后不听话,仗着你有钱专门欺负女孩子,那要怎么办?”

    如果欺负了一个像黄琳琳那样的小女孩,那样完全就是造孽了。如果变得潘瑞嘉那么变态,那样更糟心。

    以为当上了父亲的顾澈,吻着乔依然眼角的泪水,“宝贝,谢谢你。”这么瘦小的她,要孕育一个孩子应该很辛苦吧。

    生命真的好神奇,就这么静静悄悄地多了一流着他们共同血液的小生命。

    “呜呜……老公,我越想心里就越难受,你说该怎么办?”她紧紧抓着顾澈的睡衣,非要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才行。

    “别哭了。宝宝还以为是你不欢迎她的来临。这些问题,以后都交给老公来烦就好了,我们依然只负责把孩子健康生下来就好,当个幸福的顾太太就好。”

    “老公,你真好。”乔依然看着顾澈小心翼翼地给她擦着眼泪,心里很感动也很高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以后女儿看见你这么完美,估计都挑剔的找不到男朋友。”

    “找不到就不要找,我女儿我能养她十辈子。”顾澈温柔地看着乔依然的腹部,说着,“宝宝,以后爱爸爸就好,其他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随后又抬头用鼻子磨着乔依然的鼻子,他声音很轻,“什么时候怀上的。”

    “什么怀上?”乔依然停止了哭泣,大脑这才清醒了点。

    “宝宝啊。”

    “谁?我吗?我还没有怀上啊。”

    “那你刚才扯什么儿子女儿的,还以为你一下子怀俩了。”顾澈没好气说着,也不抱乔依然了。

    “嘻嘻,有人想当爸爸想疯了吧,我只是说担心以后儿子女儿啊,并没有说我怀孕了啊,我妹这些事,我每次想起来就后怕,你说万一我们女儿遇上个渣男,那得多气人。”

    “抛到大海里喂鲨鱼。”顾澈背对着乔依然,闷闷地说着,“睡觉。”她就是个白眼狼,每次对她好点,她就犯蠢。

    “老公,你是不是想孩子想疯了。”乔依然趴在他背上,取笑着,“老公,你是不是害羞了。”

    “啪嗒”顾澈把昏暗的壁灯也给关了。

    “想当爸爸的人,不多多做功课,宝宝怎么会来。”乔依然轻轻咬着顾澈的耳后根,那双小手从他睡衣中间伸了进去。

    “乔依然,你是不是打算整个星期都不准备下床了。”黑夜里的男人因为刚才的那出乌龙,此时正霸道地侵袭着那单薄的身体。

    “轻点,唔……”吃痛声被一个热吻给封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