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蠢蠢欲动的乔惜梦-私人婚-
私人婚

第266章 蠢蠢欲动的乔惜梦

    “温柔是有条件的。”顾澈刻意地使他自己说话声音不那么冷冰冰,毕竟跟他讲电话的人是他小妻子,不是下属。

    乔依然来了兴趣,“是什么条件?”

    “真的想知道?”顾澈故意把“想”字给拖得老长。

    “嗯,讨厌,别卖关子了,老公,你就直接说吧。”跟顾澈说话,她就忍不住想撒娇。

    电话那端的顾澈点燃了一根烟,站在书房的阳台上,看着城市里的夜景,低沉的嗓音更低了,“你猜,你最享受的时候,我不温柔吗?”

    “我最享受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乔依然很是认真问着,听着电话里顾澈那不怀好意的笑声,“嗯哼”,她才逐渐懂,“你,不要脸。”

    红着脸的女人,把她的房门给反锁了,生怕这种大尺度的话被她父母听到,“你有脸说你温柔,你每次都恨不得把我给……不说了,要是我说了,就跟你一样没脸了。”

    如果继续这种话题,顾澈害怕晚上的福利没有了,于是主动转移话题,“要不要我去接你回来?”

    “哼,我今晚不回去。”她故意没把原因给说出来,可顾澈也不问,就等着她继续说。

    因此,就出现了,电话两端都没人说话的现象了。

    憋不住的乔依然,一只手放在她腹部,一只手握着手机,“我明早要跟我妈妈去拜送子观音,听说很准的。”

    “这种事不是应该多拜托你老公吗?功课做多一点,孩子自然就有了。”顾澈松了松领带,今晚没有香软的老婆搂着睡了,是个糟糕的夜晚。

    “顾澈,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健康,跟你说正经的呢,什么事都爱往那事上面带,你怎么这么变态。”

    “顾太太喜欢变态一点的?是用点蜡烛好呢,还是把你捆起来好呢,还是放点冰块在你身上好呢……”

    “闭嘴啊。”在电话那端的顾澈都能想象到此刻的乔依然被逗得应该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乔依然用手扇着脸上的红晕,她要赶紧转移话题,“老公,我要是生了孩子,你给我什么奖励啊。”

    一时之间,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的话题了,她便想起了她妈妈今天唠叨了半天的话题。

    “给你每晚多一点享受时刻的奖励,让你好好感受一下什么是温柔。”

    “臭流氓,我挂了。你给我在家老实呆着,不许出去找女人。”

    逗他的小妻子实在是太有意思了,顾澈望着手上的烟,直接给熄灭了,毕竟现在打算要孩子了,先戒戒烟。

    家里没有乔依然在,顾澈便在书房一直工作着,到了十二点也没有回房休息。

    他正在回复邮件的时候,听到一串轻轻的脚步声上楼了,他顿了顿,想起身,嘴角也往上勾了勾,心想着,“小东西,居然还玩起了查岗的游戏。”

    不一会,他的书房,就想起了“叩叩”的声音,他故意不出声,想等她甜甜地喊一声“老公”才放她进来。

    门外的人,又连续不断敲了起来,然后才喊,“姐夫,姐夫,我是惜梦,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竟然不是他的小妻子,真有点失望。

    端着一碗汤进来的乔惜梦,穿着一件丝质睡裙,那薄薄的睡衣有些若隐若现。

    “什么事。”顾澈的语气是他一贯的冷淡,“姐夫,我姐姐今天不回来,我看你最近总是那么辛苦,就给你熬了点参汤,你赶快趁热喝了吧。”

    今天天气这么热,她又在汤里放足了材料,她就不信顾澈喝完能抗拒她的魅力。

    她等这个机会等了很久,今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谢谢。”顾澈没有看乔惜梦,也没有去碰参汤他只要抬头,就可以看到她身上的睡衣袋子已经滑到了肩膀。

    她身上的香味让顾澈觉得有点刺鼻,是很明显的人工调制的香料,不如乔依然身上自然的迷人清香。

    而且这杯参汤的味道跟乔依然弄的有点不同,顾澈看也没看那参汤,只是继续看着文件,“不早了,惜梦,你去睡觉吧。”

    “对,不早了,姐夫你也去睡觉吧。”乔惜梦绕到窗边,把窗帘给放了下来。

    顾澈仍在仔细看着文件,这认真不看乔惜梦的模样,更加勾起了她的征服心,“姐夫,你这么幸苦,我帮你按按肩膀。”

    还没等顾澈说“不要”的时候,乔惜梦就已经站在顾澈的身后了,他把手上的笔摔在了桌上,惊得乔惜梦装起了可怜,“姐夫,我只是想感谢你帮我摆平了潘瑞嘉。”

    “不用,毕竟你姐是我太太。”

    乔依然,她有什么好的,无非就是蠢了一点,“姐夫,是不是惜梦哪里得罪你了,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

    那股人工香水味离顾澈是越来越近了。

    “腾”地一下顾澈就站起来了,薄唇吐出凉薄的字眼,“滚出去。”

    “姐夫,不要,不要,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乔惜梦今晚是精心打扮才进顾澈书房的,她就不信有不偷吃的男人。

    尤其是小姨子与姐夫这种特殊的存在,在乔惜梦看来只有不上钩的小姨子,没有不偷吃的姐夫。

    她像杨柳晃动摆弄着她的身体,“姐夫,我愿意当你背后的女人,哪怕这辈子都见不得光,我也愿意,只因为我爱你。”

    她说完,把手搭在胸口,死劲的往下拽着她的领口,她就不信有男人能对她火辣的身材无动于衷。

    论脸蛋,她是那种让男人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再多看一眼的,她嘟着鲜艳的红唇,妖娆地缕着长而卷的头发。

    望着顾澈朝她走近,她装着羞怯的样子含笑咬唇望着顾澈,“姐夫。”

    她伸出手臂递给顾澈,他并没有接,而是直接拉开了书房的门。

    “姐夫,回你们的房吗?万一姐姐发现了不太好吧,要不去我的房间吧。”乔惜梦掩饰不住得逞的笑容,她想从顾澈背后搂着他。

    才挪动一步,她前面的男人就半侧着身,他身上散发着阴森的感觉,让乔惜梦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没看她,只是轻描淡写说着,“你再胡作非为,你会比潘瑞嘉的下场更精彩。”

    ...